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用溫柔和同理對待他人-專訪交大心理師陳庭美

對於心理師,第一個浮現在你腦海的是什麼呢? 心理健康與否在現代社會中越來越受到重視,特別在年輕世代中,隨著厭世風潮的興起、扭曲的情殺,或是因心理疾病導致自殺的社會案件等。人們身體不舒服會去看醫生,那心理上的痛苦就應尋求心理師協助。交通大學諮商中心的心理師陳庭美,就是「心」的醫生。

用溫柔和同理對待他人-專訪交大心理師陳庭美

記者 施宇蓁 報導  2019/01/01

受訪者陳庭美(右三)與國立交通大學諮商中心同仁合照(照片來源/陳庭美提供)

 

對於心理師,第一個浮現在你腦海的是什麼呢?

心理健康與否在現代社會中越來越受到重視,特別在年輕世代中,隨著厭世風潮的興起、扭曲的情殺,或是因心理疾病導致自殺的社會案件等。人們身體不舒服會去看醫生,那心理上的痛苦就應尋求心理師協助。交通大學諮商中心的心理師陳庭美,就是「心」的醫生。

成為心理師–意料之外的美麗風景

「其實我在大學前是沒有接觸過心理學的。」

考大學時的陳庭美,和大多數高中生一樣,對於未來仍是迷惘和不確定,讀第二類組的她,因曾接觸過網頁設計相關課程,而想過大學要念資訊工程相關的科系,卻意外考上了東華大學諮商與臨床心理系。對於這個完全沒有接觸過的領域,她倒是讀得愉快,覺得什麼都很新鮮。

大四畢業後,陳庭美決定先試試看考取碩士班,拿到成為心理師的的第一把鑰匙。但隨著第一次考試落榜,她遂回到位在台東的老家,找了一份老人安養機構的社工助理工作。起初,只是以為社工和心理師,都是在面對人和照顧人,應該會有所類似;但是實際接觸後,她發現社工主要注重的,是利用社會上有的福利資源幫助個案的生活;但是心理師的心理諮商,重點在於對個案心理上的了解,並給予心靈上的支持。在理解到這樣的差別後,陳庭美認為自己喜愛的仍是心理諮商方面的工作,於是認真準備的考上了銘傳大學的心理學碩士班。

「面對第一個個案嗎……當然就是很緊張啊。」

在研究所的最後一年,陳庭美進入了大華科技大學實習。提到開始接個案的心情,她笑了起來:「就是超緊張啊。」在面對個案時沒有絕對能依循的規律,因此陳庭美認為,心理師在諮商中最重要的就是同理個案的感受,並且穩定自己好好聆聽個案的話,給予支持和建議。

談到對於個案的負面情緒是否會影響情緒,陳庭美想了想,把走進諮商室和離開比喻成開關,走出諮商室之後,就讓談的內容和感覺留在剛剛的空間裡吧,離開後就不要再想了,學著把工作情緒和日常感覺分開。

實習結束之後,陳庭美很幸運的應徵上了大華科大資源教室的輔導員,一年之後才來到交大的諮商中心。在一邊工作、一邊準備心理師證照考試的情況下,她認為是真的有些力不從心。第一次證照考試是在冬天,舟車勞頓的北上考試再加上寒冷,加深了考試的難度。不過隨著輔導員工作的漸漸上手,和實際接觸了一些諮商中心的相關業務後,在答題上有了實務經驗的輔助,第二次考試便成功考上了證照。

 

陳庭美在(畫面中舉左手者)交大擔任輔導員時參與活動:丸美超人出任務(照片來源∕陳庭美提供)

交大諮商中心忙碌生活–接個案和辦活動

「交大同學來諮商時最常見的問題,大部分是學業上吧。」

因挫折而來到諮商中心的學生,最常碰到的問題是什麼?陳庭美說,學業上的困擾為最大宗,再者是人際上的挫折。她解釋,學業上的困擾可能是志趣不合、讀了不喜歡的學系,或時間管理能力不佳導致作業常寫不完等等。

