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傳播寫作)

將一生奉獻於客家的推手

早晨課堂上,陣陣宏亮的聲音從客家學院HKB08教室中傳出,台上帶著燦爛笑容,手中握著藍色水杯認真授課,看似平凡無奇的一位教授,卻是一位在客家文化中有著崇高地位的推手,他就是國立交通大學客家學院的副院長、人文社會學系教授羅烈師。

將一生奉獻於客家的推手

王則皓  2020/01/15

早晨課堂上,陣陣宏亮的聲音從客家學院HKB08教室中傳出,台上帶著燦爛笑容,手中握著藍色水杯認真授課,看似平凡無奇的一位教授,卻是一位在客家文化研究中有著崇高地位的人物,他就是國立交通大學客家學院的副院長、人文社會學系教授羅烈師。

羅烈師在客家文化學院授課(圖片來源/交通大學客家文化學院

客家與羅烈師在各階段的關係
羅烈師出生新竹湖口的客家庄,從小就在客家文化的薰陶下成長,生活的一切,如語言、食物、生活方式都很「客家」。

只說客家話的羅烈師到國小時才開始學習說國語,接觸客家以外的文化。高中時,因為叔叔到台北工作,羅烈師在因緣際會下北上讀書,就讀於台北市立成功高級中學。

羅烈師說,因為小時候的生活環境都是客家,當時的他認為這就是生活,並沒有察覺客家文化到底是什麼,直到高中到台北,身邊大多數的人都講著閩南語,吃的食物也有所不同,讓他第一次感受到很深的文化差異,也開始體認「客家」這個文化。

高中時,羅烈師因為對歷史情有獨鍾,選擇了文組,最想考取的科系也是歷史系,但是分數未達預期,所以他就讀了國立師範大學中文系,順理成章地當上新竹高商國文老師,雖然當老師本來不是第一選擇,但他發現其實自己很享受在教書的過程;教書授課的同時他也繼續進修,進入了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

研究所—重新回歸客家文化
在讀研究所的時期,羅烈師選擇了自身最了解的根—客家—作為論文主題。羅烈師說,80年代解嚴之後,輿論和社會風氣都更自由,各種文化的研究也才剛起步,客家也不例外,羅烈師的論文是全台灣第一篇以客家文化為主題的博士論文,成為推廣客家的先驅。羅烈師說,論文不但讓他本身對於客家文化更有認同感,對客家社會來說也是一大邁進。

授課的態度及理念-「你不必成為風景的一部分,但是你可以欣賞風景」
拿到博士學位後不久,便發生了921大地震,此事件導致中央政府意識到文化建築的保存,進而加深了對許多次文化的保存和關注。羅烈師身為台灣第一個以客家為主題的論文的作者,政府及地方人員便開始諮詢的意見及協助,協助社區營造、文化部或者客委會相關事務,這個經驗,讓羅烈師決定奉獻一生推廣客家文化。

對於跟客家有淵源的學生來說,羅烈師認為,客家的身分會跟著自己一輩子,不管承不承認或隱藏不隱藏,它都是跟著自己的。他希望藉由客院的課程,讓那些有客家血統卻不理解客家的學生們,能進一步理解自己的族群,對於自己的「根」能有更多的認同感。羅烈師說,就算嘗試理解客家後仍不認同,他希望學生們在碰觸客家議題時,不會尷尬排斥。

羅烈師主持台北市客家委員會舉行的「義民爺在台北信仰文化與展演義民三十學術研討會」(圖片來源/中央大學客家學院電子報

走在艱辛的道路 卻不曾想過放棄

羅烈師認為雖然客家文化並非大家都接觸的到,但是他仍秉持著熱忱和守護並傳承客家文化的理念持續著這份傳承客家文化的義務。他認為,不需要因為推廣的效益不彰而感到難過,反而是每當有多一人懂得欣賞,就值得高興。 

羅烈師認為需要有台灣土生土長的知識份子去死守文化的傳統,他說:「沒有了傳統文化又如何傳承下去?」其中,文化的根基是「語言」,雖然語言的傳承越來越艱辛,甚至講客語的人數在年輕一輩中急劇下降,但仍有許多事物是很適合保存的,與其硬要保存留不住的,不如留下那些仍具客家代表性的事物,例如客家飲食、客家油桐花季等等,也是另一種選擇。 

在保存文化方面,羅烈師關注的是能與大自然連結的生活方式,保留祖先的智慧。他說,雖然都市只會變多,希望能保存更多的在地文化建築、生活方式或古老智慧,畢竟祖先們就是這樣一路走來的,這些正是客家文化的核心。 

羅烈師介紹新瓦屋給民眾(圖片來源/新瓦屋

相關文章【客家文化在台的困境及現況】

記者 王則皓
交大傳科12
記者 王則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