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

我的夢不落帝國

身邊一起長大的朋友個個都「女大十八變」,而我「十八變」的那一天,我一直等到了二十歲都還沒有來。

我的夢不落帝國

記者 游瑀萱 文  2014/01/14

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女大十八變。」我也確實看著身邊許多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一個個從「女孩」變成「少女」然後變成「女人」,不只變美變漂亮,也開始會精心打扮,燙頭髮、染頭髮,穿成熟的衣服,還會化妝。而我「十八變」的那一天,我一直等到了二十歲都還沒有來,甚至前一陣子去美容院剪頭髮,老闆娘還問我:「妹妹你是讀國中還是高中?」
 

我住在夢不落帝國

其實也不是我不想「變」,但是天生條件就是差人家一大截。小學五年級的暑假,我的身高突然抽高了五公分,媽媽對我說:「女生不用長太高啦!只要比我高就好了!」殊不知小學畢業後,我的身高就沒有再增加了,一百五十三公分,而且還比我媽媽矮。身高不如人就算了,我的手也短腳也短,連臉也像嬰兒肥般圓滾滾的,人家常說嬰兒肥長大就會不見,但我卻一點都沒變,就像住在夢不落帝國裡的小飛俠彼得潘一樣,都不會長大。

幾個月前的某天晚上,突然有一個女生在社群網站上對我提出好友邀請,我點進去看了一看她的名字和照片,心想這個不認識的人幹什麼閒閒沒事對我提出邀請,我跟她又沒關係,於是就放著不管了。沒想到隔幾天,我那重考一年的高中同學居然跟我說:「我現在大學的直屬學姊說她是妳幼稚園同學耶!」我才驚覺原來那個女生是我幼稚園一起玩耍三年的好朋友,回家翻了一翻畢業紀念冊,她以前酷酷的就像個小男生,但現在已經變成亭亭玉立的女大生了,難怪我會認不出來。後來聯絡上之後,她跟我說:「你跟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我一看照片就知道是妳了。」


幼稚園的我與現在的我。(照片來源/游瑀萱製)

做自己 T-shirt牛仔褲

天生條件差,那後天努力呢?因為一直被喊「妹妹、妹妹」喊得煩了,也覺得這樣說話太沒有份量,沒有辦法讓人信服,所以我努力說服媽媽讓我去染頭髮跟燙卷髮,但最後的結果卻不盡人意,班上同學說:「妳這樣反而像是急著想長大的那種國中小屁孩,還是沒有變成熟啦!」至於改變穿衣服的風格,因為人長得矮,所以衣服也很難買,七分褲總會變成長褲,長版的衣服變成裙子,更常常會有看上眼的漂亮衣服,試穿之後卻像偷穿媽媽衣服一樣的不協調,於是我只好繼續穿著T-shirt配牛仔褲了。

漸漸認命,知道自己不夠高不夠瘦不能穿漂亮衣服之後,卻突然來了個重量級的特別任務——我要站上主播台播新聞。很多人聽到都覺得很不可思議,沒想到我也可以當主播,一開始為了證明自己,於是我非常努力翻出衣櫃裡「最有那麼一回事」的裙子和鞋子,還請了學姊幫我化妝,但我居然連隱形眼睛都戴不好,妝也很難畫,一群人拖拖拉拉弄了好久,甚至降低攝影機、縮小場景的比例,才終於讓我上場,可是在畫面裡我卻看起來像是聖誕節要去報佳音的合唱團小朋友,讓我有點挫折。


我唯一的裙子穿上主播台,看起來卻像是報佳音的合唱團小朋友。
(照片來源/尤意茹攝)

可是第二次錄影,請同學重新幫我配一套完美的衣服、鞋子和妝容,順利地錄完影之後,雖然很替自己感到驕傲,終於又突破了一道關卡完成任務,但我卻突然覺得這樣的我好不像我,穿上正式服裝和化妝好像變成另外一個人,很不自在,於是我馬上就卸了妝,換回我自己的T-shirt牛仔褲,做回我自己。


還是會長大

我是個很矛盾的人,雖然外表上,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擺脫「妹妹」,變得像個大人,可是同時我也希望我的內心能一直維持像小孩一樣的樂觀、好奇、純真,最好永遠不要長大,永遠當個幼稚園小孩,這樣就不用面對殘酷的現實社會,但是夢不落帝國是不可能真的存在的,每個人都會慢慢長大,然後被社會改變。

我家每一個人的感情都很好,尤其是我的爸爸媽媽,他們一直非常恩愛,從來沒有吵過架,但前一陣子,爸爸媽媽卻在大年初一為了爺爺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我很害怕也很緊張,覺得我應該做點什麼幫他們搭起溝通的橋樑,於是我決定先和媽媽單獨談談,聽她說她的感覺和想法,然後再單獨去找比較理性的爸爸,希望能讓他理解,可是講了很久,卻一直沒有辦法順利表達出媽媽的感受和我自己的緊張,結果情急之下,我居然哭了出來,一邊哭還一邊罵爸爸說:「你們大人真的很奇怪,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不能好好溝通?為什麼要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大人真的很奇怪,我不要長大啦!」聽到這句,原本氣憤的爸爸突然笑了出來,對我說:「可是你現在正在做的這件事,就代表,你已經長大啦。」

雖然我一直覺得我的外表是個小孩,住在夢不落帝國裡沒有長大,但實際上,住在我心裡的彼得潘早就已經長大了,懂得關心所愛的人,也懂得為它們付出,而爸爸也因為我這樣一哭,最後又心疼又好笑地答應我會好好跟媽媽和好。


我們全家人感情非常要好。(照片來源/游瑀萱提供)

雖然我現在二十歲了,卻還是長得像個小孩,但是我心裡的彼得潘已經「變了」,不再是住在夢不落帝國裡無憂無慮、呆呆傻傻的孩子,而是個成熟的大人了,不過我仍然期許自己,不管以後我是穿著光鮮亮麗的漂亮衣服,還是最普通的T-shirt牛仔褲,還是要保持著一顆簡單純真的心來看這個世界、與人相處。或許,可以用「女大十八變」來形容我的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也或許一輩子都不會來,但那對現在的我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只要我是在做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並且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那樣就足夠了。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  
記者 《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