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院十年

客院交換生 迸出新滋味

每個學期客院都不乏從他鄉負笈來台的交換學生,雖然曾一起上課卻不盡相識,透過訪談來發掘他們的想法。

客院交換生 迸出新滋味

記者 陳祥豪 報導  2014/05/04

漫步在交通大學的校園內,熙來攘往的人群中錯落著交談聲,熟悉的日常談話裡,卻偶爾傳來陌生的語言。穿梭在校園裡,不時還能看見不同膚色的同學,彷彿是一個小小聯合國。

近年來在各大校園中,都能看到來自各個不同國家的朋友,這些國際學生或許來這裡攻讀學位、或是來這裡短期交換,即使目的不同,但對中華文化的好奇和對台灣當地的憧憬驅使著他們勇敢向前。
 

不同文化 未知的世界

新世代的學生,常常被教育要立足台灣,但是要與全世界競爭,成為世界一流的人才,不可以畫地自限,凡事都認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有越來越多頂尖大學開放外籍生來到校園,他們挾帶著自身文化和求學經驗,不僅讓台灣學生習慣和不同文化的人相處,也為老師的教學帶來新的衝擊與激盪。相對的,交換生也能來感受台灣的人文風情,增廣見聞。

交換生們離鄉背井,勇於向未知挑戰,為了夢想隻身前往台灣闖蕩,不過似乎一般台灣學生並不是那麼了解他們。雖然坐在同一間教室裡面,但是語言的隔閡就好像兀自聳立的高牆,使大部分人望之卻步,不敢和外籍交換生交流,以至於他們無法融入一般台灣學生的生活,台灣學生也無從進入交換生的世界,錯失了接觸新文化的機會。

不過一旦打破隔閡,突破自己的舒適圈,就如同破繭一般,能夠向外看到不同的視野。也許有人會好奇,在校園中是否真的如此容易看見他們的身影,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國際交換學生的人數節節攀升,可見交通大學的同學接觸外籍生的機會也隨之增加。

根據交通大學國際事務處的統計資料顯示,
交通大學的交換學生人數有隨著時間增長的趨勢。(圖片來源/陳祥豪製)

 

交換學生在客院

交通大學提供交換的學校琳瑯滿目,遍布歐洲與亞洲,共八十九間世界知名大學。以客家學院來說,在九十七年六月的時候,為提升國際化和拓展學生視野,院務會議就通過交換學生的方案,經甄選後便可以申請荷蘭Nijmegen大學和香港城市大學進行交換。歷年來參與計畫的學生絡繹不絕,幾乎每年都有同學出外學習,感受不同地區的文化。

除了客家學院交換出去的同學以外,每年的春季班和秋季班也有來自不同地區的交換生前來台灣學習,而這些交換學生大多來自於大陸和香港,雖然文化背景相似,但是發展卻截然不同,在一樣的膚色下卻有不同的思維跟想法。他們學習台灣的優勢,也帶來不同的看法來補足我們所不知、需要加強的部分。

例如去年來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交換一學期的謝賢鋒表示:「台灣的學期較長,比較容易吸收(知識),而且班上比較少人,所以很容易跟老師有靈活的交流」相較於台灣,香港的一學期只有三個月,對學生來說,很容易造成消化不良的現象,因為老師通常受到時間壓力逼迫,用一些濃縮的筆記和教科書塘塞,所以其實只訓練到學生的工作效率、記性以及團隊合作。對於知識層面來說,不論深入面或者是廣度其實都不夠完整。他也提到,過去在香港學習倉促,連一本課外書都沒時間看;在台灣的這段時間,一學期看了差不多十本書。對於學習來說,這是非常充裕的條件。


香港交換生謝賢鋒(右)說:「在客家學院的交換經驗很寶貴,
因為人不多,可以很直接地跟老師交流,對學習和思考上很有幫助。」
(照片來源/謝賢鋒提供)

 

同樣是到客家學院人文社會學系交換的荷蘭籍學生Wietse Bakker對台灣的大學教育有著不同看法:「我自己是念歷史系的,我們系上的做法是一周有八小時的戶外課程,例如說實地探勘、田野調查等,另外六小時則是在課堂裡的理論課。」所以Bakker笑說,來到台灣的大學上課,卻好像回到荷蘭的高中時期一樣,老是坐在教室裡面。

另外Bakker也提到許多不同的地方,例如:台灣的學位獲取方式和荷蘭的不一樣,荷蘭採取的是歐洲學分轉換系統(ECTS),和台灣與美國實行的學年制不盡相同,而且荷蘭的碩士與博士跟業界的連結十分緊密。最後他還說台灣的大學校區很有趣,從宿舍、餐廳、健身中心應有盡有,而在荷蘭,校區和住宿的地方是分隔的,校區裡除了教室就只有簡單的書店和咖啡店。
 

見賢思齊 放眼全球

俗話說:「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對新的世代而言,全球化早已不是新鮮的字眼了。不過要評斷是否已經達到這樣的水準,還是需要不同的視野與觀點來檢視,故開放外籍生的決定對整個院系的發展是必要的。

例如比較學習的態度上,謝賢鋒說:「台灣跟香港的學生很像,都太在意學分了,我這樣說不是我看得開,而是實際上制度就是這樣逼我們的。」他指出,觀察到身邊不少同學選課的標準,不是取決於課的內容,而在於這堂課好不好過、教授會不會當人以及功課少不少。如果學生久而久之維持這樣的態度,那會是很可怕的事情。


對於頂尖大學來說,開放多元文化到校園內是拓展國際化視野的一步,

也是考驗同學對於不同文化的包容心。(照片來源/國際事務處

除了交換學生的建議外,曾經指導過一些外籍交換生的傳播與科技學系教授林日璇,對於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新學生也有一些看法:「荷蘭來的交換生非常聰明,邏輯很好,也很勇於表達與其他同學不同的看法。並且積極熱心的參與課堂的討論。新加坡來的學生上課充滿了熱忱,讓老師都想好好地教學生,非常有回饋,且寫作及邏輯也都非常的好。我非常鼓勵多一些交換生,讓台灣學生能夠與交換生彼此交流,互相學習優點。」

在客家學院的學生眼裡,也許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夥伴每個學期來來去去,感覺還來不及熟識就得離開,但對交換學生來說,這短期的交換卻帶來很長遠的影響,他們在回到自己國家之後,常常會回想起曾在台灣交換的種種,彷彿每一刻都特別。

記者 陳祥豪
民國八十二年生於港都高雄, 從小喜繪畫,曾學習美術, 熱愛文字和閱讀,認為文字是強大並無可取代的, 就讀傳播與科技系後尤其體認媒體的強大力量。 興趣廣泛;喜歡攝影和觀賞各類影像、聆聽各類型音樂,癡情棒球。 喜歡藝文展演活動,關心社會是因為覺得憑甚麼人可以欺負別人。 喜歡汲取生活中的片段和不停思考和與自己辯證。 暑假去過一趟美國,三個月,至此才知道旅行之於人生的重要性。
記者 陳祥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