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龐德 汽車達人 空中解惑

龐德 汽車達人 空中解惑

游瑀萱  2012/05/14

  每個禮拜天晚上,龐德推開錄音室厚重的隔音門,坐上那只屬於主持人的座位,然後戴上耳機,就像電影中的007探員一樣努力地造福人類,但他沒有帥氣的座車,也不會華麗的武打動作,他有的,是充滿磁性的溫柔嗓音,和想為聽眾解惑的一顆真誠的心。

  本名為鄭程軒的龐德,是News98電台《汽車俱樂部》節目主持人,也是英文補教名師徐薇的親生弟弟。雖然和徐薇一樣有著絕佳的口才,但一路走來,龐德並沒有像姊姊一樣順遂,而是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波折和轉變,但如果沒有這些波折和轉變,龐德也就不會有如此豐富的生命故事。


龐德所主持的《汽車俱樂部》是News98假日時段的熱門節目(李若甄/攝)

從小愛車 曾是補教名師

  從小,龐德就對車子如癡如醉,甚至小學時就要求媽媽在開車時讓他幫忙排檔,但是興趣歸興趣,因為爸爸和兩個姊姊都是台大畢業的高材生,家裡對他的期待甚高,因此龐德從五專考了插大,進入東吳政治系就讀,然後又到加拿大留學,回國後則到TVBS電視台擔任文字記者。由於不喜歡新聞界的環境,龐德半年後就離開電視台,雖然家人很不諒解,但他說:「我不喜歡做的事,我就覺得做得很痛苦。」

  之後,他一邊在豐田汽車擔任公關部的專員,幫客戶處理車子的問題,一邊運用之前當記者所學到的技能,幫姊姊徐薇拍攝英文教學錄影帶,一個人負責導演、攝影、剪接、製片等所有的工作,錄影帶的成功不僅讓徐薇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也讓龐德成為了白天沒事在家裡看電視,只要晚上上班就能月入十到二十萬的補習班老師。但這樣的生活,並不是他想要的,龐德說:「我們補習班教多了,就跟放錄音帶一樣,沒有什麼挑戰性,能夠影響的人也不夠多。」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徐薇邀請龐德到她在News98主持的節目《周末薇薇笑》,講一些有關汽車的英語,因為受到聽眾歡迎,後來更是每集都邀請他來,連電台老闆趙少康都注意到了,決定請龐德來主持《汽車俱樂部》這個節目。打響汽車專家的名號之後,龐德開了間改裝廠,也開始出書、上電視,甚至還被電視名嘴尹乃菁封為「收視率王子」。現在,他做著喜歡的汽車相關工作,也透過廣播為聽眾解決問題。每換一個工作,龐德就轉換了一個非常大的跑道,但每一次的轉折,都與他的理想越來越靠近。


補教名師徐薇是龐德的親姊姊,都在廣電界服務的兩人姊弟情深。(龐德/提供)

嚴父栽培 大姊提攜照顧

  儘管父親和大姊徐薇對他管教嚴格,龐德能有今日的成就,最感謝的還是這兩人。從小,當有客人來訪,龐德的父親總是會要求三姊弟表演給客人看,不管是唱歌、跳舞還是說故事,在一次次的表演中,三個孩子漸漸訓練出了在群眾面前說話的膽量,口才也變得越來越好。英文能力也是,爸爸親自為他們一對一單獨教學,一點一滴、一字一句扎實的訓練,讓三姊弟在各領域都有傑出表現。

  龐德說,對於爸爸的栽培,他印象最深刻是國小的時候,學校的專題演講明明就是以抽籤的方式來決定人選,但他卻「非常幸運」地連續被抽到六次,當時沒有想太多就去講了,直到長大後跟媽媽聊起這件事,才發現原來這是爸爸一手策劃的,而最感動的是,那六場演講,爸爸都躲在現場的某個角落偷偷幫他拍照,還幫他做筆記記錄優缺點。

  而大姊徐薇對龐德來說,就像是半個媽媽一樣,不僅在家裡經濟有困難的時候努力賺錢,為家裡還了最後一個房貸,也總是在許多關鍵的時刻給予龐德機會,像是讓他幫忙拍攝教學錄影帶,以及上節目去談汽車等等,雖然也因此,曾經有記者很無禮地問:「龐德,你會不會覺得你現在成就都是你姊給你的?」但徐薇總是這麼替他回答:「我不否認有些機會是我給的,但是如果龐德沒有這個能力的話,給舞台他也只能站那一次,就不會有第二次了。」

  這句話,是姊姊對弟弟的一個肯定,也是龐德一直以來堅持的信念:「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沒有準備好的人,給你再多機會也沒有用」。


一邊聽著call in聽眾的問題,龐德還會一邊做筆記 。(李若甄/攝)

網友批評 雖難過但坦然

  人紅總是是非多,有些網友在網路的論壇上批評龐德對汽車不夠專業,龐德感到有點難過,但還是很坦然。這給了他一個啟示:任何事都沒有所謂的「一定」或是「絕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立場和環境,所以才會有人認同也有人不認同。他不要求所有人都認同他,但他堅持「相信自己講的是對的」,不說違背良心的話,就算這樣會擋了別人的財路,他也不在乎。

  當談到客家文化,龐德雖然身為客家人,但他卻不會一味地稱讚客家有多好,而是「相信自己講的是對的」,由衷地說出他所認為的客家。他說,以他的生命經驗來看,他不覺得客家話是很重要的,因為客家人不會主動承認自己的身分,所以也無法用客語直接與人溝通,在生活上的實用性很小,但政府卻一直不斷地推銷客家文化,這樣不但煽情,而且還可能會引起非客家族群的反感,甚至是嘲笑。但就算如此,龐德還是承認自己是客家人,也為了培養自己的客語能力,和長輩交談時,都盡量使用客家話。

  禮拜天晚上八點整,接完了最後一通call in,起身拿下耳機,龐德又完美地完成了一項任務,他帶著愉悅的心情,坐進他親手改裝的BMW離開了電台,在月光照耀下,他臉上掛著的是發自內心的微笑。

記者 游瑀萱
我是魷魚,游瑀萱。 每天像個孩子般嘻嘻哈哈吵吵鬧鬧的二十歲女孩。 願望是可以永遠保有純真無邪的一顆心。
記者 游瑀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