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期

「戲」笑怒罵 品味人生舞台

演員一定有著多重人格,不然無法詮釋好不同的角色,演什麼像什麼,都是要先做好功課,沒有人是天生優秀的演員。但在真實世界的每個人,其實都是演員,舞台上的幕永不會落,每分每秒都在上演屬於自己的戲碼,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戲」笑怒罵 品味人生舞台

記者 陳文玲 文  2010/10/31

當舞台燈亮起,那一刻開始,台上演員就是最耀眼的「新星」。(照片來源/松山高中調戲坊)


「啪一聲,舞台燈落下,全黑的空間頓時塞滿了光亮。然而,舞台燈再亮也蓋不過舞台上演員更耀眼的光芒,spotlight打在演員身上,台下所有觀眾的目光跟著台上演員打轉,演員用盡全力地發揮自我,回饋給觀眾。這是一名演員的權力,也是義務。

 

「舞台上的演員是沒有隱私的,你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而在台上每個動作都要有意義。你得清楚每句台詞的涵義,而不是直觀的表達,自己咀嚼過後才能完整地將角色詮釋。舞台是很危險的地方,不能抱著玩玩心態在台上胡鬧。即使是鬧劇一場,也要亂中有序。」這是每次上台前,自己會在心中默念十遍的「上台前需知」。

 

第一次的舞台經驗在高中。高二有個好友是戲劇社社長,劇本《紅貓城》已通過第七屆「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的初審,但是好劇本卻缺演員。當時抱著「好像很有趣兼好友有難當然是要兩肋插刀的心態」,挺身相助。卻沒想到就這樣陷入舞台劇的世界,愛上了演戲。

 

第一次的舞台劇,像個孩子,什麼都覺得好新鮮,劇本、服裝、化妝、道具,這些都是以前從未接觸過的事物。但日子久了,排戲卻成了壓力,每週的表現不如預期,台詞、動作、聲調、跟其他演員對戲的交流細膩度,太多的東西要考慮,造成自己無法詮釋好戲中的角色。當時飾演一名憂國憂民的貓王子,以女性的身分去詮釋一個王子本來就不易,何況還是一位貓之國的王子!憂國憂民這個偉大的情操,更不是我曾有過的情緒。

 

 

和其他演員對戲的交流細膩度不是一件容易掌握的事情,除了動作還得藉著眼神演出王子和父王之間的親情之愛。(照片來源/松山高中調戲坊) 

 

每週搭車從基隆到台北,這一路上看著車外,行人來來往往,浮現在腦海中的不是台詞,而是一連串的疑問句:「好可怕,搞砸整齣劇怎麼辦?一切的努力值得嗎?」太多的不確定和沒自信,總是讓自己陷入低潮。但是導演和夥伴們總是會互相鼓勵,大家一起想辦法,給了我自信,但卻也讓我更害怕!我想回應大家的鼓勵,同時,更怕自己無法突破,有個幽暗的想法一直在我心中揮之不去:「一切都只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這一切是否值得呢?」最後,淡水演藝廳的幕降下,觀眾如雷的掌聲,我得到答案:「值得」。

 

大學一年級的新生戲劇比賽——校長盃,飾演一個小配角。不像之前角色那樣的吃重,但很神奇的是,卻從中學習到另一種表現方式。因為台詞不多,所以更要好好把握住上台短短的幾分鐘,把排演的東西一次展現出來。小配角不像主角得扛起整齣戲,所以詮釋這樣的角色時,格外輕鬆。小配角通常是甘草人物,負責連貫整場戲的發展,不然就是舒緩戲中緊張氣氛,總是讓人會心一笑,雖然大家通常會聚焦在主角們的對手戲,小配角的戲份少,就像平常跟我們擦肩而過的路人,我們很難記起那些路人的樣子,但如果他有特色,總是會讓人想多看幾眼。

 

待在戲劇社兩年,第一年公演擔任幕後工作──燈控,在燈控室鳥瞰舞台上演員的一舉一動,以一個旁觀者的身分去看戲劇演出;同時,自己也是掌握燈光的人,那感覺真的很奇妙,既是一個旁觀者又是一個干預者。以一種外來的方式參與整齣戲的進行,身體不在台上但自己控制的燈在台上,不同的燈光影響整齣戲的氛圍,藍光代表憂鬱、陰沉,紅光代表血腥、色情、戀愛;隨著亮燈的位置,讓大家知道焦點在哪,很自然地會將目光投注在亮光處。

 

  

既是一個旁觀者又是一個干預者,燈光控制著整場的氛圍,身為燈控覺的舞台有點朦朧,帶有點距離,但卻又一覽無遺。(攝影/陳文玲)

 

第二年公演擔任女主角──瑪麗,比起以往的角色,這角色不僅吃重,還是整齣戲的關鍵。第一次演舞台劇不用在台上進進出出,因為這齣戲裡頭我一直站在台上。比起之前的戲劇經驗,這次學到的比以往更多。

