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湖口老街 咖啡廳園飄醇香

湖口老街 咖啡廳園飄醇香

陳文玲  2009/05/14

  在這古意盎然的湖口老街,走著走著你會發現,有一個地方很特別,室外有著一大片綠綠的草坪,種著花花草草,庭院擺設一堆木製的桌椅,室內踏上有特殊的一拼布擺設。室內和室外只隔著一道玻璃,室內是色調柔和的黃澄澄柔燈,有著典型的咖啡圈,氛圍,室外有蓮霧樹。夏天,繁密的綠葉給了綠蔭,陽光的毒辣被擋了下來﹔冬天,暖陽會將溫暖從樹葉縫隙中灑進來,在室外享受到的氛圍是大自然的懷抱。這是一家咖啡店,老闆羅美堯是個道地的客家人。

  羅美堯專長是室內設計,受的是西式建築的教育,所以店內的裝潢設計很自然就運用他的所學,呈現出來的咖啡庭園是西式風格,但他特意使用了紅磚頭等中國式的建材,在這裡西式和中式的建築設計很和諧地調和在一起。

  店內所提供的食物以西式為主,「為什麼不專門提供客家菜給客人呢?」關於這個問題,他笑著說:「老街已經有很多商家都在做客家菜,我想我不需要去跟他們搶飯碗吧!」但是一提到客家菜,羅美堯立刻侃侃而談,「客家菜啊!很多都是一開始為了要因應生活的貧困阿!很多都是醃製品,可以存放很久!想不到,那時候我們覺得難登大雅之堂的料理,現在倒成了特色了!」白斬雞、梅干扣肉、客家福菜、薑絲大腸這些客家名菜,他都會做,「我是客家人啊!這些客家菜是小時候就接觸的東西。」

父母之愛形塑客家認同

  雖然本身是客家人,也會說客家話,但羅美堯對客家身分的認知,是根深蒂固在心裡,並沒有刻意外顯。他也不會因為是客家人,就油然而生「文化傳承」的責任感,所以在咖啡店裡頭,不會看到刻意的客家文化擺設,「客家意識一直在我心中,我不會刻意去想說甚麼族群啦!或是文化傳承之類的!」羅美堯表示。如果硬要說店內有甚麼客家文物,那大概就是店內使用的器血、用具,但在羅美堯的觀點裡,那些也是上一代傳承下來的紀念品,對於客家認同是已過世的父母給他的愛。

  「父母過世有一段時間了,但我現在還是會一直想起,他們過去曾給我的親情,我現在會一直想起那些溫暖,我想我以後也會,那份溫暖永遠都忘不掉吧!」羅美堯會想經營這家咖啡店,是在父母親相繼過世之後。當時羅美堯是離鄉到外地工作,但父母親的離開讓他有了「該回來整頓父母親遺留下來的土地」的想法,所以他重回故鄉,和妻子郭少蓉攜手打造一個咖啡庭園。


羅美堯對客家的認同,全因父母對他的關懷而來,左上照片為羅美堯父親的留影。(攝影/陳文玲)

族群印象刻苦節儉好客

  「客家人很節儉!」關於這點,羅美堯也深表贊同。他提到,通常客家人生活比較克難,生活條件不好,當然要刻苦、要節儉﹔連帶的,家中的器血都是走樸素、簡約的風格。「客家人很好客!」關於這點,羅美堯笑著說,小時候只要客人來就會殺雞歡迎客人,那是他們這群小孩子最開心的時候,因為平時根本就吃不到肉!真有肉吃,通常都是過年過節或是有客人,不然就是……雞快死了。換言之雞的末日,卻是孩子開心的時候。羅美堯笑稱自己小時候吃了很多病死難,可見客家人節儉的個性。他表示,自己最客家的一點就是他本身真的是十分節儉!如果說是因為本身是客家人才節儉,他笑著說「倒不如說是本身成長環境造成的!」

