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屆

自裸攝影 自我實現

黃亦晨,女性攝影師,拍攝許多自己裸體的黑白照片,不怕他人批評、不管家人眼光,一路以來堅持自我。

自裸攝影 自我實現

記者 沈祖廷 報導  2015/01/13

一手托著鏡頭,一手在快門上方準備捕捉決定性的瞬間,這是大多數人對攝影師的第一聯想;同樣身為攝影師的黃亦晨,卻是將自己赤裸地展露在鏡頭前,以不經思考的跳躍舞蹈之姿,用手上的相機定時器直覺式地按下快門,拍出一張張極具個人風格的照片。在黃亦晨甜美的臉龐、瘦小的身體裡,蘊含著大膽而劇烈的創作能量。


在甜美的臉龐底下,黃亦晨大膽的以裸體作為攝影創作。
(圖片來源/黃亦晨個人網頁

「攝影就是我自己。」黃亦晨閃著堅定的眼神,說出自己與攝影間的關係。不是記錄社會事件、不是要捕捉美好風景,而是將自己投射到攝影作品中,夾雜著自己的情緒、精神,加上一絲不掛的肉身,透過攝影,將自我完整呈現。期望觀者在看到作品時,能觸發強烈的情緒,即使是負面的印象,都好過淡淡的感受。
 

愛上攝影 展開家庭革命

「尋找自己生命中的召喚。要知道什麼事是做起來,連自己都會被自己感動。」在黃亦晨大學三年級時,因著一台簡易的相機,開啟對攝影的熱愛,加上課堂老師的一席話,讓她從此沒有放下過相機。

雖然家裡希望她畢業後不是找工作,就是到國外讀和原本所學相關、未來較好找出路的公關或廣告科系。但黃亦晨明白,自己並沒有那方面的能力、也沒有熱情,「而且好不容易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喜歡做的事。」於是堅持要到國外讀書,就要讀自己有興趣的攝影。

為了展現自己的決心,黃亦晨作了詳盡的計畫,和家裡展開軟性革命。整整一年,她努力準備作品集、考托福,一步步將計畫實踐,先說服較開明的爸爸,再讓較大反彈的媽媽也相信,她並不是隨口說說,縱使辛苦、感到不被了解,黃亦晨還是身體力行,努力讓家人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並且勇往直前。


黃亦晨透過攝影尋找自己。(圖片來源/黃亦晨個人網頁
 

裸體自拍 釋放自由

隻身前往舊金山讀攝影的黃亦晨,在學習和創作上感到從未經歷過的自由,並將所有心力投入作品中。她選擇台灣較少教授的藝術攝影,學習特殊實驗攝影、古典技法;在題材的呈現上,因著獨自在國外讀書,變得自我封閉,大多是以模糊、晃動的自己做為拍攝對象。

學院的老師認為黃亦晨應該多拍攝他人,學習攝影師基本和人合作溝通的能力;但另一方面卻又非常喜歡黃亦晨具有獨特韻味的作品,鼓勵她繼續創作。在老師的建議下,黃亦晨更自信且大膽地跳脫自己的舒適圈,轉換攝影地點到荒涼的廢墟中,做更具實驗性的嘗試。


在廢墟中創作,透過儀式似的脫掉衣服,療癒自我。(圖片來源/黃亦晨個人網頁

對黃亦晨來說,這一系列廢墟自拍,比較像是一段療癒自我的過程。每個禮拜在舊金山陌生的路上開著車,來到無人環境中,架好攝影機,脫下衣服、拋開理性、進入到另一個境界中:「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被風吹到或者跌倒身體疼痛的感覺,還有皮膚接觸到的粗糙材質。」她又接著說:「每次創作都像一場儀式,全世界都停止運轉,只剩下相機和自己赤裸的對話。」透過拍攝,黃亦晨一次次解構自己、拼湊自己,再填補自己、將自己完整地呈現。

