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

淩式音樂 王者之聲

擔任睡帽樂團的主唱,白淩憑藉著無所畏懼的信心,唱出自己的王者之聲。

淩式音樂 王者之聲

記者 林儒均 報導  2016/01/12

「我媽希望我一出生,名字就能有巨星般的架勢。」儘管只是母親的期望,但簡短的自我介紹,便能充分感受到她具有巨星般的自信。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一個與眾不同的名字,白淩,電子搖滾樂團睡帽樂團的主唱。白淩二十多年的人生,就像是一首精彩的搖滾歌曲一樣,感情豐沛,有高潮,有轉折。


擔任睡帽樂團主唱的白淩。(照片來源/林儒均攝)
 

邁向夢想的第一座〈島〉

「來,淩淩。我彈這首歌,妳跟著一起唱。」爸爸演奏著電子琴,彈出曲子,白淩和媽媽隨著旋律,唱起歌來。出生在音樂世家之中,白淩的雙親皆為職業樂手,在環境的薰陶之下,白淩自小便擁有良好的樂理基礎,也逐漸萌生了對音樂的興趣。進入了高中後,雖然沒有進入音樂班,她仍然把握機會繼續接觸音樂,加入熱音社擔任主唱以及社長。

二○○八年起,白淩連續參加了兩次台中爵士音樂節的「青少年大明星爵士樂團」徵選活動,與其他參加的高中生一起,接受眾多業界爵士音樂老師的授課。二○一○年時,在爵士小號手邱建二的邀請下,白淩登上台中爵士音樂節進行獨立表演,成為她人生中第一個社團以外正式的表演舞台。


二○一○年台中爵士音樂節,白淩與邱建二樂團演出。(照片來源/白凌提供)

「當同學都在聽5566的時候,我聽的卻是瑪麗亞凱莉(Mariah Carey)。」由於家庭背景的關係,白淩早已接觸音樂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習慣聆聽的音樂也與身邊的人大相逕庭,再加上大量的演出經驗,反覆吸收消化後,她對於音樂時常會有屬於自己的見解以及想法,對於她在未來自行創作音樂有了十分深遠的影響。
 

〈在路上 跌跌撞撞

儘管有相當豐富的經驗與背景,對於當時的白淩來說,音樂只是課後的娛樂與休閒而已,並未考慮以此成為未來的職業。除了音樂之外,她也相當喜歡藝術與設計,平時就有閱讀相關雜誌的習慣,因此考大學時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進入實踐大學的設計相關學系。雖然她如願以償考上了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就讀,但現實卻並不像她當初想像的如此美麗。學校作業和報告堆積如山,而白淩又缺乏天分以及技巧,使她難以應付課業,求學之路走得既彆腳又不自在,十分痛苦。休學的念頭閃過她的腦海,但她有些猶豫,不知道要如何做決定。在人生其中一個路口上,白淩失去了方向。

「論做衣服,我還比妳在行。但是我知道妳唱歌絕對唱得比我好。」母親得知白淩的狀況後,語重心長地說。這句話讓白淩開始思考:或許音樂這條路,真的是她該走的路。與此同時,透過父親的友人介紹,剛好有一個機會,需要一個台灣歌手到馬來西亞駐唱半年。此次機會讓她毅然決然地辦理休學,前往馬來西亞追求自己理想中並且也適合自己的天職。

從馬來西亞歸國後,白淩也已無心完成學業,隨即接下了另外一份在中國山東的駐唱工作。「從那時候開始,就已經確定步入音樂的世界,透過音樂來生活。」儘管最後,她的大學學歷上標示的是「肄業」兩字,但對白淩來說,她已經找尋到她想要捨身追逐的一塊領域了。
 

〈二十二〉歲 創作起源

「魏伯翰問我要不要一起創作。那時候手邊沒有什麼要忙碌的事情,於是我們就聚在一起寫歌了。」

在前往馬來西亞駐唱之前,白淩結識了現在樂團中的吉他手魏伯翰Wyber。起初Wyber邀請她一起組樂團,白淩並沒有多加考慮,便將此邀約擱置在一旁。第二次出國駐唱結束,從山東回來後,白淩離開校園生活,準備展開自己的音樂生涯,此時Wyber收到她回國的消息,便再次向她提出邀請。對白淩來說,一開始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答應了邀約,成立了睡帽樂團,沒想到這一做,便是快三年的日子。

即便從小就開始接觸音樂,但在創作方面,白淩卻始終沒有涉獵。除了對於寫歌譜曲的概念不甚理解外,白淩較偏好電子音樂,Wyber則相當喜愛搖滾樂,兩人對於曲風的喜好落差很大,導致創作的風格無法定調。儘管合作的開頭不太順利,但兩人有一個共同目標:創新。因此在經過長時間的討論後,決定將電子音樂與搖滾樂結合,「我們不是致力於創造前衛的音樂。只要一點點新的,結合上一點點舊的,創造出一種不一樣的音樂。」

睡帽樂團漸漸打起名聲,從一開始只有兩個人,之後吸引了鼓手和貝斯手兩名成員的加入,成為四人樂團,編制也變得更為完整。樂團發展至今,改變了過往以白和Wyber為主的創作核心,強迫每個成員試著寫歌,除了讓樂團能呈現更多面向的風格,也能刺激自己跳脫過往創作時所習慣的框架,激盪出新的火花


白淩與睡帽樂團其他團員。(照片來源/白凌提供)
 

〈一樣的你〉 堅持與感謝

放棄了收入高且穩定的海外駐唱,轉而進入音樂創作的領域,白承認在正式開始之前,自己曾經擔心失敗。「在過程中,我不會去想失敗這件事情,因為它不是一個選擇。」對她來說,一旦決定去做了,就該專注在自己想做的事情,透過不斷設立目標來取代這些情緒。即便最後證明自己不適合這條路,跌倒後再站起來尋找新的方向就好。倘若因為害怕或是擔心,而逃避去追尋自己想做的事,那才是她會感到遺憾且無法容忍的事情。

一路走來,白覺得自己是十分幸運而且幸福的,即便偶爾會抱怨生活,但她對於身邊的人事物仍充滿感謝,尤其是對她的父母親。由於職業的緣故,白淩的父母在小時候無法時常陪伴她,儘管當時會感到孤獨,但現在回頭去看,那段日子也將她培養成一個獨立自主的人。除此之外,白也很感謝父母對她的信任和包容,從玩音樂、休學肄業到現在創作、玩樂團,儘管有時候讓父母感到失望,他們仍嘗試去理解白淩的想法,作為她最堅強的後盾,在背後默默支持著。


音樂之外,家庭也給予白淩獨立與信任。(照片來源/白凌提供)

睡帽樂團成立至今,沒有任何團員曾說過要放棄或是要退出,所有人的信念都一致,相信現在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白淩很珍惜也很感動「他們給了我信任,讓我更有動力去寫出更好的歌、經營好這個樂團。」
 

未完的夢想之歌

最後提到睡帽樂團的未來展望,白絲毫不猶豫地笑著說:「爆紅啊。」

簡單的三個字,口吻卻十分地認真。「我都會告訴自己,我就是世界的王者。」白的人生中,充滿著許多人對她的信任與支持,而她也將這些期望轉變為自信,拿著麥克風,勇敢地邁向未來,繼續唱著王者之聲。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  
記者 《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