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用「心」看教育 站在改革浪尖的年輕國文教師

教學生涯將邁入第五年的年輕國文教師對現今教育和即將上路的108課綱的想法。

用「心」看教育 站在改革浪尖的年輕國文教師

周家立  2019/01/01

「台灣現在很悲觀,學生普遍悲觀,一旦悲觀就會很沒動力,覺得甚麼事情得過且過就好了。我希望大家能有個共識,讓世界變得更好,具體來說,希望學生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麼、知道自己的路,把標準抬高。」教師生涯邁入第五年的新竹高中國文老師陳震宇,語重心長地道出他對於現在台灣教育的看法,真摯的眼神透露出憂慮,表示這是件不能被輕忽的議題。

人生是不斷地嘗試,終將找到合適位置

陳震宇出生於苗栗竹南,曾懷惴一顆想做新聞的心到台灣師範大學(以下簡稱師大)就讀社會教育系,曾加入師大報刊社擔任學生記者,經歷一年的採訪、跑新聞後,認知新聞採訪方面並不是興趣所在,便興起轉換跑道的念頭。

陳震宇對文學一直抱有濃厚興趣,大二時便選擇雙主修國文,這個決定徹底改變他的人生之路,雙主修國文選課比本科生自由,於是他專挑名師的課上,慢慢地學出心得,漸漸想往國文老師的方向前進。

為什麼會選擇當老師?陳震宇神采奕奕地回答:「如果可以將自己喜歡的事物分享給更多人,讓他們看到他的美,那不是件令人激動的事嗎?」他提及,無論是高中或大學,老師總能從文本中,拿出很深刻感動的文句和事情跟大家分享,便希望自己也能如此,讓更多人看到國文的美。

另外,使陳震宇更確定志向的契機,是大學教學實習課,他被分配到學校實習一個月,那段期間和學生的互動非常融洽,自己十分享受教書帶給他的感覺,教授也會從旁指導,他說,「當教書不再是一個制式化的東西,一切都變得很有趣。」那次愉快的經驗使他更加確定未來的人生志向—當老師。

備課是每天的例行公事,準備好教材及上課內容是身為老師的一份責任。圖為陳震宇於下課時間專心備課的樣貌。(圖片來源/周家立攝)

堅定朝著目標努力前進,老天爺也會幫忙

近年來,教師職缺供不應求,許多已考取教師證照的老師,遲遲沒考過教師甄試。陳震宇決定要當老師後,也曾有這方面的擔憂,但內心確定自己真的想當老師,而非為圖口飯吃,於準備期間,就沒有讓這問題困擾著自己。他堅定地說,「要先肯定自己想做什麼,不然拿不出全力面對。」考完教師證照後,甄試到第二間學校—竹北高中時,陳震宇在二百取二的高競爭率下突破重圍,考到正式教師的職位。

許多學生對陳震宇的第一印象是「看起來很兇」、「不好接近」,但是上過他的課後便會知道,其實他很有親和力,是位面惡心善的老師,與學生的相處亦師亦友,有時候上課會跟學生聊一些日常發生的小事,展現他親和的一面;講課時則會收起笑容,嚴肅地對待教學內容。

新竹高中是他的母校、第一次實習及第二所教書的高中,對他來說是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圖片來源/周家立攝)

面臨台灣重大教育改革,站在第一陣線的老師該如何應對?

教書生涯邁入第五年的陳震宇,將迎來108課綱改革的挑戰。108新課綱將於明年九月正式上路,範圍涵蓋國小、國中、高中,重視素養導向教學,強調跨領域、自主學習,高中降低必修、提高選修,意味著老師除了準備必修科目的課程,還要花額外心力思考選修的課程和教材,先不論老師是否準備好且具能力迎接新的上課模式,學生及家長的思維是否可接受這樣的教學,也十分值得思考。

