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期

花式調酒狂想曲 黎德鋒

今年剛升大一的黎德鋒外表靦腆,頂著高高的、微微挑染的頭髮,模樣和一般的大學新鮮人沒有甚麼不同。很難想像有著羞澀臉龐的他,在 2010 年內拿下了國內外三座花式調酒比賽冠軍和一個季軍。要稱黎德鋒是台灣花式調酒界的新興金童,一點也不為過!

花式調酒狂想曲 黎德鋒

記者 王升含 報導  2012/01/01

今年剛升大一的黎德鋒外表靦腆,頂著高高的、微微挑染的頭髮,模樣和一般的大學新鮮人沒有甚麼不同。很難想像有著羞澀臉龐的他,在 2010 年內拿下了國內外三座花式調酒比賽冠軍和一個季軍。亮眼出色的成績,讓他在2011年 10 月獲頒萬能科技大學的三十萬全額獎學金補助,外加一台筆記型電腦做為獎勵。要稱黎德是台灣花式調酒界的新興金童,一點也不為過!


踏實苦練 換來豐碩成果

「一開始進入花式調酒,是國中時被永平工商來學校招生的表演所吸引,所以進了永平後就馬上加了調酒社。」起先,黎德的父母對他每天放學都留校練習數個小時的行徑都不表支持,認為會影響課業且前途不受保障。不過,隨著升上高二的他漸漸練出成果,在比賽上開始有所斬獲後,父母反對的聲音也慢慢消失。「第一次比賽很緊張,技術和經驗也都不夠純熟。」到了第二(2009)年,也就是黎德高二的那年,他有了第一次比賽獲獎的經驗:在中壢中正公園 Barflair 花式調酒工作室所舉辦的比賽中奪得亞軍。
 


舞臺上的黎德自信滿滿,一口氣表演了近 10 分鐘的花式調酒,姿態帥氣、節奏流暢穩健。
(影片來源/YouTube)

「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每天都在學校練習五到六個小時,持續了整整兩個月。」穩扎穩打的練習,帶給黎德的不只技巧上的日漸純熟,還有與其他調酒社社員濃厚的革命情感。他們除了在基本技巧上互相督促,也會琢磨研發新的招式,以臻求比賽和表演實的創意程度。

所謂的基本技巧,包括鋼杯(類似一般手搖飲料店所使用的銀色杯具)和瓶子(即使用酒種的玻璃瓶)的拋擲,可以是「三拋」、「四拋」或是高拋(將其中一個鋼杯或瓶子拋往高處,等待其落下時再用手邊的其餘器具作發揮)。黎德比較擅長的部分是鋼杯,他投入地說道,「別人比較常用兩個瓶子加兩個鋼杯,我則傾向挑戰用一個瓶子加上五到六個鋼杯。一來可以凸顯個人特色,同時也會成為研發出新招術的動力。」


越挫越勇 持續向前邁進

獲獎無數的黎德並不是沒有發生過挫敗。他曾經在練習高拋時,不小心被下墜的瓶子砸重眼角,緊急送醫縫了六針。另一則讓他難過的事,則是2010年4月時,永平工商調酒社的指導老師,曾獲世界花式調酒冠軍殊榮的尤港仙,因工作時勸架反遭攻擊,不幸身亡。「他是台灣首屈一指的調花式酒師,十分年輕(尤去世時僅僅26 歲),而且放棄許多高薪聘請,到許多校園,將花式調酒傳授給更多學子。」尤港仙意外離去的消息,讓台灣的調酒界大感悲嘆,但並沒有澆熄黎德繼續進步、前進的熱情。

2010 年是黎德豐收的一年,他的得獎紀錄除了兩年舉辦一次的韓國 DIBC 亞洲區調酒大賽冠軍、日本沖繩國際花式調酒大賽亞軍等國際獎項外,更在國內的玓十屆杜康盃調酒大賽、大江盃全國調酒大賽、金樽杯全國調酒大賽,和北區高中職聯合飲料調酒大賽中獲得冠軍殊榮。除了琳瑯滿目的調酒比賽外,他和不論是高中或大學調酒社的社員,也常應邀至不同場合表演。「我們一年的尾牙大概會接四到五場,還曾經為副總統蕭萬長、交通部長毛治國表演!」雖然接獲政府機關之邀請,但國內外對花式調酒的重視程度仍相差甚遠:「國內外的待遇差很多,韓國那場比賽拿到了 10 萬元,台灣的一場卻只有 5,000 元。」


