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期

長腳走過 豈止環遊世界

旅行的意義,是對現實的遠離,也可能是夢想的躍進,長腳背後的旅行動機,則是許多挫折累積成的人生機票。

長腳走過 豈止環遊世界

記者 聶薇庭 報導  2013/11/17

「所有旅行都是找到能量來逃避一些東西,用旅行釋懷一切。」

旅行的意義相當深遠,可能是對現實的遠離,也可能是夢想的躍進,人們嚮往海外的人文風情,想沾沾「洋墨水」體驗異地生活,然而長腳背後的旅行動機,則是許多挫折累積成的人生機票。糾結著異鄉情緒,六年前那分呼應著澳洲春暖花開的環球機票訊息,對比著臺灣老家橘紅的秋季,帶著二十四歲的勇敢闖蕩精神,一百九十公分高的林煌彬,取自台語「長腳」發音當作綽號,以Loca之名走遍前後長達三年的世界之旅。


巴拿馬當地人介紹牆上傳奇人物,也開啟Loca「流浪漢改造計畫」。(圖片來源/瘋狂長腳走天下

 

嚮往歐洲 最大的轉折

「如果你能選,你最想去哪裡旅行?」Loca一語揭開歐洲在多數人內心的旅遊價值。限時一個月的歐洲國鐵青年票,Loca乘著網狀鐵路,每天在不同的城市醒來,恰似美好的生活步調其實隱含著一整個月的孤獨奮鬥,「我這一整個月,幾乎是沒有跟人講到什麼話。」

每個景點短暫幾個小時的停留,忙著完成計畫上的拜訪步調,有時甚至連最基本的盥洗都無法完成,一個月下來火車搖晃的日子,身體的疲憊對比著窗外歐洲的美景,令他反過頭思考何謂旅行的意義。「沒有這個階段,就不會有這麼多現在的感覺。」Loca認為去了這麼多國家,發現它們有很多共同元素,也有值得觀察的地方,歐洲一個月來的旅途,一方面考驗身體的極限,一方面逆轉了未來對旅行的方式,也呼應了他旅行的背後故事。


在挪威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也看見了代表幸福的極光。(圖片來源/瘋狂長腳走天下
 

放下旅行前的包袱

許多人都夢想著環遊世界,但又是什麼原因讓Loca揹起行囊踏上漫長的背包客之旅?起自於從小在「數字」上的故事。

傳統社會價值觀的塑造下,對於成績相當優秀的學生而言,「考上台大當醫生」似乎是最令人憧憬的目標,小時課業表現突出的他,個性上結合了父親的善良木訥和母親的精明能言,在國小階段便規畫好人生的藍圖,Loca前途看似一片光明時,卻在考取高中遭遇頭一次的滑鐵盧,這次的挫折使他的信心落地,也偏離自己計畫好的人生航道,「自卑和自大就像兩個圓,它們只是一線之隔。」Loca從自信自大轉瞬為自卑的心寒,也影響到後續的大學生涯。

在東海大學的唯一一年,延續著那份自卑,成績一落千丈直到校方寄出退學通知,「我甚至想說,乾脆從教授辦公室外面的窗戶跳下去算了。」課業警報再度壓得他喘不過氣,面對自我內心的掙扎和必須向父母坦白的壓力之下,終於漸漸地在轉學至逢甲大學後露出一線生機,Loca逐漸找回小時候樂於幫助、樂於教導他人的純粹,他認為人生如同一個命運轉盤,每段曾經歷的故事都替現在的自己鋪設一磚一瓦。

二○○六年的十月份,退伍後的Loca在電視上看見藝人柯以柔在澳洲「理羊毛」的「打工渡假」廣告,當初尚未興盛的風氣之下,Loca以僅僅一個月的準備時間,朝著精進英文程度和獨立生活為目標,改變了接著七年的人生。


環球旅行對大的紀念品,一頭五年來的長髮。(照片來源/聶薇庭攝)
 

小背包客之間的大隔閡

名副其實的「宅男」,Loca從小就喜歡窩在家裡「打怪」,七年前電視媒體主打的出國計畫,在打工渡假計畫初登場的狀況下,為了說服母親承諾過的二十萬人生基金,Loca仔細規劃了一年度的澳洲計畫,從澳大利亞保育志工著手一路到華人稀少的西澳的高級餐廳服務生,告別家鄉而開啟了一年的洋人生活。

志工與打工性質的差異相當大,不僅要付出相對勞力且住宿與飲食皆須自費,對於手中僅有二十萬的青年來說,似乎是個相當不明智的選擇,但英文程度不佳的Loca便是賭上了「會當志工的人,應該會願意花時間讓我練英文吧。」的想法,進行了一個月的環境適應和英文練習,接著兩個月的時光也以生活學習法,隨身帶著發音字典體驗當地生活。

「背包客其實分成兩派,一派是用中文溝通,一派是你就算用中文問他,他還是會回答你英文,然後他們常常是對立的。」喜愛幫助他人的Loca在旅行途中便發現了這個現象,夾雜其中的他一方面想精進英文能力,一方面不想傷了和氣,於是選擇了「公私分明」的方法,強迫自己在非華人的工作環境打工,而私底下則回歸團體生活。

為了獲得繼續在澳洲生活的法律條件,Loca辭去順遂的高級餐廳工作,也婉拒老闆的幫助轉往農場工作,又再度因巧合地看到報紙上的環球機票優惠,轉而踏上了繞行地球的生活體驗。


宏都拉斯潛水體驗,感受水下大千世界。(圖片來源/瘋狂長腳走天下
 

命運旋轉盤 每一步皆關鍵

「命運對我還不錯,它讓我接受挫折。」三年來的異地求生,經歷過飛航的行李遺失、肯亞的槍林彈雨、印度的囚禁、紐約的持槍搶劫,環遊三十八國的腳踏實地,反觀回來探究的不再是大世界的種種,而是探索自己的內心,學習接納和接受不同的文化和種族,全歸因於Loca認為「難得」的人生經驗。

三年中短暫歸國兩次,其中一次便面對祖母的猝逝訊息,兩個月的後事處理差點成為異國旅行的休止符,但每次的毅然決然,才引領他走上這條獨特的道路。如果選擇接受西餐廳老闆的幫助,長腿Loca或許不會啟程環遊世界;如果沒有小時候課業上的挫折,長腿Loca或許還在家裡當個標準宅男。選擇的重要性和未知性皆是它最迷人的地方。


環遊世界的種種痕跡,Loca拿著歐洲國鐵青年票。(照片來源/聶薇庭攝)
 

喜歡 就繼續幫助

旅行歸來臺灣的這些日子,儘管不喜歡文字寫作,依舊將過往的種種經歷寫成一篇篇的部落格文章,Loca計畫將他的故事寫成旅行小說,將出版的稅收成立平台資助其他背包客,期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到世界各地完成夢想並且幫助他人。

「在印度的時候,第一次感覺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面對當地小孩的乞討,Loca無法幫助孩子的難過,只能獨自到轉角釋放,儘管他認為許多事情無法被精準計畫,但幫助人的熱忱依舊沒有在心頭抹滅。半數以上的人有環遊世界的夢想,真正實行的人卻不多,然而敢背起一整箱膽識的行囊,打包起過往失意的渾沌人生,旅行的意義可以很多,旅行的後續效應也可以無限蔓延。

記者 聶薇庭
我是聶薇庭,乍看之下頗有氣質,但不用多久就可以發現我的神經質    
記者 聶薇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