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傳播寫作)

處在未知的危險中 人民保母林慶易的故事

「人民保母」,為民眾解決了許多煩心事,但警察在幫助人解決問題的同時,卻也面臨著無法解決的困境。透過彰化警局鹿港分局交通分隊長林慶易的敘述,可以看到警察執行公權力的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處在未知的危險中 人民保母林慶易的故事

林姵君  2020/01/15

「人民保母」,為民眾解決了許多煩心事,但警察在幫助人解決問題的同時,卻也面臨著無法解決的困境。透過彰化警局鹿港分局交通分隊長林慶易的敘述,可以看到警察執行公權力的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從菜鳥員警到老鳥的日常
林慶易出生在一個著名的小漁村,彰化王功,但家裡不是捕魚的而是種田的,從小家中經濟就不太好,身為長子,林慶易知道自己不能像弟弟妹妹們一樣過的無憂無慮,他必須認真讀書,找到一個好工作,才能減輕壓在父母肩上的重擔。十九歲那年,他考進了警察專科學校,開啟了他的警察生涯。

剛從警專畢業,初踏入警界,有著滿腔熱血的林慶易,目標除了賺錢養家糊口之外,他還天真地希望自己能夠把小偷抓完、把壞人抓光,他回憶起那時候,自嘲地笑說:「那時候剛畢業會想得比較遠,到現在呢,就是把分內的工作做好,因為你會漸漸地明白,壞人永遠抓不完。」

身為一名基層員警,林慶易每天的工作就是到派出所上班,哪裡出事需要他就前去協助,然而看似簡單平凡的工作其實暗藏危機。巡邏或是臨檢,每一次的任務都充滿了未知數,林慶易說:「遇到壞人,他會反抗,會跑給你追啊,你也不曉得他有沒有帶武器,不曉得他會從哪裡冒出武器,這些都不曉得。」

警察值勤時,其實時時處在「未知」的危險中。他一臉平靜地描述著:「只要遇到歹徒,都是很危險的,要很小心,攔車又更危險,車雖然是交通工具,但也可以是殺人的凶器。」就如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車是如此,槍也是如此,槍枝可以傷害人,但在必要時刻,它也是警察保護自己和民眾的武器。使用槍枝必須要符合法律的規範,但時刻銘記瑣碎的法條很困難,林慶易說:「當對你的生命有威脅,對民眾的生命有威脅的時候,就可以用槍了,基本上就是臨場判斷。」

偶爾也會遇到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件,林慶易回憶,有一年的冬天,半夜一點多去巡邏,,遠方差不多是三百公尺處的路邊有火光,他有點害怕地開車過去,結果是兩個移工一人用一枝樹枝各插著一隻田鼠在烤,他說:「要嚇死我啦,想說奇怪,路邊怎麼會有火在冒。後來查一查沒有什麼問題,就讓他們繼續烤了。」

林慶易現在任職於鹿港分局交通隊,圖為夜間的鹿港分局。(圖片來源/彰化縣警察局鹿港分局臉書

在職進修 事業更上層樓
四十三歲時,林慶易在職進修進入了警察大學,進修一年畢業後升職為警官,現在擔任彰化警局的鹿港分局交通分隊長。談起以前當基層警員和現在擔任交通分隊長的差異,他馬上回答:「一個是被管一個是管人的。」以前當基層時,只要按照長官的命令來做,把分內的工作做好就可以了,不用考慮太多,但身為幹部,要承上啟下,除了把本身的和長官交代的工作做好,還要把下面的人帶好、管理好。

林慶易(右一)與警大同學合照。(圖片來源/林慶易提供)

內外雙重打擊 坦露無奈心聲
處在中間位置,難免會有與上級意見相左的時候,警察也好,軍人也罷,都是十分強調「服從」的職業,只要不違反法律,基本上還是要以上級的命令為主,所以即使內心再怎麼無奈,還是得傳達指令給下屬。每當遇到這種挫折的時候,林慶易就這樣告訴自己:「時間會撫平一切。」有些挫折是無法克服的,只能隨著時間順其自然。

他也曾經遇到過時間無法帶走的挫折,上級的不諒解、工作無法達成目標,這些壓力都讓他想要放棄在警察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可是,找不到比這個更適合我的工作了啊。」他微笑,語氣淡淡的,帶著一種無可奈何的無奈。

工作不順的灰心,遠比不上來自外界的打擊,「警察永遠是最可憐的,誰當執政者都是人家的槍使,沒有自己的聲音。」林慶易笑著說,下垂的眉眼和抿起的嘴角,藏著說不清道不明的苦澀。警察在是公權力的執行者之前,他們首先是一個平凡人。

以平凡之力守護社會 與警察密不可分的人生
大眾將警察放在對立面的同時,卻也仰賴著來自他們的庇護,「警察就像一個社區的土地公廟,是一股安定社會的力量,是精神支柱,讓民眾感到安心的存在。」,說這話的同時,林慶易的臉上有著對於自己職業的驕傲,他只是眾多平凡警員中的一員,這些平凡的人們以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守護了整個社會的和平,他很榮幸,自己是其中之一。

林慶易(右一)對自己的職業感到十分光榮、驕傲。圖為林慶易擔任草湖派出所所長時布達典禮。(圖片來源/林慶易提供)

 

 

相關文章【你真的了解警察這個職業嗎?】

記者 林姵君
記者 林姵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