2019

廣告業新星 有搞頭工作室

不論遊戲或是廣告,相信對許多人都不陌生。那兩者結合起來呢?是否會激盪出不同的火花?

廣告業新星 有搞頭工作室

記者 戴葦婷 報導  2019/01/01

拿錢買調酒並不稀奇,但若跟你說可以從遊戲中賺取的代幣在現實中買一杯調酒喝,你是否會感到很詫異?有搞頭工作室正是製作此遊戲廣告的幕後功臣,他們決心透過遊戲式廣告,打破廣告現有的藩籬限制,增加與受眾的互動性,試圖讓資訊傳遞效率更好。

「嗨!你好!」一位面帶微笑的大男孩打著招呼,這位正是有搞頭工作室負責人黃榆鈞,旁邊站著兩位分別負責技術、美術的張育瑄及柯丞翰。這三個人一手撐起有搞頭工作室,為了製作出互動性遊戲式廣告而日以繼夜的努力著,像欲振翅的鳥兒般,準備一飛衝天。

有搞頭工作室  只做「有搞頭」的事

在現今的網路社會,常常人手一機,資訊的傳達變得非常重要,而如何有效的遞送資訊成為廣告商家兵家必爭之地,有搞頭工作室看準這一機會,向下紮根。

有搞頭工作室專門製作「互動式廣告」,讓廣告接收者能夠透過「2D網頁遊戲」把「複雜的資訊」簡單化,輕鬆吸收所欲傳達的資訊。他們認為相較於過去單方向的廣告形式「圖文」或「影音」,雙向互動的廣告遊戲可以讓受眾有沉浸式的感受,不僅能夠有效接收資訊,更能從中獲得遊玩樂趣,讓廣告更為優質及有趣。黃榆鈞舉例,新聞媒體《報導者》曾推出《急診人生》新聞遊戲,透過遊戲,能夠讓閱聽者更能體會急診醫師的生活,相較於圖文較能讓閱聽者產生共鳴,而這其實與遊戲式廣告要達到的目的十分相似。

「以前做太多沒搞頭的事了,這次要做有搞頭的事,這也是工作室名稱的由來。」回探他們創業走過的路,其實經歷過相當多的失敗,例如,他們曾嘗試做媒合藝人與廠商的服務性平台,後來發現需求量並不是很大,就這樣反覆嘗試相當多的方向,最後才收斂成現今的方向。

黃榆鈞、張育瑄及柯丞翰畢業於交通大學電子工程學系,是大學時期的室友,常常一起辦活動,彼此感情深厚。除了跑活動外,也一起寫網路遊戲,當初的動機相當單純,純粹只是好玩,沒想到一寫就寫出興趣,同時玩家給的回應很不錯,加上也發覺遊戲能夠讓玩家主動的吸收資訊,不同於現今廣告的被動式吸收,更有助於資訊的傳達,於是促成有搞頭工作室的誕生。

有搞頭工作室三位創辦人:柯丞翰、黃榆鈞、張育瑄(左至右)。(圖片來源/戴葦婷攝)

披荊斬棘  一路走來如此

談及為何選擇創業,「就社會貢獻度而言,創業是比較大的。」黃榆鈞認為雖然進聯發科、台積電等大公司同樣能夠為公司貢獻,也能夠賺很多錢,但對社會貢獻度相對不這麼大,因為其實有更多領域能夠發揮所長,加上他對創業有興趣,認為是很有挑戰性的,能夠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跟自己找的戰友一起努力,創造屬於自己公司的獨特文化,這些對他來說十分迷人,於是選擇一頭栽進創業。

而柯丞翰則是受大環境及興趣影響,「生為交大生,對創業這個名詞並不陌生,自然而然認為那是可以成為職涯選項的。」加上後來想走設計,但台灣整個設計大環境並不是很理想,於是經過種種考量,決定與朋友一起創業,達到兩者的平衡。而負責技術的張育瑄原本已經被學長找去大公司工作,也因為喜歡與夥伴一起奮鬥而選擇留下來。

