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傳播寫作)

從觀影、到文字、到自己——蔡宛庭

一個以電影為臟器的女孩

從觀影、到文字、到自己——蔡宛庭

徐愷均  2020/01/15

蔡宛庭,一個以文字記錄觀影分析的影評者,不同於同齡的人們,她有著細膩的心思和對情感強烈的體悟力。在年輕世代漸漸速食化的觀影世界裡,她創立了自己的影評網站《菲林跳舞》,不追新,但也不戀舊,只是將在電影世界最深的分析和體悟以更加細緻的文字寫下,就像是一些你必須停下腳步,才能真正聽到的聲音。

從散文到影評

 

蔡宛庭(右4)於2015年出席紅樓文學沙龍(圖片來源/全球華文寫作中心


真正讓蔡宛庭開始連結文字與電影的,是她的高中國文老師。在那之前,蔡宛庭的散文還只限於抒發個人感受和學校的作業考試。在考上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後,蔡宛庭進入了人文科會科學班,她在那裡遇上了熱愛電影的國文老師,徐秋玲。徐秋玲十分肯定蔡宛庭的文學造詣,指導她高二製作專題論文,在老師的鼓勵下,蔡宛庭的生活才真正開始與電影有了實際而密切的接觸。

「相較於文字,我想電影的視覺刺激和說故事的呈現方法具有一種更特殊的吸引力」蔡宛庭說。然而,這也讓她在愛上電影後,更決定以自己熟悉而擅長的領域——散文,來結合這個五彩斑斕的新世界帶給她的全新體悟。於是,她獨自完成的第一本影評散文集,同時也是她的專題成品《光影之隙》就這樣誕生了。蔡宛庭笑著表示,這本作品已經成為了她的黑歷史,現在回頭看來就是一部青澀不成熟的文本,卻也不可否認這正是扎實的帶著她,進入影評世界的第一個步伐。

 

影評散文集《光影之隙》首刷時,在北一女班上的桌面留影。(圖片來源/北一女第十屆人社成果發表臉書

 

從影評到菲林

 

〈菲林跳舞〉網站頁面,文章撰述的影片非常不限類別。(圖片來源/〈菲林跳舞〉


在2018年年底,蔡宛庭正式創辦了屬於她自己的影評專頁《菲林跳舞〉。「因為真的很忙,要顧到讀書、實習也要顧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影評更新的速度就……重質不重量囉(笑)。」成立專頁的蔡宛庭,創作影評的電影類型並不限於任何一種風格、內容與語言。但不管是什麼樣的電影、什麼年代的電影、好評或者負評,蔡宛庭都在文字間給了許多不一樣的詮釋,讓看過電影的人感到驚奇,也有臉書粉專的評論指出,影像能驚奇當下,蔡宛庭的文字卻能讓他在失眠食一遍遍回味。也更讓沒看過電影的人想要找時間好好欣賞,是屬於高質不高量的小品專頁。

蔡宛庭也曾經想過關注的目標讀者到底是誰。她說:「年齡層的話,其實都沒有去特別考慮,但後來主要我是想寫給沒看過這篇電影的人。」,一開始蔡宛庭並不是很喜歡在分析以及書寫中描述部分劇情,但是發布過幾篇文章觀察後,她也才明白懂得在讀者與自身的閱聽量之間調節,先藉由劇情,再帶領更多沒有看過那麼多電影的人也能深入觀影的世界。

對比自己身旁的同學和朋友,她也觀察出了一個觀影的差異:「我有一個習慣,就是我會把想看的電影,照著年代、類型排好分類好,我想算是有在刻意系統化地去看吧。」蔡宛庭說。這樣的觀影方式不但更能增加印象,也可以從許多影像的細節抓住時光演進的脈絡,或者一個演員隨著時間流動的變化,這大概是除了電影本身的聲光外,更令她傾心的原因了。

從電影到自己
考上台大經濟系的蔡宛庭,儘管生活開始與高中時代文學殿堂般的環境抽離,但她仍沒有放下自己熱愛的電影與文學。反而可以說,生活的歷練讓她更加正視自己所愛的事物。她到業界的電影公司實習,讓自己與電影產業有更多實際面的接觸和觀察,更是參加了亞洲電影觀察團,接觸到了電影界許多知名的編劇、導演。同時,也在自己欣賞電影與影評書寫的部分也變得更加深入、產生更多的反思。

蔡宛庭說:「在《光影之隙》完成後,我有接收到一個學妹提出的疑慮,表示像我這樣都是在寫自身感受的文章到底算不算是影評。」蔡宛庭開始認知到,電影的評論應該要朝向知性分析的方向才對。在菲林跳舞刊出第一篇文時,蔡宛庭自認為寫法還有高中的影子,但在接下來出產的文章裡,她更是用心地加強了理性分析、局外觀察的部分,讓自身感受的部分越來越縮減。

「我一直覺得要很努力地往這個方向走。」蔡宛庭說,在比高中更加忙碌的大學生活裡,她也同時被環境訓練得更加機械化,理性分析這件事情不只是在影評,也更是在面對生活中的事件、面對遇見的傷痛、甚至是面對自己時被大幅地加大。直到她在亞觀團與其中一位知名影評人乃賴談到時,得到了一個對她來說出乎意料的答案。

乃賴向蔡宛庭表示,他認為自己寫得最好的影評,就是能夠和自身經歷、感受與電影結合的文字。此話一出讓當下的宛庭有種錯愕的感覺。蔡宛庭說:「從前我的文字十分感性,在認真開始朝影評發展時就一直在努力避開談到自己的部分。當下我真的是有種,啊,怎麼好像又繞了一圈回來了。」

現在的蔡宛庭正試著再度拉近文字與自己之間的距離,也許是習慣了這樣的安全距離,現在試著連結到有關自己,尤其是悲傷的回憶時,還是會承受不住,但是至少,已經在努力的路途上。

從菲林到跳舞
現在的蔡宛庭,不管在經營〈菲林跳舞〉或者實習上,都更加確信了想繼續接觸電影產業的方向。她說:「畢竟我不是術科出生,能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想要好好讀一次電影看看,當然我也會希望能結合一點其他東西。」即將迎接畢業的蔡宛庭,打算之後沉澱自己一年,再去美國進修電影與傳播產業,讓自已在學術領域上對電影有更多的接觸。

參考資料:菲林跳舞Medium專頁菲林跳舞臉書專頁菲林跳舞IG頁面

相關文章【速食觀影——每部電影都將成為遺珠之憾】

記者 徐愷均
記者 徐愷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