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期

美麗灣 美麗嗎

一片美麗的沙灘,靜靜躺在開發最少的台東海岸邊。近幾年來,政府單位不斷計畫甚至通過許多花東開發案,讓這片沉靜美麗的海灘,已經失去原本的面貌。取而代之的是,拔地而起的大型飯店、渡假村。這樣的做法,讓身為這塊土地的主人,決定不再沉默以對。

美麗灣 美麗嗎

記者 施勗皓 報導  2012/01/01

一片美麗的沙灘,靜靜躺在台東的海岸邊,那是台灣沿岸人為開發最少的地方之一。近十年來,這片沉靜美麗的海岸,因為花東地區發展條例的通過,以及不斷興起的花東開發案,即將失去原本的面貌。取而代之的是,拔地而起的大型飯店、渡假村。這樣的做法,讓身為這塊土地的主人,決定不再沉默以對。

位在台東縣卑南鄉富山村的杉原海岸,是阿美族原住民部落——刺桐部落的傳統領域,也曾經是杉原海水浴場的舊址。民國93年在政府的BOT案中,將此地交由德安集團,規劃開發為美麗灣渡假村,使得原本平靜的海岸,即將進駐大型的渡假飯店。這讓許多當地居民感到恐懼與不滿,因此由刺桐部落阿美族人開始,對此開發案進行「反美麗灣」的行動。在抗爭過程中,環保團體及部落居民多次向政府表達不滿的訴求,也依循法律途徑要求環保署對美麗灣進行環境評估。然而德安集團在環境訴訟敗訴以及環評無效的判決後,台東縣政府卻仍把建照與使用執照核發給美麗灣渡假村,因此美麗灣工程得以持續施工,直到2012年初即將接近完工。


潔淨的海水打在沙灘上,構成一幅美麗且讓人放鬆的圖,這樣的景象是否能夠再見到?
(照片來源/施勗皓攝)


誰看見傳統領域 

杉原海岸許多的部落族人及耆老進行漁獵及傳統生活的區域,面對財團在傳統領域中的開發可能改變傳統領域的面貌景觀,刺桐部落的居民林淑玲對此感到很悲哀。她表示雖然原住民族基本法(簡稱原基法)有明確定義傳統領域,但卻沒有實法的具體制約能力以保障原民權益,加上傳統領域的調查報告遲遲未公布,才會讓許多開發案佔據傳統領域。美麗灣渡假村公關室的邵守濬則表示,原基法公布是在美麗灣簽約之後,所以當初並不受原基法的限制。但是美麗灣也承諾未來在營運後,沙灘雖然由渡假村管理,但仍然會開放民眾自由進出,讓當地居民能夠繼續使用沙灘及海岸。

在美麗灣一案中,令更多人關心的就是環保議題,包括當地居民及各環保人士、團體,都在近年來陸陸續續加入抗爭的行動。美麗灣的開發案,除了造成傳統領域的變動以外,杉原海灣是重要的珊瑚礁保護區,擁有乾淨無污染的沙灘、海水及多種類型的珊瑚。大型建築物所帶來的廢棄物、泥漿,以及將來開放後眾多遊客可能帶來環境汙染,是諸多人士反對美麗灣最主要的原因。針對居民及環保人士以照片或報導的指控,邵守濬無奈地表示,許多照片或是傳聞並不像外界所說的如此。但事實的真相到底如何,必須有賴相關單位的檢驗及證明。


在沙灘上開挖出來的大型水泥塊,美麗灣表示這是舊海水浴場所留下的地基,並非施工廢棄物。
(照片來源/刺桐部落格)


公平正義抑或一意孤行

美麗灣的開發過程,曾經遭遇司法敗訴的判決,也曾被迫停工,但是政府部門卻讓美麗灣得以繼續開發。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局企劃課的王彥惠課員表示,東管處屬於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美麗灣開發案申請的執照為一般旅館,所以執照核發權在縣政府,東管處屬觀光局下部門,只能對觀光旅館的執照進行審查。在美麗灣一案中,東管處只能在說明會時,針對開發案的建築外觀、環境建設等提出建議,並無實際的執行權力。