由於公司還在草創初期,不管在資金或是業務方面遇到的問題都需要處理克服。資金是公司夥伴共同出資,所以常常面臨資金短缺的問題,在剛成立工作室時,並沒有辦法正常發薪;而由於是接案公司,初期案子量也並不穩定,一切都讓他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也因為尚無法掌控公司未來,他們設半年為停損點,若不順利再思考下一步該何去何從,所幸公司作品受人賞賜,越來越多人來找他們,於是名聲漸漸打響,案子量越來越多,逐漸步上軌道。被問及家人是否支持,三人家人一開始都是反對,但隨著他們慢慢做出一點成績,家人也都從反對轉成認同。

他們一路披荊斬棘,開拓屬於自己的一條路,只為能在做自己所熱愛的事時,也能為社會做出貢獻。

公司團隊成員正為近期的案子專注地趕進度。(圖片來源/戴葦婷攝)

給學弟妹的建議:勇於嘗試 累積人脈

他們認為在大學的時候應該要奮力尋找自己想要做的事物,找到方法,並勇於嘗試,有很多管道都可以參與,例如:實習、比賽。在這些過程中,會慢慢形匯出自己想要走的方向,慢慢地就會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

除了本身的能力需要練習,累積人脈也很重要,方法有很多種,在參與比賽或是到業界實習時,把握機會與人們交流,久而久之人脈網就會越擴越大。而生為交大人其實是十分幸運的,因為交大校友很團結,大多會幫忙自己的學弟妹,在需要幫助的時候通常都會得到協助。

有搞頭工作室三位創辦人一路走來也受過相當多人的幫忙,除了本身的努力,別人的幫忙也是讓公司越來越穩定的原因之一,例如,交大校友在公司草創初期曾給他們一些公司經營方向上的建議。「受人點水之恩,必當湧泉以報」,有搞頭工作室期望用「資訊遊戲」對社會做出貢獻,寫下廣告業璀璨的一頁。

Garage+及Coworking Space(共同工作空間)

有搞頭工作室其實換了相當多工作的地方,舉凡像是咖啡廳、地下室、肯德基他們都曾待過,但環境都不是很理想,最後因緣際會與時代基金會連絡上,而進到了Garage+。

Garage+是時代基金會的育成計畫,希望建立一個全球創業者在亞洲地區合作首選的創業發展基地,是一個創業育成機構,整合資源並連結台灣與全世界的創業家,為創業者提供良好資源。

有搞頭工作室是Garage+育成中心星艦計畫的新創團隊,Garage+提供了他們業師、課程以及24hr Coworking Space(共同工作空間)工作場地,而公司一個月給他們4000塊租用費用。同時Garage+擁有非常龐大的人脈網,指派給他們的業師都相當不錯,提供公司的營運建議,對剛起步的他們幫助非常大。

Coworking Space有好處也有壞處,因為空間是屬於大家的,「不可以太做自己。」柯丞翰無奈地笑著說,公司曾被檢舉過太吵,打擾到其他團隊,但優點就是價格較低,非常適合預算有限、剛起步的他們。

對甫創業的人來說,如何選擇適當的工作場域非常重要,曾經為此所苦的他們,認為只要能在團隊成員都能專心工作的地方就可以了,若還有一點預算可以先考慮到Coworking Space工作,若更有財務能力最理想就是能夠租下一整層,擁有專屬於團隊的空間。

以現今台北市來說,有超過50間Coworking Space,有大至600坪的空間,也有小至迷你的30坪空間,但皆兼具工作、飲食等多功能空間,已決定著手開創自己的事業,這些都是十分適合起步的工作場所。

Garage+是時代基金會的育成計畫,提供相當多資源給創業團隊。(圖片來源/戴葦婷攝)

記者 戴葦婷
I fought my way through life.
記者 戴葦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