黃亦晨不愛被定位、也不喜歡受到限制,作品常常不管有無對到焦、或有沒有好的構圖,只是單純透過自由自在的創作,尋找自己的真實存在。對她來說,這個過程非常珍貴,如同蝴蝶經歷破蛹掙扎的時刻,劇烈的痛苦過後才得以展翅飛翔。
 

商業攝影 取得創作平衡

畢業後回到台灣,面對攝影要作為賺錢工具,但又沒有人知道她是誰的現實,黃亦晨曾經感到混亂與茫然。替會計師拍攝晚宴紀錄、也曾當時尚雜誌攝影師的助理,後來發現這些並不是自己所喜歡和追求的,從而辭去工作,改投向有意識的獨立雜誌。雜誌社給予她較大的自由,在合作過程中,黃亦晨找到工作和喜好的平衡,讓她可以用自己習慣的底片相機拍攝人物、也在小單元進行自己的創作。


黃亦晨替Lezs雜誌拍攝封面人物,徐佳瑩。
(圖片來源/S H E & P H O T O粉絲專

黃亦晨也會接一些沒有錢拿,卻是自己想做的案子,可能是朋友的電影劇照,或是設計衣服的形象照。透過一點一點的累積,越來越多人看見她的作品,並且因著喜歡她的風格來找她拍攝,她慢慢地,找到自己工作的方式,不再接自己不喜歡的案子,進入良性循環。

沒有工作的時候,黃亦晨也會做自己喜歡的事,看書、看電影、出去旅遊,並將這些化為創作的養分,當機會來的時候,一鼓作氣地揮灑在作品中。
 

情緒性色彩創作 挑戰自我 

今年五月,黃亦晨受邀參與台灣人體藝術攝影大展,同樣以自己赤裸的身體為題材,卻決定挑戰以往的黑白攝影模式,以強烈對比的色彩呈現。從一隻金色的豬發想,進行一系列諷刺和人體互動想像的可能。「我在創作的時候常常沒有完整概念,想到一個構圖或人的動作就拍了,有時候會希望自己可以有規劃一點。」黃亦晨自嘲地說。但正是這樣沒有束縛的方式,讓她的作品總是衝撞著觀者的視覺,引發強烈的感受。

「我希望我的照片可以刺到別人,寧可覺得不舒服或感到很黑暗、很沉重,也不要只是看過,然後說很漂亮、很有趣。」對黃亦晨來說,感覺很重要,在作品中放入大量的情緒,就是希望看過她作品的人可以印象深刻。這次展覽的成功,也證明了黃亦晨對於彩色攝影的掌握。


黃亦晨在二○一四台灣人體藝術攝影大展《情色情》的作品之一。 
(圖片來源/黃亦晨個人網頁
 

堅持實踐所愛 得到認同

在家人的態度上,媽媽還是會說她總是拍一些「看不懂」、「沒穿衣服的」照片,但從一些行為中,黃亦晨可以感到媽媽的轉變。媽媽會關注並轉告她一些攝影相關的事,在這次的展覽上,媽媽還帶朋友到場,並用驕傲的口吻跟朋友介紹,自己女兒想法的特殊和內涵。這種可愛溫馨的默默支持法,讓黃亦晨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對攝影的堅持,終於得到認可。


黃亦晨靦腆開心的笑容。(照片來源/沈祖廷攝)

縱使工作至今仍會懷疑自己、幾度想要放棄,但「只要回憶起自己對攝影的初衷,那股不顧一切、埋頭做自己想做的事的衝勁,」還有在過程中得到的充實感和成就感,黃亦晨就能再度充滿力量。如果有機會,讓黃亦晨對從前在暗房中的自己說一句話,那會是:「做得好。」

雖然經歷家庭革命、經歷自我尋找和迷失,但黃亦晨沒有後悔一直以來對於攝影的堅持。訪談的尾聲,黃亦晨靦腆地鼓勵在學的學生們:「堅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她用自己的生命向所有人證明,這樣的信仰是真實、可以將夢想實踐的。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  
記者 《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