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光鮮亮麗都是騙人的,其實是勞碌命—工程師的心酸

工程師,是多少人心目中的理想職業,曾經有一則新聞,36歲的華為工程師,連續22個月無休,在肯尼亞過勞猝死。留下了攢的30多天年假,也留下了沒有收入的妻兒跟年邁的母親。工程師作為社會的中堅分子,高知識人才也有過勞問題,那麼何況是體力型勞工呢?

光鮮亮麗都是騙人的,其實是勞碌命—工程師的心酸

王湘瑜  2019/01/01

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下,升學是大部分台灣學子的主要目標。對於學生們來說,國高中多年的拼命,就是為了最後能夠突出重圍,考上頂尖大學,畢業後找到一份高薪穩定,上下班時間固定的工作。工程師應該就是屬於大家心目中國的這種理想職業吧。在科技高速發展的當下,科技相關產業是當紅炸子雞,工程師是時下熱門的職業。但是工程師真的跟想像中的一樣嗎?莘莘學子含辛茹苦,苦讀十幾年,最終成為了工程師,這代表人生真的就美滿了嗎?

眾望所歸,充滿期待

從小生長在台灣的劉昭毅來說,學生時期的目標也不外乎如此。從小在父母的期待下,認真努力讀書。高中就讀於私立學校資優班,以考上台成清交等台灣頂尖大學為目標。

在高中升大學的學測考試中,劉昭毅不幸失利,但是他不氣餒,不放棄,整裝重新出發,準備指考。在經歷了種種壓力後,最終如願以償,進入了清大動力機械係就讀。距離心目中的理想生活似乎又近了一步。

「當時我對以後的生活是充滿期待,我以為上了大學,一切的苦難就結束了,不用在辛苦唸書了,後來才發現磨煉其實才剛要開始」。劉昭毅說,清大動力機械系畢業後,工作發展似乎沒有想象中理想。為了更好的工作,更高的薪資,劉昭毅決定要繼續進修,考取碩士學歷。於是開始準備考試,重新回到每天讀書讀書在讀書的辛苦循環,最終考上了交大機械所。

受訪人劉昭毅照片(照片來源/劉昭毅提供)

遲到的苦盡甘來?

「大家對工程師的了解,只停留在程式設計那種,但其實工程師分很多種,並不是每一種工程師都月入十幾萬,分紅分到爽。」交大機械所畢業後,劉昭毅得到了一份工程師的工作。

進入職場,工程師的工作似乎跟劉昭毅以前想的不太一樣。與大家普遍聯想到的工程師不同。劉昭毅的工作內容,並不是坐在辦公桌上,對著電腦打程式,而是親下火線,進產線投入機台的設計以及研發。針對不同的產品,設計不同的機台。

工作的心酸血淚,新一波的苦難。

「工程師上班的表訂時間是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週休二日休假。但是真正工作時間很少按表操課。在有案子在手的時候,常常需要加班或是連續上班十天半月的。」劉昭毅說到。當案子緊急的時候,工程師甚少有假期可言,在一定期限內為了要趕出案子,加班至十一、二點,連續上班是常有的事。半夜兩三點被叫回公司處理設備問題也是時常發生。

在為了趕工連續上班沒有休假的同時,如果還要面對變動快速的工作內容,那麼工作壓力將可想而知。科技的創新技術越來越快,就劉昭毅的工作而言,當劉昭毅設計完產品的機台後,若又研發出了新型的產品,那他便需要根據新產品型號重新調整機台。

dailyview網路溫度計統計網友認為的辛酸職業排名(圖片來源/dailyview網路溫度計http://dailyview.tw

以上圖表統計了網友聲量最高的外表光鮮,背後其實辛酸的職業,統計結果中,工程師是第九名。

工程師因為具有發展,薪資優渥,一般給人光鮮亮麗的印象,但是大部分工程師除了有過勞的問題外還要擔心被迅速發展的時代淘汰,需要不斷提升自己吸收新知識。勞累傷神傷身,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其實是勞碌命。

台灣的工程師

若是有外派機會,劉昭毅會想要去大陸看看,陽明光學在大陸設有工廠以及合作。劉昭毅說並不是要去學習那邊的技術,而是去探索大陸迅速發展的奧秘。台灣的工業技術在世界產業鏈中其實不輸別的國家,尤其是台積電等龍頭企業。劉昭毅就業的公司陽明光學,在業界不算龍頭,但在工程產業中也佔有一席之地。

台灣的工業技術處於前端,但是發展速度停滯不前。相較印度中國的快速成長,台灣如果持續停滯不前則有很大的機會被後起之秀超越,地位不保。

不止如此,台灣工程師人力外流中國,台灣在世界工廠的地位更加岌岌可危。工程師在台灣的薪水不及中國,中國重金挖角台灣工程師,台灣要留住人才困難重重。

以下表格,是不同國家工程師的薪水以及平均薪資的比。台灣工程師的收益在整個表格後三分之一部分,且明顯看出收益遠不及大陸工程師,有近乎兩倍的差距。

各國工程師薪資與基本工資比例(圖片來源/Bloomberghttps://www.bloomberg.com/asia)

台灣雖然是民主國家,但是在勞工權益的部分實在有待加強。台灣普遍認為勞基法偏向資方角度,美國國務院發布2017年度《各國人權報告》指出勞基法並沒有阻嚇的作用,其中指出雖然台灣有法律禁止強制勞動,但由於法院多半輕判,罰款不足,並沒有起到有效的改善作用。

台灣連工程師這種知識型工作都有工作時數過長,那麼何況是其他勞力為主的工作呢。

2018年美國人權報告也指出,台灣的工會密度只有百分之五點八,低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平均值百分之十六。美國人權報告提出,台灣的勞工權益無法得到伸張,資方橫行無阻,勞資雙方權利不對等現象明顯。台灣雖然貴為民主國家,但是在勞工權益保障的路上還是有很長一條路要走。

記者 王湘瑜
記者 王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