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期

觀光矮靈祭 媚俗化祭典

眾多原住民文化中就屬賽夏族的矮靈祭最神秘,眾說紛紜的矮靈鄉野傳說,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你知道矮靈祭的由來嗎?如今,神聖的祭典變成商業觀光化......

觀光矮靈祭 媚俗化祭典

記者 陳文玲 報導  2010/11/28

大家想像中的祭典是眾人普天同慶還是莊嚴肅穆的神聖儀式?(攝影/陳文玲)


灣種族多元,各族群皆有屬於自己的傳統文化,其中原住民文化獨特且帶有距離的神祕感,讓人好奇。每當賽夏族的「矮靈祭」時間一到,總是吸引大批好奇的遊客、田野調查學者、人文攝影者湧入祭場一窺究竟。

新竹五峰鄉(北賽夏)和苗栗南庄(南賽夏)地區的賽夏族人,每兩年一次小祭,十年為一大祭,在今年十月份開會決定舉辦日期,十一月正式舉行「矮靈祭」,為期一週的「迎靈」、「娛靈」以及「送靈」,而今年祭典的時間為十一月十八日到二十四日,族人稱整個祭典活動為 「paSta'ay」 (巴斯達隘)。

 

賽夏族人身上的臀鈴隨著身體擺動而發出清脆的聲響,
壯年男子扛著寫有家族姓氏的肩旗,「娛靈」活動一整夜都不能停歇。(攝影/陳文玲)

 

「娛靈」是開放遊客參與的活動,遊客須先到祭堂繫上芒草,以保平安。賽夏族人穿上大紅條紋的傳統服飾,背著一幅臀鈴,隨著身體搖擺,臀鈴發出清脆的響聲,唱頌當年矮靈長老留下來的祭歌,並由男性扛肩旗,眾人手牽手,踏著整齊的步伐,維持漩渦狀的隊形,通霄達旦地持續娛靈舞蹈和唱頌祭歌。

「矮靈祭」不同於其他原住民的「豐年祭」、「打耳祭」、「飛魚祭」等是大家一同慶祝的祭典,「矮靈祭」是賽夏族人對矮人懺悔而舉行的祭典,所以整個儀式嚴肅且神聖。傳說中,矮人教導賽夏族人農業技術,但是矮人好女色,總愛調戲賽夏族婦女,族人發現後大怒,將矮人們經過的獨木橋砍斷,矮人紛紛墜死河谷中,留下可怕的詛咒,之後賽夏族人農耕年年欠收,天災頻傳,為了祈求矮人們收回詛咒,並保佑平安豐收,賽夏族人在秋收後舉行矮靈祭。

因為「矮靈祭」是基於對矮人懺悔所舉行的祭典,所以整個儀式是神聖敬畏的,儀式的舞步沒有花俏的動作,主要是強調整體性的踏步,徹夜的歌舞維持著漩渦狀的隊形,其中漩渦狀的隊形是重現當時矮人墜入河谷的意象。

 

眾人通宵達旦跳著整齊的舞步,唱著肅穆的祭歌,
漩渦狀的隊形是對當時事件發生的追悼。(攝影/陳文玲)


走向商業觀光  祭典文化不再單純 

現任五峰國小校長的朱義德每次都會跟遊客說明「矮靈祭」的由來,他希望遊客上來先做好功課,知道是為了什麼而來,來到這裡要配合些什麼,不是抱持著看熱鬧、好玩的心態來參加「矮靈祭」這神聖的祭典,他神情嚴肅地說:「好奇不是壞事,但你要知道你來幹麻!」

環視「矮靈祭」祭場會發現原始文化不再純粹,周圍都是攤販,樹上掛著五光十色的霓虹燈飾,沿路掛著印有矮靈祭字樣的黃色燈籠,朱義德對此無法忍受,大喊:「你看那個燈籠根本就是客家廟會的燈籠,那樹上的燈很突兀,燈紅酒綠的,真的很格格不入啊!」

針對「矮靈祭」朝向商業觀光這現象,朱義德十分不以為然,他直言:「我真的很懷念 60 年代,現在很多我都無法認同,這是祭典不是豐年祭!以前才沒有那麼多燈,只有火把,那種神祕寧靜的感覺才是祭典,我超想把燈關掉,只要一秒鐘也好,至少大家會安靜,祭歌還有臀鈴的聲音就會很響亮!」朱義德懷念以往靜謐莊嚴的矮靈祭典,對於外人參與「矮靈祭」持反對意見,表示有外人就失去原味,一開始開放比較沒殺傷力,但是現在失血太多,要恢復成過去的樣貌,阻力很大。

此次「矮靈祭」的大會媒體發言人趙山河也緬懷起 60 年代的情況,當時「矮靈祭」是在上大隘,不像現在有那麼大的場地,也就沒地方可以擺攤,回憶起當時的狀況,他興致勃勃地說:「當時我們就帶著鹽巴、芋頭、小米、地瓜、火柴、鹹魚、自己抓的野生動物,狐狸、羌、飛鼠……以前簡簡單單啦!根本就沒有攤販。」

