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期

我願做你的橋 讓你走過

像惡水上的大橋, 我將伏下,讓你走過。

我願做你的橋 讓你走過

記者 王升含 文  2011/04/03



2009 年在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舉辦的「第二十五屆全美搖滾名人堂紀念演唱會」,
演唱者為 Art Garfunkel,後為布魯克林大橋之照片。(圖片來源/YouTube 截圖)

 

2009 年,第二十五屆全美搖滾名人堂紀念演唱會上,D大調的下行切分音和旋響起,麥克風傳來一陣熟悉的輕柔嗓音,畫面出現一個年屆古稀,頂著蓬鬆捲髮,身著花襯衫的歌手,後方的大螢幕投射上夜晚的布魯克林大橋。Art Garfunkel 咬牙切齒地用他純淨空靈的聲音,唱出 30 年前讓他和 Paul Simon 紅遍全球的經典名曲,惡水上的大橋(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當你疲憊不堪                  When you’re weary
被自卑佔據                      feeling small
當你眼匡泛滿淚水          When tears are in your eyes
我會來擦乾它們              I'll dry them all
我一直在你身邊              I’m on your side
不管生活多麼艱困          Oh, when times get rough
大家又都棄你而去          And friends just can’t be found
像惡水上的大橋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我將伏下,讓你走過      I will lay me down

 

最成功的專輯 卻讓兩人分道揚鑣

1969 年,Garfunkel 和 Simon 認識逾 20 年。這兩個幼年即相識的鄰居,是朋友、同學、事業夥伴,卻也是全世界最愛鬧分裂的二重唱。花了兩年,預定要錄十二首歌的專輯,也因雙方異議僵持不下,改為十一首歌。千呼萬喚始出來《惡水上的大橋》,成為 Simon & Garfunkel 最成功的一張專輯,共拿下六座葛萊美獎,卻也是日後兩人分道揚鑣的導火線。這歌詞,唱來諷刺:

當你沉悶頹廢                  When you’re down and out
獨自流落街頭                  When you’re on the street
夜晚無情地向你撲來      When evening falls so hard
我會紓緩你的一切          I will comfort you
為你承擔                          I’ll take your part
當黑夜籠罩                      When darkness comes
讓你痛苦不堪                  and pain is all around
像惡水上的大橋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我將伏下,讓你走過      I will lay me down

 

 

細膩深情 旋律如畫歌詞如詩

歌詞從悲壯的降 E 調展開,在「疲憊不堪」、「頹廢」之處,音符由高轉低,為虛弱無力的心情再覆上一層愁雲慘霧;「自卑」、「流落街頭」時微妙的轉音,細膩地刻畫了一個人失去信心時,如何像洩了氣的輪胎,無緣無故就被自己擊垮;被拉長的「眼淚」和「夜晚」,暗藏小調的憂愁,延續了失意的畫面;但「我會來擦乾它們」、「舒緩你」又回到以本音 E 結尾的大調旋律,彷彿是來自唱者的保證,保證一切都會過去,一切都會變好。進行至「我一直都在你身邊」、「為你承擔」時,鋼琴伴奏漸漸變強,音群也變得較為繁複;接下來至複歌前的兩句,像是為「我將伏下」的犧牲做準備,篤定地立下將一路挺你到底的誓約。其中,唱到Bridge(橋)時,Garfunkel 特意強調尾音和下一個字母 over 的連接,好似橋的兩端如何緊密穩固地黏著於河岸上,讓受阻的人安心踏過。
 


這是兩人(主唱:Art Garfunkel,合音:Paul Simon)預演時的情況,
可以從麥克風故障(Garfunkel:「Paul's mic」,意指 Simon 的聲音被蓋過去了/
Simon:「Where's my mic?」,不開心自己作詞作曲的歌,讓之前獨唱的 Garfunkel
搶了風采)的片段,看出兩人之間的緊張關係。(影片來源/YouTube)

 

沒有憤怒和激情 只有橋的沉穩堅定

〈惡水上的大橋〉一曲的發行,適逢美國的激情年代。在其他年輕學生忙著組成極左派激進組織 Weather Underground 的同時,Simon & Garfunkel 把由對外在暴力的抗爭,轉換為內省榨出的矛盾和憂慮。1969 年,一批明星共同錄製 Songs of America 電視單元時,〈惡水上的大橋〉就因內容不夠「反越戰」,而遭電視台贊助廠商威脅撤銷經費補助。沒有充斥憤怒、吼叫的街頭遊行,也未沾染烏茲塔克的萎靡性愛、毒品,〈惡水上的大橋〉靜靜地、用力地,沉澱為了愛和友誼做出的承諾:

