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全力以赴熱心滿點 警官蔡昆鴻

身為人民保母,群眾早已不陌生。而他的心聲,將在這裏揭開。

全力以赴熱心滿點 警官蔡昆鴻

彭麗伃  2019/01/01

新竹市警察局第二分局警官蔡昆鴻照片。(照片來源/彭麗伃攝)

一走進新竹市警察局第二分局,先是看到穿著制服的警察,坐在值班台上等待前來報案,或是有疑問的民眾,再往裡面一走,不同任務在身的警察人員各司其職,在派出所內時而走動、時而坐下來輸入資料,這時,臉上掛著陽光微笑、身著便服的男子映入眼簾——他就是警官蔡昆鴻。

第一次看到蔡昆鴻,完全一掃一般人對警官的刻板印象,沒有著制服,也沒有過多的嚴肅表情,反而是一臉的溫暖微笑。仔細問了才知道,原來只有職外勤的警察,才需要穿淺藍色的制服。

經濟泡沫破裂 夢想隨之而飛

蔡昆鴻就讀高中時,台灣的經濟正在起飛,大家都很看好從商這條路,他也不例外,一心懷抱著商人夢,無奈,1990年,台灣的經濟泡沫破裂,蔡昆鴻的父親因此幫他報名了警專的考試,蔡昆鴻就這樣進入了警專學校,經過兩年的洗禮,並通過國家四等考試,順利成為警察,雖然不是他的初衷,但他的個性一直都是隨遇而安,無論身處什麼環境,就把當下的任務做到最好,全力以赴。

從保安警察到家庭暴力防治官 永保服務熱忱

蔡昆鴻穿上淺藍制服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保安警察」。蔡昆鴻笑著說:「保安警察,真的是一份平時可能沒什麼事,但忙起來真的會要人命的工作。」警專才剛畢業的他,任職第一年就遇上省長選舉,跟著團隊在全台灣跑了三個月,才能稍作休息。蔡昆鴻回憶1994年溪州焚化爐事件,蔡昆鴻說,雖然有時會對當地居民心生同情,但執行勤務時,一定得站在職務以及法律的角度,因為公權力是要執行才能達到目的,他的工作職責就是排除障礙。

保安警察當了七年後,蔡昆鴻成為派出所警察,平常除了排班巡邏、處理交通事故,就是在派出所輪班看守,處理民眾緊急事件。蔡昆鴻回憶,有次他坐在值班台時,突然聽到外面發出一聲巨響,他連忙跑出去探查,原來是一位高中生騎著機車和一輛計程車相撞,兩位當事人回警察局做完筆錄後,蔡昆鴻堅持送高中生去醫院檢查,高中生不斷拒絕蔡昆鴻的要求,最後不敵蔡昆鴻的堅持,被救護車送往醫院;在送往急診室的途中,高中生突然休克,原因是胸腔內出血,經過搶救後,撿回了生命,高中生的母親十分感謝蔡昆鴻,若是當初沒有他的堅持,高中生可能就一命嗚呼了。每當想起這件事,都會讓蔡昆鴻覺得服務人民的當下,也是在做善事。

擔任了八年的派出所警察,蔡昆鴻轉任為家庭暴力防治官,沒想到一轉到這個職位,蔡昆鴻馬上面臨一件十分嚴重的社會案件,那就是在2018年中秋節時,新竹有一名邱姓男童被其父親和其父親的同居人虐待,滿身傷痕累累,骨瘦如柴。一開始這件事本來在六小時就能結案,卻因為男童母親的朋友,將整件事上傳到爆料公社,引起社會輿論,事後,警方除了案件本身,還須面對媒體,處理網民不理性的輿論和動作,最後花了十天處理整個案件,以記者會結案。蔡昆鴻說,其實所有事件發生後,只要照著程序去做就沒問題,但還需要顧慮到社會輿論和民眾的感受,包括後續的安撫和澄清,不是把案件單純處理完就行。

被問到印象最深刻的案件,蔡昆鴻永遠都記得他第一次著手辦一件刑案,他走入被害者家中的浴室,看到被害者已在浴缸死亡多天,從沒遇見過類似案件的警員,一開始可能都會害怕、不敢踏進犯罪現場,但蔡坤鴻始終保持著一顆服務的心態,想讓這起刑案有著落,直到最後偵破整起案件後,他覺得又能幫忙一位受害者,真好。

蔡昆鴻警官現任任職地點 。(照片來源/彭麗伃攝)

辦案艱辛歷程 只求心裡充實

訪談中,蔡昆鴻專注的回答了每一個問題,直到話題開始聊到覺得當警察,最辛苦的是什麼,他愣了一會兒,仔細思考了一下,說:「警察辦案有時候真的很累,因為不知道要辦多久,沒有時間性,精神體力上的負荷都無法去預測,所以七八年大概會有倦怠感,這時候就會想換個職位。」

曾經,蔡昆鴻也曾安慰自己不需要把每件事都做到一百分,而是做個七八十分就想交差,但久而久之,事情積到一定的數量,他便又會開始鞭策自己,換個職位,讓自己熱度再次升溫。

蔡昆鴻也曾經跟著團隊埋伏了一天一夜都沒有績效,抓不到人,沮喪之情,溢於言表,但經過一天天的抽絲剝繭,案情逐漸明朗時,他覺得從前付出的精神和體力都值得了,心裏也覺得非常充實,而每次辦完案後,他都會特別珍惜可以稍做休息的時光,只能說,得來不易的果實,總是讓人特別珍惜吧。

為蔡昆鴻警官帶領參觀的偵查室 。(照片來源/彭麗伃攝)

退休金大幅減少?政府與公務員的約定

現任警官的退休薪俸是為提撥制,也就是在任職時,會先暫存一部份薪水成為退休金,其制度從84年開始,所以蔡昆鴻警官於83年畢業,僅享有退休軍公教優惠存款利率為年息18%一年的優惠,其餘的退休金,都是自己存的。

年金改革前後的差別到底有什麼不同呢?假設說一位公務員使用原本全舊制的年金制度,領的薪水是62138元(含18%),若是換了純新制的年金制度,只能享有47080元的薪水,瞬間減少15080元的退休金。另外,關於提撥制度,勞工團體是每月由雇主提供退休金金額1800元,而公務人員則是每月提撥退休金金額3600元,公務員自付1260元,雇主負擔2340元;簡而言之勞工的退休金是由雇主負擔100%,反倒是公務人員的退休金,雇主只幫忙負擔65%。

對於年金改革,蔡昆鴻覺得非常遺憾,他說,很多人沒有查清事情的真相,就一直怪罪政府、怪罪軍公教退休領太多薪俸,認為公務員退休後閒閒沒事,坐領薪水,尸位素餐。但其實,蔡昆鴻認為,國家基於信賴保護原則以及不溯及既往原則,不應隨便更動年金制度,較好的做法,應是在將辦法實施於改革後,加入軍公教體系的新鮮人,而不是一味的取消掉以前的約定,因為,從前加入軍公教體系的公務員們,有部分人是因為相信政府會給予他們退休後的照顧,才來相關機構服務。

約定,是雙方的事情,不能一方突然變掛,另外一方就得接收,若是被迫接受的一方,毫無準備,又該如何是好?蔡昆鴻說,如果政府隨意更動,很可能造成雙方的不信任,沒有信任的基礎,人民要如何去服務國家?面對現在這樣的局面,蔡昆鴻深表遺憾,但也只能暫時接受。

記者 彭麗伃
誰殺了麵?蛋,因為蛋宰麵
記者 彭麗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