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期

Suming舒米恩 唱所欲言

圖騰樂團主唱Suming以阿美族語創作個人專輯, 憑藉著《Suming舒米恩首張個人創作專輯》,入圍第二十二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從他的歌詞、旋律創作中看到原鄉的樸實風貌,也看到音樂的本質——唱出自我。

Suming舒米恩 唱所欲言

記者 陳文玲 文  2011/05/29

 

圖騰樂團主唱Suming以阿美族語創作《Suming舒米恩首張個人創作專輯》,清新的專輯封面設計,讓人感受到回歸原始的純粹。(圖片來源/舒米恩個人網站)

流和非主流界線一直都是曖昧不明,躍入主流是否就會流失自我,而到底真實的自我又是什麼?在現今商業掛帥的流行樂壇,歌手們通常得服膺於唱片公司,而無法「唱」所欲言。Suming以阿美族語創作個人專輯,歌詞、旋律都是來自原鄉的樸實風貌,從歌曲中看到音樂的本質——唱出自我。

 

鍍金之後 非主流音樂仍然寂寞

第二十二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在5月13日出爐,Suming憑藉著《Suming舒米恩首張個人創作專輯》,入圍最佳原住民專輯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Suming入圍兩項原住民獎類,而以語言做為分類的獎項增設方式曾在2007年受到爭議,最佳客語歌手獎和最佳專輯獎的得主林生祥在頒獎典禮婉拒受獎,林生祥表示,金曲獎獎項應以音樂類型區分,而非以族群語言來分類。

而如今,金曲獎的增設方式仍未改變,以語言分類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客家和原民文化,但這樣只是以政治思維做為藍圖發想,並沒有以文化傳播做為基石,也沒有以族群角度做為鋼筋固定,施工建構出來的是看似理想的保守態度。

客家和原住民音樂在頒獎夜看似獲得正統地位。但是其他364天,在主流媒體中缺席的寂寞日子,只有頒獎夜那一晚的關注是不夠的,金曲獎之後,非主流音樂仍然寂寞。

 

融合各式風格 唱出生命體驗

對於懷有創造理念的音樂人,有音樂陪伴的日子就不會孤單。Suming以自我生命歷程為創作出發點,以音樂唱出自我。2010年發行的《Suming舒米恩首張個人創作專輯》共包含十一首歌曲,Suming包辦詞曲創作和專輯製作。其實Suming在樂壇已打滾多年,於2002年成立圖騰樂團,他負責主唱、直笛、手風琴、吉他,並且擔綱樂團的創作、行政及美工等工作。圖騰樂團融合原住民吟唱、雷鬼、bassa nova、嘻哈饒舌、金屬搖滾、民謠等風格,於2005年獲得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大賞,並曾入圍兩次金曲獎最佳樂團。

而《Suming舒米恩首張個人創作專輯》延續圖騰樂團的樂風,傳統吟唱融合了電子音樂,從世界音樂到民謠搖滾,截然不同的曲風皆涵蓋在內。然而為了配合華語市場,唱片公司曾要求Suming,這張專輯必須有國語歌,Suming直言:「以外國專輯去思考就沒這個問題,法語專輯會特別去錄一首國語歌嗎?」不過,為了讓聽眾了解歌詞意涵,專輯的歌詞本除了阿美族語,還特地翻譯成中、英、日等3國語言。

〈年輕人〉這首歌的MV清新自然,身穿傳統服飾的部落青年,跳著融合時下流行舞步和原住民傳統的舞蹈,不管是聽覺或是視覺令人感到耳目一新。(影片來源/youtube)

專輯前半段歌曲輕快的旋律加上正面積極的歌詞,讓人感受到原住民樂觀的天性。其中〈年輕人〉這首歌的MV由紀錄片導演陳龍男掌鏡,Suming的家人與二十多位部落青年身穿傳統服飾入鏡,舞蹈方面除了傳統舞蹈還融入時下最流行的〈Sorry, Sorry〉、〈Nobody〉及麥可的舞步。觀眾們對此MV褒貶不一,眾人沸沸揚揚討論何謂原住民文化,穿著傳統服飾唱唱跳跳就代表原住民?觀眾期待看到更多不同的原住民意象;也有人認為這樣簡單的MV是股清流,自然隨性的風格讓人感到很自在。