林淑玲認為台東縣政府與美麗灣這樣的作法實在太荒謬,民國97年台東縣政府被判決應命美麗灣渡假村停止開發行為,成為台灣第一件勝利的環境訴訟案,然而司法敗訴的縣政府縱容財團任意開發,無視於司法判決,讓美麗灣到現在幾乎已接近完工階段。

對當地居民而言,美麗灣開發案的動工及營運,也分成支持與反對的兩種聲音。雖然開發案會對環境造成破壞,但是相對的卻能帶來更多商機及就業機會。邵守濬表示美麗灣承諾未來將提供百分之八十的就業機會給當地居民,同時也積極融入當地居民生活,希望能取得他們的信任與認同。然而這樣的說法卻也被質疑,所謂的就業機會是否為清潔工或基層工人等職位,而較高階級的職位仍然由外地人所掌握。另外許多族人外移到都市或西部工作,微薄薪水是否足夠成為吸引當地人回來就業的條件,況且在東部風景區的發展下,部落居民能夠就此衣食富足的案例又有多少,也讓居民不禁懷疑。


目前台東縣境內計畫中的開發案,密集程度以及鄰近原住民部落,是諸多開發案中很大的爭議點。
(圖片來源/東部發展聯盟)


台東縣政府觀光旅遊處管理科表示,台東正面臨經濟貧困的事實,每年約兩千人因謀生必須離開台東,造成隔代教養、單親家庭、中輟生等問題。要解決台東問題,必須透過發展產業來創造就業機會,才能提供民眾安定生活。但在發展產業過程中也要兼顧永續環境,因此會用嚴格的標準來監督美麗灣一案,也希望民眾以專業與理性的角度來共同監督美麗灣。然而對當地居民來說,台東縣政府的規畫是否真的能夠符合他們的需求,還是只是為了追求縣府及財團的利益,所作的單方面說辭,則須仰賴居民及民間團體的監督,讓政府單位如此「美好的願景」能夠付諸實現,而不只是空談。


在杉原海灘上,民眾及行動藝術家表達他們對美麗灣的不滿,遠方建築物即為美麗灣渡假村。
(照片來源/苦勞網)


花東淨土的發聲抗議

根據東部發展聯盟的統計,除了美麗灣一案以外,鄰近的杉原灣及都蘭地區仍然還有高達六個的開發案正在規劃中,而整個花東地區的開發案及觀光地徵收更是高達二、三十件。花東地區是主要的原住民人口分佈區,老家位於奇美部落的宋依婷表示,族人們很希望能夠增加就業機會但又不希望土地流於濫墾。她認為開發案是政府未真正透過了解原住民傳統其文化,就自認對他們帶來助益。對於原住民的傳統領域並未了解其背後隱含意義,因此容易在商業主義文化下,使得原住民傳統文化的內涵逐漸消失。

美麗灣開發案中台東當地居民的聲音,是透過結合環保聯盟、部落居民、原住民藝術家等各界長久的努力,才能夠被聽見。雖然美麗灣已接近完工,但是還有更多的開發案在花東地區蓄勢待發。林淑玲表示,無論最後抗爭的訴求是否得到回應,但她希望透過美麗灣的案例,讓更多部落民眾,如都蘭鼻、港口部落等正在面臨此問題的人了解,在面對政府及財團的勢力時,如何發聲、如何利用法律途徑,來爭取自己的權益。

開發案的爭議始終沒有停歇過,但政府與財團是否能夠執行對居民的承諾、尊重居民的意見;民眾是否能夠信任開發案帶來的利益與環境保護的諾言,是雙方在面臨開發案衝突時,最基本也是最困難的條件。

 
記者 施勗皓
沒想到這是一個沒有盡頭的路阿,如果走下去就要堅持到底了!
記者 施勗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