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

軍宅交易案 選情生變數

二〇一六大選前,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王如玄受軍宅一案,究竟是對還是錯?

軍宅交易案 選情生變數

記者 孔婉寧 文  2016/01/12

二〇一六年一月,即將於台灣舉行第十四屆正副總統與第九屆立法委員選舉,現已邁入選前一個月,各方陣營無不加緊步伐進行各種造勢與掃街活動,在所剩的時間裡穩固選票,贏得勝利。然而,離選舉不到三個月的十一月中旬,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接連披露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王如玄藉「軍宅」買賣套利,進而賺取價差。「軍宅」隨著報導與輿論愈演愈烈,使得王如玄不得不召開記者會向大眾解釋。究竟何謂「軍宅」與此次風暴的爭議點,仍然是許多的民眾心底最深的疑惑。
 

眷村改建宅 回饋軍人

民國三十八年中華民國政府戰敗來台,利用日治時期遺留的房舍改建成軍眷村,作為官兵當時的安身之處,然而受限於經費考量,房舍多簡陋、缺乏衛浴、防火設施,不僅居住品質不佳,公共安全堪憂。在民國六十六年,行政院院長蔣經國確立「國軍眷村改建」原則,軍方提供土地並與各級地方政府合建國宅,並於民國六十九年核定《國軍老舊眷村重建試辦期間作業要點》,展開第一次眷村改建。因應時代變遷,眷村多位於都市邊緣,然而隨著都市發展,眷村所在地多已成為市區精華,而與現代都市景觀不相稱,因此,立法院遂於民國八十五年三讀通過《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後簡稱:眷改條例),由國防部規劃興建,將舊眷村改建為大樓(亦稱為眷改宅,即是現今熱議的「軍宅」),優先安置原眷戶,再將餘屋以低價配於志願役、現役軍人與中低收入戶承購。雖原眷戶有房屋配給,仍因政府當時經費不足須負擔部分費用,但是現今眷改宅地段增值後的價格與當時所付費用相比已多達百餘倍,甚至更高。「單就這點國家對於軍人的照顧是非常好的。」繼承由上校退伍的父親位於新竹的軍宅,現任職科技業的余先生認為政府以低於市價的優惠價格將房屋售予軍人,已算為那些終其為國家奉獻一生的軍人們盡了照護其眷屬的義務。因此,為避免有心人士申請到軍宅後,馬上將其轉售套利賺取價差,《眷改條例》第二十四條規定,凡自產權登記日起未滿五年,不得自行將住宅及基地出售、贈與或交換,此法條的主要立意便是將社會福利留給真正有需求的人,欲轉手的「預約買賣」亦是違約行為。
 

淪為投資 爭端四起

曾為軍宅住戶的解先生表示:「法律雖規定五年內不得轉售,但《眷改條例》流程的不完整讓私下授受複雜,非常多的人在其中得利。」由於軍宅本為軍官及其眷屬居住的「眷改國宅」,住屋品質比一般國宅來得好,再加上價格優勢,自然成為投資型買者的投資標的,有心人士常握有房屋買賣的最新資訊,與原眷戶私下約定閉鎖期後將進行過戶買賣,買賣雙方皆為既得利益者,雖然監察院曾糾正國防部,但此法令無罰則、刑責,因此私相授受的行為並無減少。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指出王如玄每棟房屋交易獲利情況。(圖片來源/今日代誌

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王如玄在十一月被提名後,民進黨立委段宜康便指出王與其丈夫黃東焄利用律師及檢察官身份投資軍宅,質疑其閉鎖期內交易房屋且利用家人作為買賣人頭,不僅違反職業道德亦可能違反法律,消息迅速蔓延,舉國震驚,而王如玄交易過的戶數也隨著輿論膨脹後一一曝光。國民黨總統競選總部發言人李正皓表示:「王如玄沒有買過其公證過的眷改宅,是以律師身份認識相關仲介,被推薦去購買軍宅,一切都是合法的。」國民黨起初面對爭議時,思慮並沒有與社會大眾站在同一陣線,反而一直強調一切投資行為皆是合法,卻忽略社會大眾在乎的道德層面,對選情已造成不利影響。國民黨認為雖是民進黨在選前刻意操作,但長期暴露於媒體播送報導中,民心已開始反感,因此,國民黨算是低估了民進黨利用「軍宅」造勢的殺傷力。
 

是非天秤 民調定論


軍宅風波後,選舉民調為之影響。(圖片來源/孔婉寧製作

無黨籍立委參選人吳淑敏表示:「在跟著台灣長大的過程中,知道軍宅的確是很清楚的政策目標,當作為投資標的,民意覺得有問題是合理的。」王如玄挾著律師專業,發現其中「眉角」,進而利用其便利性買賣,導致現今民意多一面倒向質疑其道德的那方。余先生則認為:「作為一政治人物又為副總統候參選人應證明其清白,而不是在一開始時遮遮掩掩,不公布事實。」十二月初的三立新聞民調也統計出,國民黨「朱玄配」的民調跌至一成五,創下新低,只小贏親民黨「宋徐配」兩個百分點,可見民眾心裡對於軍宅買賣的對與錯已自有定論。


王如玄召開記者會說明。(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軍宅風波造成總統選情動盪,就連立委席次也可能被波及,王如玄除認購買賣戶數與捐出獲利金額,亦在十二月二十七日的副總統電視辯論會上向社會大眾鞠躬道歉,表示從沒有要佔任何人便宜。媒體討論軍宅的版面也隨著道歉與捐款後漸漸減少。風波雖過,但《眷改條例》是否落實社會居住正義;真正照護到軍人弱勢;面對《眷改條例》法條的不足,下一屆中華民國的總統已是責無旁貸。吳淑敏亦認為:「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政治界要求的道德標準過低,現今台灣有太多的政治人物已經不起檢驗。」由於最早得知社會中都市或法律變動的是政務官,為避免為人所詬病,無論黨派,所有政治界的人物對於道德操守的要求將要更高,不取其不該取之利,盡力去促成政策的執行,乃是政務官的典範。作為父母官,更不應有任何土地炒作亦或任何欺瞞作為,唯釐清與正視解決,否則人民將會利用四年的時間與選票去檢驗。在剩餘的十餘天的選戰中,人民唯希望黨派暫停互鬥反咬,正視國民所需,回歸一場純淨的選舉。

(文章縮圖來源/中央通訊社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  
記者 《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