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期

寫實法律 虛假的正義

「寧可放過十個壞人,不要錯殺一個好人。」是審判的原則,《嫌豬手事件簿》以此為頭,揭發司法體制的弊端。

寫實法律 虛假的正義

記者 李盈如 文  2014/03/02

「寧可放過十個壞人,也不要錯殺一個好人。」對於司法人員來說,這句話一直被視為審判的重要原則,然而,【嫌豬手事件簿】以此為開頭,配合荒謬卻寫實的性騷擾案件,揭發司法體制下的弊端。究竟法庭是為人民伸張正義,還是將無辜者陷於不義?導演周防正行用簡單但細膩的敘事風格,一步步帶領觀眾深思。
 

性別歧視 不只針對女性

「剛剛是你摸了我吧?」

電影開頭,男主角金子徹平在一陣人潮之中,好不容易從擠得像沙丁魚般的電車走出,卻突然追來一名女中學生,拉住他的衣袖,一口咬定徹平是非禮她的「電車癡漢」。面對莫名其妙地指控,不僅警方及檢察官不願相信他的清白,連辯護律師剛開始因為刻板印象,而對徹平感到厭惡。在這樣不利的條件下,儘管被判定無罪的可能性極低,徹平依然決定挺身對抗不合理的體制。


日本電車上下班時間人潮擁擠,電車之狼案件頻傳。(照片來源/浪活
 

傳統社會中,女性一直以來都被視為弱勢的一方,也因此,近年不斷出現女權主義者,為女性爭取適當的福利及權利,並強調性別平權。除此之外,政府也在教育中加入這些觀念,雖然許多問題仍尚未解決,卻可以從社會上民眾的行為漸漸發現成效,例如:職場上越來越少出現限制性別的工作、女人不再只能待在家中處理家事等。

然而同時,男性卻仍被束縛在過去的舊觀念之中。在性騷擾案件中,大部分嫌犯一旦遭指控,司法單位便完全無視「無罪推定原則」,也就是即使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嫌犯有罪,只因女性勇於告發,嫌犯就被認定為加害人。若要辯解,他必須提出自己無罪的證明,而不是檢方去尋找罪證來確認他有無犯案。這種不公平的想法,源自社會大眾對男性的性別歧視,進而以輿論的方式影響司法,造成許多「癡漢冤獄」的悲劇。
 

司法體制下的犧牲品

除此之外,【嫌豬手事件簿】透過十二次法庭辯論,一點一滴地揭露僵化的法制。劇中一開始明確地以另一位真正做出非禮行為的中年男子對比男主角的遭遇,一樣都是非禮,承認的人,竟然只要繳交五萬元的罰金便可離開,而被誣賴的徹平,卻必須接受長達一年的審判,並承擔被判刑的風險。

不僅如此,劇中警方擅自更改筆錄內容、強迫嫌犯認罪等,也同樣都是台灣司法的弊端,其中最知名的案件便是蘇建和案:以不法方式取得的嫌犯口供,竟被作為判定標準。層出不窮的此類案件,一再顯示出檢方為了取得證據,有時會不惜一切代價,要如何避免偽證,至今也仍舊是難解的問題。


蘇建和案即為台灣知名的不法逼供案件。(照片來源/大紀元
 

而法官的評量體系,也大大影響判決的正確性。在日本的體制下,法官必須要接受考核,當辦案成績不如預期時,會出現形同調任的懲罰。因此,許多法官在壓力之下,往往會做出不符合當事人權益的判決,避免因遭受輿論撻伐而被調職。相較之下,台灣制度雖然不同於日本,但多次的恐龍法官事件還是可以看出評鑑制度不夠成熟完備。多方面的漏洞,導致被告經常無法獲得應有的人權,也是冤獄的肇因。

 

平靜沉穩 卻震撼人心

【嫌豬手事件簿】不像一般的法庭或刑警片,是少數在探討被告權益的電影,沒有激烈誇張的言詞辯論、血腥暴力的警匪畫面,而是用相當寫實的手法呈現一件案件。導演周防正行擺脫過去輕鬆的風格,費時三年收集日本司法制度的資料,並取材自二○○二年日本地下鐵色情狂的真實案例。

鏡頭中看不見華麗的背景,只有幾乎純白的法庭對峙,雖深刻沉重,卻也因此更讓人震懾:原來誤判案件就是這麼貼近生活。赤裸裸的呈現方式,令這部電影成功奪得日本相當具權威的《電影旬報》十大電影第一位,甚至間接影響日本陪審團制度的實行。

飾演男主角的加瀨亮也精確的掌握住角色性格,從剛開始單純而無奈,被警方欺騙,到後來因長久的審判而心力交瘁,並在法庭及會客室中崩潰,加瀨亮用簡單的表情變化一一詮釋。一個小小的微笑,便足以表示受人信賴時心中澎湃的情感,而輕微的哭腔,也能讓人清楚地感受到男主角的酸楚與不甘。加瀨亮精湛的演出順利地把情緒帶給觀眾,令人不禁為他的處境感到憤怒。


僅以細微的臉部表情,就已經可以展現主角的憤怒與不滿。(照片來源/雜談部屋
 

法庭沒有絕對的正義

「法院不是弄清事實的地方,法院只不過是以收集來的資料判斷被告是否有罪的地方而已。」電影的結尾,劇中一直沉默寡言的金子徹平,終於在獨白中講述了自己的發現與心情。看似無情的一句話,卻直白地透露出司法體系的真相。對於法官而言,只有證據才是唯一能夠評斷案情的關鍵,一旦沒有證據,即便被告清白,也無法斷定,而檢察官、律師和一般大眾又何嘗不是如此?

然而,即便如此,電影的最後一段,卻也提出至少能令被告感到欣慰的方法:「請用你們想被審判的方式,來審判我。」若能以同理心看待嫌犯,給予被告相應的人權,對他們來說才能擁有公平、公正的審判環境。在獲得有罪的證據之前,輿論或司法人員都應該要確切地實施無罪推定原則,杜絕不當的懷疑。

起始黑幕中的那句話,不禁讓人聯想到這段曾從汪兆銘口中說出、意義完全相反的語句:「寧可錯殺一千,也不可漏網一個。」反觀劇中陳述的司法問題,顯得格外諷刺。而避免這種荒謬事件的發生,不只是司法人員、制度的改革,更需要社會大眾給嫌犯一個尊重、包容的空間。

記者 李盈如
我是李盈如,平凡、普通 試著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尋找方向及樂趣。 對自我的要求頗高,但也不是那麼吹毛求疵, 集矛盾於一身,但有自信能像天平般平衡一切,為自己找到完美的歸所。
記者 李盈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