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期

昨日 微澀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難以言喻又過分巧妙。有人不斷地闖進你的生命,為你的青春激起許多燦爛的火花。一段青澀的青春中,有人長久駐足,也有人卻是短暫停留。

昨日 微澀

記者 廖敏廷 文  2012/12/02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難以言喻又過分巧妙。有人不斷地闖進你的生命,為你的青春激起許多燦爛的火花。一段青澀的青春中,有人長久駐足,也有人卻是短暫停留。


起始
在準備升上高二的暑假,因想要為了升學努力,放棄在管樂班的生活,並經由考試轉進學校的語言資優班。在進入新環境前,我便耳聞這屆語言資優班,是同學口中的恐怖班級,除了課業壓力很大,班上同學也分裂成諸多小團體,而且彼此之間都有強烈的攻擊性,除此之外,他們排外的情緒也很高漲。抱持著忐忑不安的心,進入新的班級,卻在新的開始中,遇見了他。

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流氓。理著平頭的他滿臉不悅地在上課前一刻走進教室,並坐在我的隔壁。看見身邊坐著這樣的人,我的神經緊繃到極點,深怕一個不小心得罪了身旁的危險人物。

一堂課過去,我與他沒有交談過一句話,當然也沒有任何的眼神交流,而就在下課前,老師宣布先按照現在的座位坐,等一段時間後再更換座位,這對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想到還要與身旁的流氓共度許多日子,我內心的惶恐不安與焦慮,不斷地湧上心頭,而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的恐懼中,他卻猛然地打斷了我的思緒。

他說:「哎,你今天還OK嗎?我叫OOO。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妳的。」

我默默的聽著這句話,傻傻地盯著他,這就是我們的開始。


綺麗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後,我才發現他的個性與外型完全不合:他的外表凶神惡煞,但個性卻憨厚的可愛。而他也實現當初的許諾,對我百般得照顧,除了帶著我認識班上同學,也在我與新同學都不熟的狀況下,不時說笑話逗我開心。下課的時候,他也願意陪我回舊班級去找以前同學。對於初到陌生地方的我來說,有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真的令人感動,也因此,他的地位在我心中逐漸地升高。

日子久了,忘了當初的不安,與新班級的同學也都相處融洽,但是他,依然是我在新班級中最好的朋友。曾經有人告訴我:「自從我轉進來後,他再也沒有遲到過,也沒有因睡過頭而翹課。」這些話似乎在暗示些什麼,但我不知道隱藏在話中的意思,我只知道,我與他之間除了友誼,剩下的,還有什麼?

在學校的日子,無論是上課還是下課他都陪伴著我,吃飯一起吃,午睡時一起聽音樂,就連已經換了座位的我們,也都不斷地在課堂上傳紙條。我與他的共同好友圈,都清楚我們的親密互動,但也從來沒有擔心我們的相處模式。

步入冬天,率先迎接的是我的生日。生日當天收到許多以前班級,以及新班級朋友的祝福,唯獨他什麼也沒有表示,連一句最簡單的生日快樂也沒有跟我說,就在此時,好友A告訴我,他從來不送人卡片或是禮物,因為他覺得很麻煩。我聽到之後感到有些失落,心想:竟然是要好的朋友,寫張卡片應該也不算過分吧?

直到放學,正準備跟平時一樣,和他說幾句話再離開,但又因為他對於我的生日沒有任何表示,讓我略感不悅,因此決定直接離開。這時,他忽然開口叫住我,但我卻因為不開心而沒有理他,他卻快步朝我走來,並伸手拉住我,而我因為被他拉住,只好不甘願地回頭。他從身後拿出一張卡片,並輕聲在我耳邊說:「生日快樂。」教室裡,只有我跟他,我看著他彷彿又看到第一次見面的光景,他帶著與當時相同的表情,遞出了卡片,而我只是伸手接過他的卡片,並緊緊的握在手中。

窗外學生熙來攘往,冷冽的空氣帶有濃厚的冬意,我與他就這樣倚著我們習慣的平衡生活,誰也沒有踏出一步改變現前的狀態。我們未曾發現,如此簡單又平靜的日子,正以我們為中心,逐步的瓦解。


陌路
高二上的學期末,語言資優班依照傳統,採取淘汰制度,把班級排名後面的學生踢除,讓外面班級的學生可以考進來。此時,我高一的同班好友花花轉進了語言資優班。花花的加入讓我相當開心,畢竟,可以與自己高一要好的朋友,繼續在同一間教室裡學習、討論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是一件令人雀躍的事。也因為花花是新進來的同學,我擔負起要在班上照顧她的責任,所以整個高二下,我在班上的時間多半是陪著花花。

我與他,卻在這樣的轉變裡,漸行漸遠。雖然,我也會趁著有空的時間去找他講話聊天,但他卻開始避開我,而在他身邊的人,也換成班上別的同學。起初,我對此狀況不以為意,仍然會在上課傳紙條給他,但他卻久久才回覆我一次。以往打掃時間,我們都會去找對方聊天或是去逛校園,在花花進來之後,他再也沒有來找過我。

有一次我問好友B:「以前的我們可以那樣要好,為什麼現在卻沒有任何交集?」好友B意味深長回答說:「因為妳都沒有陪他吧......」聽了這答案之後,我感到困惑,卻又沒有勇氣去問他,只能把這樣的疑問放在心裡。有時,我會在路上與他擦身而過,或是在教室中對到眼,當他看著我時,眼神中夾雜著的是我看不透的情緒,帶點陌生又熟悉的目光,而我們也就只是相望著,卻沒有人先開口說出:「你怎麼了?」

我為了往後不會為此事後悔、也避免失去一個朋友,於是決定在畢業前夕問個清楚,而當我問他:我們之間怎麼了?他卻輕描淡寫地告訴我:「什麼事也沒有。」我再度感到迷惑,既然什麼事都沒有,為什麼兩人形同陌生人?我再追問他有沒有其它的原因,而他選擇沉默。

之後,我們沒再說過一句話。


儘管靠得很近,相對的我們,心卻很遠。(圖片來源/女人,你可以不一樣)


終了

畢業,切斷了我們所有的聯繫,也切斷我們之間的牽扯,這代表我們之間真正的結束。大一寒假時,高中同學開始大量使用Facebook,開始積極搜尋以前的同學,並開啟社團讓大家能夠在網路上仍然保持聯繫,透過這層的關係,他找到我的Facebook。

寒假中的某一天,他用Facebook傳了一則訊息給我。

他:「我有話要跟你說。」

我:「嗯?」

對話框中傳來的內容,只有簡單的三個字,而這三個字道出了多少,我們之間的感情糾葛。「對不起」,看似有情卻又無情的一句話,其中參著他說不出的複雜情緒,而我只是盯著螢幕許久,終至語塞。

 

記者 廖敏廷
我是小敏, 咖啡與音樂上癮者。
記者 廖敏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