啟航吧!女孩                    Sail on, silver girl
趕緊向前划                        Sail on by
你發光發熱的時候到了    Your time has come to shine
快追隨夢想的步伐吧        All your dreams are on their way
看它們多麼耀眼                See how they shine
如果你需要朋友                Oh if you need a friend
我就在你後方                    I’m sailing right behind
向惡水上的大橋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我將伏下,讓你走過        I will ease your mind

女孩的出現,為歌曲添加了愛情成分。文本和旋律的配合,迸出黃鶯啼叫的雀躍。尤其 2002 年 Johnny Cash(主唱)和 Fiona Apple(合聲)合作的版本中,Apple 在「看它們多耀眼」後,加了一句「真是美麗極了(It’s beautiful)」,為歌曲注入了更多女人韻味。

Garfunkel 的詮釋,除了一貫的晶瑩剔透唱腔外,「我會來擦乾它們」處俐落溫柔的上拉八度、副歌的鏗鏘深情,是平常不易聽到的。Simon 伴唱時,雙手飛舞如作弄行雲流水,來回穿梭於隱形的琴鍵上,敲打著他發自內心的和弦。左邊站有高亢的主旋律,右邊伴著低沉穩重的合奏,在隔了好幾度的音符間,有一股堅定的意志拉扯、懸掛著 Simon 和 Garfunkel 無懈可擊的默契和共鳴。重複後,有了打擊樂的加入,更深刻補強了「我將伏下,讓你走過」的允諾。

 

不同人生道路上 橋永遠是不變的聯繫

1971 年,團體解散。Simon 專致於歌曲創作及演唱,Garfunkel 則影歌雙棲。此後每十年,兩人會再一同辦一趟巡迴演唱會,然後再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他們好不容易靠著這首用愛和關懷搭出的橋,達到歌唱事業高峰,卻眼睜睜見著彼此的摩擦產生越來越大的縫隙而崩裂。當玩世不恭的 Simon 和著深情忘我的 Garfunkel 時,私人對於現實的情感是否凌駕於歌曲的藝術要求之上?他們是以想做為彼此生活上的依靠,在吟唱「像惡水上的大橋,我將伏下」,嗎?或是他們早已麻醉於文本本應激盪出的搖曳,轉而開始追求純粹成熟的音樂漣漪?
 


〈惡水上的大橋〉收錄於兩人的同名專輯,是他們歌唱生涯中
最成功的一張唱片。(圖片來源/網路)

2007 年,在美國國會圖書館Gershwin 音樂獎頒獎典禮上,受表揚的 Simon 用「my dear friend and partner in arguments(我親愛的朋友,和總是與我爭論不休的)」,介紹將與他一同演出合唱的 Garfunkel。兩人的交情、衝突,一語道破。他們唱、他們愛、他們恨、他們妒忌,但他們始終扶持著、支撐著。就像歌曲本身,你需要安慰,我給你;你想要肩膀,我讓你靠;你覺得自己該展翅了,我在下面扶著你以免你跌跤。Garfunkel 和 Simon 兩人歷經半世紀的相處,曾經分隔兩地,曾經無法同台,但依舊是默不吭聲地譜出多少人迷戀沉醉的聲音。一座橋,能讓你從這兒去到那兒;他倆之間搭出的橋,讓這兩個才子尋尋覓覓來來回回穿梭不息。

若你曾經在入秋的夜晚,一個人漫不經心地被黑夜吞噬,含嚬欲語聲先咽,卻苦無人訴說,覺得世界離你而去,覺得你永遠到不了心知所嚮……那麼你應該撇開一切猜疑算計,好好把自己埋在 Garfunkel 和 Simon 最激昂,卻永遠、永遠帶著純潔的音樂裡。讓歌聲,做你惡水上的大橋。

記者 王升含
      喜 歡 李 商 隱 、 泰 雷 曼     席 勒 、 大 衛 林 區     s t r a w b e r r y   s h o r t c a k e s     和 無 傷 大 雅 的 尷 尬          
記者 王升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