 

「你最討厭的人,你一定最了解他!因為妳會避免自己跟他一樣嘛!」我永遠記得舞監對我說過的這句話。當時在排戲的時候,我大喊說:「這角色跟我超不像!我演不出那種嬌縱大小姐的感覺!」沒錯!我很不喜歡那種有公主病的大小姐,可是我的角色就是一位千金大小姐,我一直沒辦法演出那樣的感覺,因為打從心底就不喜歡這樣的角色。但是,舞監的話著實點醒了我,「因為最討厭,所以最了解」,我其實很清楚地知道怎樣的形象是這角色要的。收回排斥的心態,我用另一種角度去看這樣的人,讓自己習慣那種人格特質,漸漸的,抓到角色的感覺。當我完全進入角色的時候,身旁朋友開始受不了,他們無奈地看著我說:「你可以不要再這樣嗎?」

 

指導老師要我們分析台詞,不是只看字面的意義,必須細部的去分析每個「詞」。像是,已經長大要嫁人的瑪麗,但爸爸還是會叫自己是「小矮胖」。我當時一看到劇本,不禁噗哧一笑,因為覺得這詞實在是太可愛了!但是,如果是自己被那樣叫,感覺一定超難過,有哪個女生喜歡被說是又胖又矮?當下我直觀的把不滿的情緒演出來,老師也沒說這樣的表演方式不好,他只對我說:「小矮胖這三個字要拆開,分別去看『小』、『矮』、『胖』,妳現在是亭亭玉立的小姐,妳不小了啊!現在的妳,長高了不再是以前爸爸心中的小女孩。胖?妳長那麼漂亮,又是個小姐,對自己的外型一定很重視,怎麼會胖呢?」當下我才明白,我太直觀的去看劇本,而忘記思考台詞和角色之間的細部關係,瑪麗不喜歡爸爸叫自己是「小矮胖」,是一種孩子長大,想擺脫父親對自己既定兒童形象的抗爭。她要爸爸知道她長大了,不再是以前那懵懂無知的小女孩。

 

喜歡演戲,落幕時,觀眾如雷的掌聲,很虛榮,讓我覺得這一切很值得。

喜歡演戲,誇張角色性格的演出,其實是讓自己情緒有個發洩出口的管道。

喜歡演戲,從角色可以體悟到更多不同的看事情角度,讓自己變成更富有的人。

 

 

不管是哪一次的演出,大家一起為了一齣劇努力的團結精神,才是我喜歡演戲的最主要原因!大家一起哀嚎劇本超難背、一起同台飆戲大罵對方、一起排完戲後聊天吃宵夜、一起嘻嘻哈哈讓氣氛變的超歡樂,這些準備過程的心酸血淚才是一輩子都難以忘懷的美好。觀眾掌聲拍得再久也敵不過這些回憶,排戲再辛苦都是種甜蜜的負荷,大家互相打氣關心,夥伴們之間的羈絆,讓人想到都會覺得心暖暖的。

 

       

手牽著手,夥伴們的羈絆讓人覺得窩心。(照片來源/松山高中調戲坊)   

 

 

演員一定有著多重人格,不然無法詮釋好不同的角色,演什麼像什麼;都是要先做好功課,沒有人是天生優秀的演員。但在真實世界的每個人,其實都是演員,舞台上的幕永不會落,每分每秒都在上演屬於自己的戲碼,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人生中會有好多次「我的第一次」,如同我高中時代第一次的舞台劇──紅貓城,一開始興奮期待,中途遇到了難關,但總有辦法可以解決。你也會有當小配角的時候,但別忘了就算是小配角也要當個有特色的路人,在台上就該發光發熱。你也會是幕後人員,像是旁觀者但其實也是個參與者,即使不像台上的演員可以被大家看到,你的工作卻十分重要,少了你那氛圍就營造不出來。總有一天你會是主角,當下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機會,讓大家看到你準備就緒的那一面。不管是哪一種角色,都需要全力以赴,當自己真的不行的時候,身旁夥伴們的鼓勵總會讓人又再次提起了勁,有了力量能夠繼續撐下去。

 

不要以為自己很強,

幸運的是,

有一群人是超級無敵強大的後援總在我身後。

 

 

一定要細細品味自己的人生,用各種不同的角度,「人生」這齣戲的劇本是由你自己寫,劇本的每個字句,都該好好品嘗,好好享受這個舞台吧!

 

  

你會用什麼表情去面對你的如戲人生呢?(照片來源/陳祐元)

記者 陳文玲
來自煙雨朦朧的基隆,但是有別於家鄉的陰沉天氣,個性樂觀開朗,積極進取。 喜歡讓人開心的事物,也希望將開心帶給身旁的人。   喜歡用文字紀錄生活,聆聽別人的故事,是豐富自己人生的速成法, 因此,記者這條路是走定了!   來吧~Fighting~  
記者 陳文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