後半段歌曲帶有鄉愁和省思自我的意味,〈鈴鐺〉這首歌名是指Suming母親給他的鈴鐺,歌詞內容提到家鄉產的sama'和tatokem兩種野菜,此歌曲紀錄他的生活經驗。而MV拍攝的內容涉及探討母語傳承和巴卡路奈(中文譯:青少年訓練營)被長者認為沒必要,長者質疑Suming籌辦巴卡路奈的經費,甚至直言:「只有窮人才會籌錢!」從中看到Suming和族中長者緊張的關係以及實踐理想過程中孤獨的一面。

〈鈴鐺〉一曲較為哀戚,MV所要傳達的是關於母語傳承以及Suming和原鄉長者們之間的緊張關係。(影片來源/youtube)

這兩首歌的MV所呈現的原住民意象十分不同,前者樂觀積極,後者帶有悲情的族群色彩。而一般大眾對原住民音樂的想像,不外乎是樂音高亢,認為原住民歌手有著音域極廣可飆高音的「鐵肺」,並天生就有擁有可九彎十八拐的高難度歌唱技巧。但其實原住民音樂唱的就是自己的生活,而他們的生活跟大家一樣,有喜有悲,不只有單一面像。

 

非主流音樂 閃耀國際舞台

現今主流價值觀所呈現的原住民音樂是眾人的既定想像,而媒體報導、唱片公司、政府政策更是再一次強化的原住民刻板印象,原住民成為被戲謔,做為娛樂效果的角色。

在台灣,原住民音樂很少擠身主流,但卻在國際上大放異彩,專輯中〈歡樂飲酒歌〉原曲是1996年郭英男的〈飲酒歡樂歌〉,該曲曾被德國Enigma樂團引用於亞特蘭大奧運主題曲〈Return to Innocence〉,使的原住民音樂受到注目,而〈歡樂飲酒歌〉由Suming的混厚音質和阿洛堅硬的女聲,搭配鋼琴伴奏,此曲為爵士曲風,讓人感受到輕鬆舒服的氛圍。


〈歡樂飲酒歌〉是阿美族的傳統歌曲,而〈祈雨的婦人〉此曲清新脫俗,背後則是描述一個阿美族傳統的故事:可憐的人跟天神祈求必會應驗,阿美族視老寡婦人是最孤苦伶仃的可憐人。因此遇到乾旱,只要是老婦人祈雨就會下雨。

《Suming舒米恩首張個人創作專輯》除了包含傳統,也體現了原住民以歌紀錄生活的民族性,〈美少女〉是首可愛俏皮的電音情歌,不斷詢問對方喜歡什麼,並趁機推銷自己,然而也從歌詞看到現在資本主義下年輕人的價值觀。「嘿~小姐!妳到底喜歡什麼啊?」下一句歌詞是「項鍊、戒指、黃金、包包、手錶」歌詞帶有反諷資本社會的意味。

 

用音樂傳唱族群記憶

Suming用音樂唱出自己所看到的生活點滴,另一方面也唱出對家鄉的思念。〈喔嗨洋〉持續唱著ho hay yan,這句話常被當作原住民的裝飾音,但其實是因為Suming記憶中的傳統歌就是那樣唱,從小就在那種環境長大,之後離鄉背井出外打拼,對於那樣的歌容易產生共鳴,是一種思鄉的情緒。
 

Suming的音樂帶有最原始的情感,時常在各地Live演出,深入一般大眾的聽覺,讓屬於原住民的歌一直傳唱下去。(照片來源/Suming的Facebook相簿)


以阿美族語做為專輯創作語言,Suming將與部落共生的生命體驗寫入歌中,對於原鄉自然地流露出情感,他所做的東西就是原住民,也就是他自己,帶有對於自我族群的認同和責任感。屬於部落的音樂符號,將在傳唱中保存記憶,並一直存在著。

Suming勇敢做自己的音樂,從他的音樂看到他想要表達的想法,縱使聽眾聽不懂歌詞的意思,但音樂是全世界的共通語言,聽眾能從旋律中跟他對話。Suming以歌聲呼喚更多唱自己歌的人們,音樂無國界,可以引領人們找到心中那條回家的路,也許這條路不會太順遂,也許得百轉千迴,就算環境對於原住民音樂而言還是有很多限制,但從Suming的音樂,看到他自我堅強的信念,以生活點滴為樂譜,唱出最真實的自我,這才是音樂的本質。

記者 陳文玲
來自煙雨朦朧的基隆,但是有別於家鄉的陰沉天氣,個性樂觀開朗,積極進取。 喜歡讓人開心的事物,也希望將開心帶給身旁的人。   喜歡用文字紀錄生活,聆聽別人的故事,是豐富自己人生的速成法, 因此,記者這條路是走定了!   來吧~Fighting~  
記者 陳文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