自從民國七十五年從上大隘遷到現今的「矮靈祭」祭場 ── 平石,場地變大,對外交通方便許多,但外來的遊客開始湧入,所帶來的問題總在每次的「矮靈祭」檢討會上一再出現。
  

遊客製造的垃圾,充斥在祭場,要如何維護環境整潔是族人們的困擾。(攝影/陳文玲)
 

垃圾、鬧事頻傳  祭典變調 

「不管哪裡都一樣,有人就有垃圾。」趙山河首先點出垃圾過多的問題,往年都會放置垃圾袋,但效果不彰,每當祭典結束,祭場變成一整片垃圾海,他無奈地說:「放垃圾袋根本就沒用,大家懶得走過去丟!」現在的做法是派人定時清掃,期望可以改善垃圾充斥的問題,至少最後整理的時候不會像以往堆積了好幾天的垃圾。

有人打架鬧事亦是讓人頭痛的問題,因為以前只有賽夏族人沒有其他外人,大家都專注在祭典上,在祭場只會聽到莊嚴的祭歌還有響亮的臀鈴聲,「閒雜人等一多,大家又喝了酒……」趙山河回憶起之前最誇張的事件:「前年詹縣議員差點被打,就為了要勸架。」另外,破壞汽車玻璃像是例行公事般地每次都會發生,單純的祭典變調,還得請警察來維持秩序。

遊客所帶來的眾多問題,使得開放給遊客參與祭典不免備受爭議,但由於現今政府一再強調文化創意產業,用文化創造財富,讓它成為一種有價值的商品。政府是促使「矮靈祭」成為觀光點的推手,在手冊、海報上看到主辦單位是新竹縣五峰鄉公所,賽夏族人以新竹縣五峰鄉文化藝術協會的身分露臉,掛的頭銜只是承辦單位。政府出錢讓「矮靈祭」變成一種文化產業,手冊上自然標上相關公家機關為主辦單位或是協辦單位。

 

祭場周的擺攤,為賽夏族人帶來觀光收入,讓人感到濃厚的商業化氣息。(攝影/陳文玲)

 

促進觀光帶來商機,民眾也感受到「矮靈祭」濃厚的商業化,第一次到場參與的遊客林勁辰表示,當初跟他接洽的人,雖然住在祭場,也知道「矮靈祭」要怎麼配合,但對於祭典本身的傳統,不曉得是否真的熟悉,「矮靈祭」似乎被包裝成為一種商品。
 

尊重祭典文化  心態必須調整

「矮靈祭」趨於商業化的現象,從事原住民文化工作的廖賢德表示這是一種「趨勢」,年輕一代的對於早期的狀況不懂,新一輩的年輕人他們一開始接觸的「矮靈祭」就是現在這種模式,也就不會想恢復傳統。身為年輕一代的賽夏族人趙珮茹露出甜甜的笑容說:「祭典就是要開心,人多才熱鬧。」

除了一般從山下特別開車上來的遊客,亦有住在五峰鄉附近的泰雅族人。自己曾在九族文化村從事原住民舞蹈表演的阿妹興奮地說:「我自己也有跳過矮靈祭的舞,現在可以看到完整版的,來這就像是朝聖一樣!我們表演的時候,只有跳迎靈的部分,畢竟還是要尊重他們,矮靈祭的舞不是誰都能跳!」從她口中聽到她對於「矮靈祭」的尊重。

 
 
手持相機欲捕捉珍貴畫面的遊客,在矮靈祭祭典中十分突兀。(攝影/陳文玲 
 

要回復以往的「矮靈祭」,的確有難度,已經改變多年的事情,不可能一下子又再次回到過去,族人大多習慣目前「矮靈祭」的形式。綜觀反對派不滿外人一同參與的原因,是因為遊客多抱著獵奇的心態參加「矮靈祭」,倘若能尊重當地文化,且了解祭典典故,自然會以嚴肅的態度去看待這神聖的祭典,也就不會亂丟垃圾、打架鬧事。

商業化的「矮靈祭」仍保留既有形式,不然也不會有人願意大老遠冒著山路的危險為了祭典的神祕而來。文化交流不是件壞事,但是人們的心態必須要調整,「矮靈祭」是莊嚴肅穆的祭典,而不是商業化的觀光區。

記者 陳文玲
來自煙雨朦朧的基隆,但是有別於家鄉的陰沉天氣,個性樂觀開朗,積極進取。 喜歡讓人開心的事物,也希望將開心帶給身旁的人。   喜歡用文字紀錄生活,聆聽別人的故事,是豐富自己人生的速成法, 因此,記者這條路是走定了!   來吧~Fighting~  
記者 陳文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