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傳播寫作)

心如玄鐵動如風 島語文化推動者——王如璇

一名交通大學百川學系大一學生,燃燒自己的熱忱與青春,在島語推廣和文化保存的路上努力奔跑著。

心如玄鐵動如風 島語文化推動者——王如璇

翁健棋  2020/01/15

導言

出生雲林大埤,現為交通大學百川學系大一學生,《親子天下》 2018 年教育創新 100 的入選者,同時為島語文化推廣團隊「ACE 家族」創始人——王如璇,如今正在島語推廣和文化保存的路上努力奔跑著。

擔任營隊授課講師之一的王如璇(圖片來源/王如璇提供)

自歷程切入

「讀書,一直都不是我最想要做的事情。」王如璇這麼說過,國三那年,在迷惘自己該何去何從的時候,契機偶然出現——某企業願意提供贊助給企劃經過審核的提案學生。起初,王如璇選擇運用所長,以「英文教學」作為企劃主題,召集志同道合的同學籌備活動事宜。在初試啼聲,營隊圓滿結束且成功立下口碑,翻轉家長對於學生舉辦活動品質堪慮的刻板印象後,王如璇開始思考團隊成立的目標和未來的走向。

正因自幼於鄉村環境下成長,與祖母感情甚好的王如璇對於逐漸消失的語言和文化感觸更深。王如璇提出了「島語」的概念,希望透過 ACE 團隊——三個英文字母分別象徵著主動(Active)、勇氣(Courage)、非凡(Extraordinary)三種精神,以此為期許進行語言和文化保存的課程規劃。「島語」意指台灣島上會使用的語言,除了王如璇自身的閩南語專長,團隊還會邀請新住民媽媽們配合營隊課程授課,期盼能帶給參加者更多元的島語環境。

王如璇(中)與ACE團員為主題「火辣辣島語蕃薯」拍攝宣傳照(圖片來源/王如璇提供)

以實例佐證

王如璇說:「我覺得我們團隊這三年來最大的改變,在於從一開始的需要別人幫助,到後來依靠自己的能力來解決各式問題。」每當遇到困難或是問題需要解決時,王如璇會思考如何用已具備的能力來突破困境,倘若是非能力所及的範疇,她會毫不猶豫地向有能者尋求幫助,並在適當的時機向其學習指教,不放過一絲一毫精進自我的機會。且求新求變的王如璇從不原地踏步,以ACE 團隊舉辦的諸多活動為例,她不會因階段性的成就達成便心滿意足。

從一開始的英文營到後來的島語營隊,即便已經做出了好口碑,獲得參與者和家長們的肯定,她仍舊在一次又一次的在反思和檢討中成長。從根本去探究,這個世代的孩子們需要的到底是什麼?島語存在和文化傳承的重要性,城鄉差距使教育資源和認知存在差異等問題,期望能為參與營隊的孩子們帶來更完善精彩且吸引人的課程,並將「島語消失」的議題呈現給社會大眾。

「我這個人有三個關鍵字可以形容自己,有勇氣、厚臉皮和愛心氾濫。」王如璇笑道。因 ACE 團隊為非營利團體,在運營過程中資金缺乏的問題持續存在,因此「拉贊助」便成了團員們必備的技能。但對王如璇來說「贊助」的範疇其實很廣,除了主動拉贊和被動的等待他人捐款,她也會透過打工、撰寫徵文稿件等方式為團隊籌措資金,如同她對於 ACE 團隊成員的期許,三個英文字母中的主動(Active)。她明白:「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但準備好的人必須懂得如何去把握機會」的道理,被動的等待只會被這凡事講求效率的時代淘汰,所以她選擇主動出擊——而促使她做出如此選擇的力量正是「勇氣」。

王如璇(右前二)率領營隊小朋友實地前往市場,請攤販老闆擔任台語老師為小朋友授課(圖片來源/王如璇提供)

從自我出發

王如璇道:「勇氣並非單指敢玩雲霄飛車,像我本身就是有勇氣去實踐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她提到有關自己親身參與 Free hug(自由擁抱運動)、替故鄉大埤設計專屬圖案悠遊卡等經驗,如同知名動漫火影忍者中主角漩渦鳴人的座右銘:「說到做到,就是我的忍道。」王如璇總是在想法浮現的同時,便開始規劃實踐的方法, ACE 團隊的創立也是最好的一例。王如璇曾說過:「最希望可以在學校找到更多夥伴一起推廣島語文化,讓營隊不只在雲林服務,也能到各地發光。」她秉持著這股衝勁,至今也仍為實踐這個「初衷」同時也是「夢想」努力著。

結語

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出發,嘗試連結「家鄉」、「文化」、「教育」三者,推廣「島語文化」存續的重要性。同時以實踐「做中學」的方式,為腦中的構想勾勒出輪廓;善用自身的人格特質,揮灑專屬於自己的色彩。她是王如璇,如今也正為「活得像自己」而努力著。

相關文章【母語?本土語?傻傻分不清楚】

記者 翁健棋
我也想要成為明星,但我不想墨守成規。
記者 翁健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