2010年內,黎德
幾乎橫掃台灣全部的花式調酒比賽冠軍。其他獲獎和參賽的人,
也有多位來自同一個學校的調酒社。(圖片來源/萬能科大官網截圖)

 

花式調酒在台 發展受限 

台灣在承襲大中華文化的脈絡下,輕易將「酒保」或其他從事與酒相關的行業看得低賤。其實,一名調酒師要會的不只是甩瓶子,還要懂得品酒、評酒,所以平時為了保護自己的味蕾,絕不能過度飲酒,並不符合一般人對他們每天都喝到醉醺醺的想像。另一個花式調酒沒辦法在台灣風行的原因,根據黎德的觀察,是因為當前年輕人不把「去酒吧飲酒,並藉著輕鬆氛圍調適心情」當做正當消遣,反而只喜歡去夜店亂喝一通,把自己灌到吐。酒吧的酒保必須在客人清醒的狀態下,將一杯調酒的調製、配方、色澤、口感精準掌握,並精采呈現,「但是在夜店裡,酒保只要負責一直倒酒,把客人灌醉就好,不需特別的技巧。」

民眾對調酒不那麼熟悉的另一原因,或許也跟沒有參與過調酒的歷史沿革有關。「調酒」(cocktail)一字的出現眾說紛紜,但大略可推至 18 世紀的美國,當時紐約一家酒館為招攬生意,用公雞尾部的毛(cock's tail)裝飾店面。一日,一位紳士帶朋友來喝酒,微醉中請女服務生上一杯酒,女服務生為了維護仕紳的形象,將多種酒混合、加了冰塊和果汁沖淡酒液,並隨手摘下一根雞毛貼在杯邊。紳士喝後大覺喜歡,日後便經常光顧並指名要喝「雞尾酒」。

此外,在美國的禁酒時期,許多人仍繼續以此法掩蓋利口酒(liquor,指由穀物釀造、酒精濃度偏高的酒類)濃厚,私自調製不至被查獲的雞尾酒。而台灣,則是幾乎要等到 1970 年代前後,西方世界的雞尾酒在因為毒品的風行而魅力銳減後的重受青睞,才慢慢開始流行起調酒。較短暫的歷史和人民的生活作息,都是調酒未能盛行的原因。


舞臺下的黎德鋒帶著幾分靦腆,與比賽、表演時帶著的狠勁判若兩人。(照片來源/王升含攝)

在中國,也出了一位令人驚嘆的花式調酒師鄭雯。今年 24 歲的她,17 歲時即拿下全國調酒冠軍,18 歲便開始在北京、杭州等地的學校授課。依鄭雯所說,她的學生中,「除了幾個成名的,更多人默默地在咖啡廳、酒吧工作,做著平凡而快樂的事情。[1]」這與成長於略同文化及價值觀下的黎德對未來的想法幾乎不謀而合:「會想要繼續練習花式調酒,也打算在酒吧工作,但一切不強求。」

如果哪天,你在台灣街頭的酒吧裡看到這個熟悉的身影,別忘了請黎德調一杯他個人最喜歡的 mojito(一種以蘭姆酒、蔗糖漿、萊姆果汁、蘇打水和薄荷調成的古巴調酒)以供享用。你將會得到的,除了味覺的甜頭、心情的緩衝、聽覺匡啷匡啷的瓶罐碰撞聲外,還會有一場炫目的花式調酒視覺饗宴!


[1] 此段訪談內容取自香港文匯報2011年12月29黃春宇記者的報導。

記者 王升含
      喜 歡 李 商 隱 、 泰 雷 曼     席 勒 、 大 衛 林 區     s t r a w b e r r y   s h o r t c a k e s     和 無 傷 大 雅 的 尷 尬          
記者 王升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