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傳播寫作)

我將永續時尚視為自己的使命——Story Wear創辦人陳冠百

在熱愛的產業裡,看陳冠百如何兼顧時尚設計與環境發展

我將永續時尚視為自己的使命——Story Wear創辦人陳冠百

林妤庭  2020/01/15

家族從事服飾業,從小學著製衣的陳冠百,⽣命軌跡與時尚圈息息相關。⼤學修廣告商業設計,在職數年後,29歲再赴倫敦進修服裝管理,遇上鑽研永續時尚的教授,從此她的時尚人生出現另一道方向。根據麥肯錫顧問公司的調查,有近五分之三的衣服,無論售出與否,一年後的下場就是送至焚化爐或垃圾掩埋場——實際上,光是小小的臺灣,每年就丟掉約7萬2300噸舊衣,換算下來平均每分鐘丟棄438件衣服。「我也是去那邊才知道,原來時尚對環境這麼傷。」陳冠百說,回臺後她持續累積,終於等到環保議題在臺發酵的時刻,Story Wear就此誕生。

叛逆而生,走出獨一無二的態度
進入陳冠百的工作室,深深淺淺的牛仔布料搶奪著視線,定睛⼀看,只見異質布料拼接成件件時裝,而這些新衣其實全來自舊衣回收。訴求零廢棄的Story Wear,身為時尚品牌,卻同時在批判時尚界的某種風氣,這樣的衝突感使其帶著與⽣俱來的叛逆。

目前的Story Wear工作室。從透明櫥窗外就可以欣賞充滿設計感的牛仔服飾(圖片來源/林妤庭攝)

「但也很經典,」她表示,「經典而叛逆,就是我們的形象。」時尚與環保都是容易產生距離感的主題,前者讓人感到過於虛華,後者有時則太過沉重,但Story Wear靠著經典不敗的設計和剪裁創意,將兩者完美縫合,令人眼睛一亮。

「我希望客人都是因為喜歡我們的衣服才買,⼀開始就講到環保議題太有壓力了。他們要先喜歡這些設計,我們才談衣服背後的Story,分享零廢棄時尚的願景。」銷售時不靠理念施壓,而是憑藉真本事吸引顧客,正如帶點酷味的陳冠百,Story Wear率性地插起口袋,等待與有緣人相逢。

熱情至上,堅定邁向自己的信念
儘管創業是個大挑戰,能夠倡議理想的創業又是更艱鉅的任務,陳冠百回憶過去時總是一臉雲淡風輕。

「最早的時候就是我一個人。當然很辛苦啦,全部的事都自己來。」談到創業初期的心路歷程,陳冠百沒有太多怨言,眼神堅定自信:「因為『零廢棄時尚』在臺灣是比較新的議題,很多人會懷疑我,這樣到底行不行得通?但我知道我的目標不再只是『賺錢』,反而不太會迷惘。」

剛開始連從事服飾業的家庭也不懂她的規劃,面對旁人的擔憂與質疑,她選擇少說多做,專心投入夢想。亮眼的成績單是她最明白的回應:2018年底剛加入嘖嘖募資平臺,首間快閃店「零廢棄時尚THE POP UP SHOP」隨即在2019年1月於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登場,以展覽形式結合購物,更與其他零廢棄時尚、生活購物品牌共同展售,更於同年10月參加「臺北時裝週XVOGUE全球購物夜|2020ss時裝秀」,成功走入大眾視線。

陳冠百說:「以前忙到⼀個階段的時候,都會突然開始思考自己現在到底在往什麼方向,會茫然。現在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沒什麼自我懷疑的時候,就一直堅持做下去。」

參與時裝週的陳冠百(中右)、設計師陳敏芬(中左)與走秀模特兒們(圖片來源/陳冠百提供)

全面發展,最大願景是永續生活
「找員工,我都會先問『你可以每天上班只用環保杯嗎』?」因是環保品牌,不只服飾標榜環保,團隊的生活也跟著環保起來。陳冠百說:「有工讀生剛來時也都穿快時尚,但他現在很少買,如果買了走進辦公室時還會先道歉(笑)。快時尚我也買過,沒有說完全不能買,只是應該要知道那並不環保, 放在心上就會慢慢改變習慣。」

設計師其實跟消費者一樣一直在學習如何在環保與價格間取得平衡。Story Wear的裁縫師有二度就業婦女、腦麻兒母親等,他們是被社會忽略的一群,卻擁有熟練工法與滿腔熱忱,正好適合品牌每件衣服都需客製化縫製的特性。陳冠百知道合作對象各有辛酸,沒有再壓低成本價,也不打算將銷售價格翻倍,於是增加講座、代工、工作坊等其他收入來支撐理念。她說:「不把事情想太死,自然會找到解決的辦法。」透過多方面發展,陳冠百能維護自己的信仰,還可以向更多群體推廣永續的理念。

陳冠百說:「這個品牌的開始,就在期待它結束的一天。當這個為了改善環境而出現的品牌結束,就表示環境問題已有效解決,Story Wear的退隱其實也是一種重生。」在喜歡的領域裡,她找到自己的使命,與Story Wear一同尋著理念向前,期待著茁壯,更期待迎接「重生」的時刻。

正在專心工作的陳冠百(圖片來源/林妤庭攝)

參考資料:遠見雜誌NYT紐約時報

 

相關文章【當永續思維注入時尚產業】

記者 林妤庭
慵懶的生物    
記者 林妤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