對此,陳震宇對新課綱有幾個憂慮。第一,師資與設備不足,舉新竹高中國文科為例,平均一個老師接三個班,有些甚至超過三個班,如此大的負荷再加上選修課,品質及專業度是否會受影響?第二,學生的心態是否能將選修課視為與必修同等重要?若有些學生以混學分的心態上課,便失去增加選修的初衷。第三,課程該如何設計才能帶給學生更大的啟發,而非只是限於學期的活動,在多方接觸後,也許學生剛開始會覺得很有趣,但要如何將這股熱情延續更久,且願意投注心力於其中也是一個問題。除了上述,還有許多問題等待被解決,陳震宇表示,希望過渡期能盡快過去,全盤的措施早點出現。

變化迅速的時代,思維大不同的高中生

行動力下降,對待事情會有得過且過的心態,且漸漸不熱衷於團體事務。

陳震宇說,以前他在讀高中時,班級事務只要有人出來帶領,大家便很配合的一起完成,但現在變成班導師要擔當起推動者的角色,學生參與的意願及配合度才會提高。另外,學生與老師之間不像以前他在高中時那樣,常談論到有關未來的規劃,這或許代表著現在高中生普遍不清楚自己對於未來的憧憬是如何,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使他們願意灌注心血往前衝。

「假設沒有目標仰望,這就是所謂不夠高,你要先看過好東西,才可以做出好東西。」譬如,學生本身對電影創作有興趣,便得去觀賞多部電影,觀察好作品如何鋪陳角色情緒、鏡位之間的轉換等等,知道一件好作品該如何呈現並激發自己對電影創作的想法及巧思。陳震宇說,學生每一個素質都很好,期望他們能夠更早意識到自己擁有無限的潛力,並設立目標持續前進。

正在檢討考卷的陳震宇及認真聽講的學生,是台灣高中普遍存在的景色。(圖片來源/周家立攝)

課綱將上路,卻還是「霧煞煞」?

一張表了解九年一貫課綱及十二年國教課綱的差異

108新課綱的主軸,是從能力導向轉為素養導向,強調跨領域學習及彈性學習,因應時代變化及需求,將科技領域從自然領域獨立出來。修改必修及選修學分,以激發學生自動自發學習的熱情。

素養導向教學是什麼?

108課綱以「核心素養」為課程發展主軸,強調學習與日常生活接軌,課綱上路後,考試題目的情境題會大幅上升。取代以往重視學科成績,更注重知識應用層面,期待透過多元學校教育培養學生更強的生活能力。

部定必修學分下降,學生可安排自己的課表?

必修學分下降,多出可自由選擇選修的空間,學生可依自己的興趣或想探索的方向選擇彈性學習課程,達到「一(學)生一課表」的效果。例如:教育部所訂必修學分由138減至118,各校可依自身願景及特色開設校定必修課程4-8學分,舉國文為例:原先三年必修24學分,一星期會有四堂課,再配合基本文化教材、語文表達,一星期最多可達五至六節國文課,108課綱上路後,則降為三年必修20學分,課堂數減少,其餘變成選修、彈性學習、校定必修等課程,且高中三年級下學期也不再有必修國文。

跨領域學習?

現今社會變化快速,因此跨領域整合的能力為趨勢,為培養學生能靈活運用所學,108課綱將跨領域學習列為一項主軸,共有語文、數學、社會、自然科學、藝術、綜合 活動、科技、健康與體育此八大領域,老師可選擇與不同領域老師合作開課,例如:國文科老師可以與藝術科老師共同設計課程於彈性選修中,讓學生學到不同於傳統的課程且激發創意,培養跨領域思考及統合的能力。

整理:陳震宇針對108課綱提出問題

Q1:學校是否有足夠資源開彈性學習選修課及校定必修課程?偏鄉學校的師資設備遠不及都市學校,試問如何因應課綱改革?

Q2:學生跟家長的觀念、心態準備好了嗎?目前仍是以大學考試為導向,該如何看待必修以外課程?

Q3:雖說跨領域是時下趨勢,但科目之間差異很大,老師必須得花心思設計課程,但目前老師人手不足,無法應付過多的課程,學校也無法再請更多老師,如此學校是否能夠負擔?

Q4:課程該如何設計以引起學生興趣,整體措施如何應對使學生願意鑽研且樂意投注熱情於其中,達到適性揚才的功能?

記者 周家立
世界是一片荒原, 但我仍找尋著淨土。
記者 周家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