「諮商中心的諮商師一部份是做系所諮商,另一部分是做全校心理衛生推廣的活動,而我呢就是屬於後者。」

交大諮商中心每個學期都會辦理一系列的活動,陳庭美談到,主題的決定和發想以及每一場活動,背後都會有扎實的心理學理論基礎,且充分討論如何包裝和宣傳。以107學年上學期的「馬戲團逃脫大作戰:厭世代動物的自由之旅」為例,從「面對挫折」為主題架構,再利用流行用語——厭世,切中年輕世代的心理,達到引人興趣的目的。

「厭世就是一種自我撫慰的方式,」陳庭美分析「當人發現自己對社會的期待沒辦法達成時,就會有種失落感。而這個失落感無法撫平,因為想要的東西就是拿不到,才會產生厭世的態度,去反映這個失落感。」如今,厭世一詞在網路上被年輕世代大量引用,對於要如何改善青少年的厭世心態?她說,可以從這份厭世的源頭著手,藉由確定自己為何厭世,進而調整自我的期望,以解除這份厭世感。

諮商中心107學年上學期活動:馬戲團逃脫大作戰:厭世代動物的自由之旅。(照片來源/交大諮商中心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ounseingcenter/)

「執業中的成就感……應該就是從個案身上獲得很多吧。」

在心理諮商中,心理師扮演的不只是給予個案協助的角色,在和個案的對談中,透過他人不同的雙眼去看世界,有了更多的視野和成長,是陳庭美最大的成就感。

在辦理推廣心理衛生上,她說雖然很累壓力又大,有時會想乾脆不要辦了,但想歸想,一直對此懷抱熱忱的她還是會繼續做下去。「上一位老師做了七年,我也會做到的!」帶著一貫的溫柔笑容,陳庭美的眼中透著因投入自己喜愛的事物,面對難題也會克服的堅定光芒。

心理諮商有用嗎?—交大學生的告白

「有人覺得心理諮商只是聊天,又不能解決什麼問題。」綁者馬尾的女同學小斑(匿名)開門見山的說「但重點是你聊了什麼,有沒有動腦去想老師要告訴你什麼。」

大二時因為人際上挫折而參與心理諮商的小斑,提到這段經驗時淡然的一笑。在接受心理諮商前,小斑本來也以為諮商就只是去聊天,有個人可以訴苦和抒發情緒而已。但是真正和心理師對談後,她徹底地修改了這個想像,並且對心理師所具備的專業相當敬佩。

 

「我遇到的老師是個講話很直接的人。」小斑笑得有點尷尬「跟我本來幻想的溫柔心理師不太一樣,但是他雖然有時會直接得讓我招架不住,卻是很精準的切中我的盲點,並且給予很具體實質的建議。」她說自己的個性常常想太多,但隨著老師的引導和幫忙,她漸漸能理解到,要如何修正自己在人際上的作為和思考邏輯。

「對我而言啦,我覺得這段諮商經驗,影響許多我現在的樣子,讓我朝自己比較喜歡的方向成長。」

「大一的時候……是因為受到系所心理師的邀請,所以才開始心理諮商。」現在就讀交大研究所碩二的小吳(匿名),有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就剛上大學有點不適應,學校心理測驗的指標有點危險。」

「那時候老師給了我的一個建議,是加入互動性較高的社團。我發現真的很有幫助,後來還當了社團幹部。」小吳對於諮商的態度也是肯定的,從本來剛上大學時害羞到無法和同學交流,到後來和人交談時的自然大方,他認為這個成果也算是始料未及吧。

心理諮商並不是像平常,和家人朋友吐吐苦水而已。心理師會靠著他們的專業知識,給予實際的協助,讓個案真的能解決碰到的難關。每個人都會碰上心情低落的時刻,選擇走入諮商並不是脆弱的表現,從小斑和小吳的經驗中,兩者都提到了因此對自我更了解,並導向好的發展,體現了心理諮商為個人帶來的幫助。

記者 施宇蓁
想當一隻陽光下的貓
記者 施宇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