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期

出走 作為成年禮的壯遊

二十歲代表成年、能負起責任。隻身出國一趟壯遊不僅開闊視野、也考驗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

出走 作為成年禮的壯遊

記者 陳祥豪 文  2013/12/15

小時後的我膽小怕事,長大後不膽小了,但凡遇到麻煩的事我都不想碰。遊戲如果要複雜的改檔或是軟體密密麻麻的英文介面我都敬謝不敏。這樣懶惰的個性也反映在我的生活上,我的房間都沒有整齊過,母親甚至形容那光景像是「給炸彈炸過的」,輾轉到了宿舍生活,不修邊幅的性格也是嶄露無遺。母親總是擔心我一人在外到底有沒有問題,三天兩頭問我有沒有吃飽、有沒有定時刷牙洗澡,在母親眼裡我從來都是一個令她操心的孩子。所以一開始跟母親提起要隻身前往美國打工的時候,雖然口頭上說著支持,但也不難看出心裡的擔憂。
 

從猶疑不定到下定決心

這次出國的契機是高中童軍社團的指導老師劉健合,他以前也有出國擔任國際輔導員的經驗,要我們趁還年輕的時候,秉著一股衝動就出去闖盪。上大學後亦是多次推薦我參加美國夏令營輔導員甄選,可我因大學的各活動和我自己裹足不前的惰性而婉拒他。


健合老師(後排中間)對國際交流非常熱心,圖為二〇一一年招待阿富汗童軍的圖片。
(圖片來源/劉健合提供)

俗話說:「人生充滿了痛苦的抉擇。」若決定這三個月的長征,砝碼的另一頭是提前結束這學期、期末考還有無法參與球隊的暑訓。加上當時的我已經被課業壓到喘不過氣,也沒有時間好好安排,當下想著「放棄吧,還是別出去了。」此念頭一出,我隨即想起去年放棄的原因,我選擇參加校隊暑訓和迎新宿營。轉眼間已經二年級下學期,若這次去不成的話,明年的暑假要去企業實習、後年就畢業了。再這樣下去,這個夢想似乎就永遠無法達成。頓時徬徨無措的我舉起電話問母親該怎麼辦才好,她說:「不管你做甚麼樣的決定,只要你不後悔,我都會支持你,但是我希望你有機會還是出去走一走。」母親的這番話讓我心中有了底。我匆匆地在截止前一天遞出報名表,搭上這趟奇幻旅程的開端。
 

諸多磨難 層層考驗

沒想到不只報名的時候驚險,連招考的時間都差點忘記。我只顧忙著應付課業,卻赫然發現離上台北考試的時間只剩一個禮拜,毫無準備的我又陷入低潮,只好跟老師求救。健合大哥先是對我劈頭罵了一頓,之後只好跟我說:你自己先看看,我們考試前一天再熬夜準備吧,沒想到他前一天特地從彰化的辦公室坐高鐵到台北來給我徹夜「惡補」所有會考的技能。隔天上考場,靠著前一天的臨陣磨槍和臨場反應硬著頭皮地考完了。一個禮拜後得知錄取,我和老師都鬆一口氣,也讓我有機會認真地檢視我遇到麻煩就悶著不說的「症頭」。

豈料就在出國前一個月的時候發現童軍總會核發的工作證和我護照上的名字拼法不一樣,一開始覺得反正念起來一樣,可以硬拗過去;隨著時間越來越近,我的心裡卻越發不妙。想到我這個愛拖磨的死性還沒有改掉,於是馬上衝去外交部補申請別名才勉強通關。在處理過程中,我曾打給母親說我又出包,可能海關一刁難就會被遣返,沒想到她居然半開玩笑地說:「如果真的被遣返,那你好歹也踏上過那片土地,反正你就盡力去試吧。」卻莫名其妙地帶給我勇氣。


在參加美國的全國大露營時,面對現場五萬多人,我閉起眼睛想確認真的來到這片土地了。
(圖片來源/陳祥豪提供)

 

馬不停蹄地出走

還記得六月初,剛錄完最後一集的新聞,就馬不停蹄地回家準備出國。直到坐上飛機後才有時間可以停下來思考,才想到沒有跟家人和同學好好地告別,還因此小小地懊悔,但下飛機之後是一段水土不服的開始。我陷入長達一星期的時差昏睡和打不破的語言障礙,這一切讓我非常想回家、回到舒適熟悉的生活環境裡。但我只能時時提醒我自己已經沒有退路,既來之則安之。直到知道自己的工作內容後,心裡才有踏實的感覺,這才清楚,原來之前的焦躁不安都是因為懸而未定的緊張


在工作夥伴之間取得信任和友誼是對抗思鄉最大的心靈支撐。(圖片來源/陳祥豪提供)

一個星期後,我漸漸能融入他們,我工作的夥伴們大多比我年輕,相處並不難,而且默默觀察他們彼此的相處模式,很快就學起來。大部分的人都對於我來的地方感到好奇,而且在美國中部的俄亥俄州並沒有很多華人,每當我寫出中文字或講中文,他們都會瞪大雙眼。


和來參加夏令營的小朋友打成一片,同時帶給他們不同文化的知識是我的使命。
(圖片來源/陳祥豪提供)

在這座山林般的營地裡,光陰似乎流失特別快,每週都有新的一批約國中年紀的小隊員來參加營隊,一個禮拜的人次都是三四百人。因為是國際交流的緣故,他們也都很尊重我,每週最期待的一天就是國際日,會升起中華民國國旗,那感覺非常特別。同時我學習他們的文化,像令人摸不著頭緒的俚語、大眾文化和原住民歷史。經過一星期的工作後,周末會被不同的夥伴邀請回家度假,這對我來說是另一個很好的時光,因為可以跟他們聊一些比較生活的話題,從台灣現在的社會事件到音樂等無所不談。轉眼間工作的兩個月就這樣日復一日的過去。
 

最後的放逐

揮別團體生活和營地的夥伴,離簽證還有一個月的我就拿起行囊,隻身前往夢寐以求的大城市冒險,這期間去了波士頓、紐約和首都華盛頓特區。和前一陣子的生活比起來輕鬆許多,每天像是遊民般在大街小巷中穿梭,用自己的步調去踏遍以往只能透過網路和電視觸及的畫面。


獨自旅行的期間透過日記與自己對話,也可以記錄這段難忘旅程的點點滴滴。
(圖片來源/陳祥豪提供)

回首這趟奇妙的旅程,自己學會和陌生人溝通、找到可以住的地方、安排自己的行程而且順利回家,這些都讓我成長。回國後,母親也對我放心許多。若要問我說人為什麼要旅行,我覺得除了向外的學習見識,自我相處的時間也多出許多,能讓我誠實地面對自己,和克服我的懦弱。對我而言,親眼見識地球另一端世界的經驗若是華麗的衣裳,沉澱心靈和找尋自我則是這趟旅行的靈魂。

記者 陳祥豪
民國八十二年生於港都高雄, 從小喜繪畫,曾學習美術, 熱愛文字和閱讀,認為文字是強大並無可取代的, 就讀傳播與科技系後尤其體認媒體的強大力量。 興趣廣泛;喜歡攝影和觀賞各類影像、聆聽各類型音樂,癡情棒球。 喜歡藝文展演活動,關心社會是因為覺得憑甚麼人可以欺負別人。 喜歡汲取生活中的片段和不停思考和與自己辯證。 暑假去過一趟美國,三個月,至此才知道旅行之於人生的重要性。
記者 陳祥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