  羅美堯在求學的過程中並不是很順遂,四年換了三所高中,第一年在桃園省立高中就讀,「就鄉下小孩嘛!不知道怎麼唸書,成績跟不上大家。」他半開玩笑地把成績不理想的原因推托說自己是鄉下小孩﹔接著是讀台北私立職校,「私校真的有差喔!怎麼念都是第一名。」說到這,羅美堯得意地笑著說。但念私校的花費真的十分驚人,為了省錢,每餐幾乎就是自己料理,他語重心長地表示「買現成的太貴了!自己動手做會省很多錢。」當時流行一種奢華的搭配吃法.「泡麵加上饅頭」,這得花費十六元,但他一餐通常具有十元能花,他表示這種奢華吃法,他只試過一次,說到這,他的神情洋溢著幸福,「那種沒錢的生活真的很辛苦!每天都得省吃儉用的,不過因為這樣,才會造就我現在如此節儉的個性吧!」羅美堯為自己的節儉歸納出這項說法。

  高中那些年在課業上的隨性,對他來說就如同是一種自我放逐,有一天他像頓悟似的,覺得自己該好好振作、認真念書,於是他就去職校學電工,之後又轉戰亞東工專學紡織機器,這些在當時都稱為「西洋工業」。但在亞東那幾年他並不是很快樂,每次跟紡織機器的接觸,他都覺得好無趣、好生疏,他明確的知道,他不屬於這裡,這裡並不適合他。「入錯行了!」羅美堯一語點出他當時的想法,但因為紡織的關係,他在成衣廠認識了他太太。最後他在中原大學念室內設計,由於是自己喜歡的科系,念來得心應手,成績相當不錯,畢業後他繼續在這方面實習,隨後也到營造廠工作,但不久就對工作漸顯疲憊,直到二〇〇〇年父母親過世,使他決定回到老家,整頓父母留下來的那塊地,緊接著開始營運咖啡店。

溫情老街期待觀光人潮

  從小時候就在湖口老街長大的羅美堯,談到湖口老街,他立刻開心地笑了。他表示幾乎大家都知道彼此誰是誰,過到任何事情也會互相照應,一旦出現陌生人,大家都會習慣性探出頭來看是誰,主動去詢問。在這個小地方,大家都很熟,有任何八卦,一下子,街頭巷尾大家都會知道。

  「現在湖口老街要發展成觀光模式,對於這點你覺得?」「我們都準備好了!」羅美堯給了這樣的回答,他的意思是,老街所有的店家都準備好等待觀光客的來臨,相較於深坑、三峽那些著名的老街觀光景點,湖口的觀光人潮並不是十分多,羅美堯希望觀光人潮能再多一點點,但只要再多一些就夠了,因為一旦人潮多到像其他著名老街那樣多的話,湖口老街的服務品質會下降,反而會失去它的觀光價值。

用客家話念易經 更有韻味

  「我是客家人,我說客家話,就這樣子。」羅美堯明確表示自己對客家身份的認同。談到客家話,羅美堯自豪地說,客家話是十分優美的語言,同樣的詞可以有很多種說法,而不同的說法所代表的意思都不太一樣。同時,客家和閩南話有些地方還挺相似的,語言本身就是地方性的互相影響,跟現在的適用國語相比,閩南和客語有趣多了,「國語是很基層的語言,大家都會嘛!本身的變化也比較單調些。」羅美堯提到在念書期間,他印象很深刻,在念到《易經》時,他發現用客家話或是用閩南話去讀課文,遠比用國語唸還順口。

    不只是《易經》,很多古文都是用閩南話或是客家話去朗誦會更有韻味,一些特別的用宇遣詞如果用閩南話或客家話詮釋,那感覺更接近古中原時期。他笑著解釋在中國古老朝代,閩南話與客家話有許多很經典的俗語,無法單單靠閩南話轉國語或是客家話轉國語直接表達,有很多四字文謅謅的成語,沒有閩南話和客家話俗諺來得貼切。同時,羅美堯表示,在國語的世界裡,閩南話和客家話很多會直接發音或是取諧音來達到語言轉化的效果,像是台語發音的「當選」翻成國語是「凍蒜」,從字面上來看完全沒那個意義,只是空取諧音罷了。

記者 陳文玲
來自煙雨朦朧的基隆,但是有別於家鄉的陰沉天氣,個性樂觀開朗,積極進取。 喜歡讓人開心的事物,也希望將開心帶給身旁的人。   喜歡用文字紀錄生活,聆聽別人的故事,是豐富自己人生的速成法, 因此,記者這條路是走定了!   來吧~Fighting~  
記者 陳文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