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期

淚水與笑聲 工讀初體驗

與家人搬家的時光,至今還記憶猶新,工讀歷練與回憶,總是淚水和歡笑交織。

淚水與笑聲 工讀初體驗

記者 林燕婷 文  2015/03/29

進入麥當勞的契機,起因於升上大二的暑假,舉家搬遷。原本的房間早已無法塞下妹妹和我兩個小巨人,等待搬入新家,一人一間的單人房變會成為我們的救贖,急欲搬家的念頭無人能擋。
 

契機 窮人家的搬家窘況

此時,預料外的事發生了,因著興奮預估的入住時間比實際早了太多,已賣出的舊公寓買主急著入住,而新房子仍在裝潢施工,整家人遭遇無法前退的處境。迫於無奈,我們提前搬進新家,懷著喜悅搬家的同時,我度過了人生中最拮据的日子。

進入末完成的新家,一週的時間,上午聽木工們開電鋸鋸木頭,晚上全家躺在攤開的紙箱上睡覺,悶熱的氣溫半夜把人熱醒不說,醒來時身上黏糊糊的汗水更是不舒服,稍微一翻身還可以看到紙箱旁粉白粉白的,全是施工時留下的木屑和白漆,實在是奇妙的一段時間。

我當時難受地問媽媽:「為什麼不暫住親戚家呢?」她回說:「不方便啊,人家哪有那麼多空房間。」於是我又追問:「那為什麼不住旅館?」媽媽的回答相當不耐煩:「我們哪有那麼多錢!」。

搬新家的滋味不如想像中美好,當我還在幻想擁有自己的單人房時,現實卻是在沒有電燈的新浴室裡摸黑洗澡。搬家後,更是每天都能見到爸媽皺眉盯著記帳本煩惱,往往在繳清我和弟弟妹妹的學費後,就被房貸和車貸追著跑。打工,本來不會在我大學生活中出現,可正巧就在搬家的當下,我偶然瞥到了校內麥當勞的徵人廣告。

拿著手機,我遲遲無法下定決心,心裡反覆琢磨著到麥當勞打工的理由,工時每週共六小時、又是美商大公司的正式履歷、此外校內打工不須備車,最重要的是,我現在需要錢,很多很多錢。儘管打零工的錢依然付不起學費,但生活費呢?如果我不再跟家裡伸手拿錢的話,家裡負擔會不會小一點呢?抱著這樣的期望,我毅然決然撥通手機。

十九歲的我,懷著一絲絲興奮和忐忑,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交大麥當勞進駐時,我毅然決然加入了首批生力軍。(照片來源/張炯文提供
 

做中學 打破僵化的腦袋

新環境、新挑戰,剛入職場的我積極地參加職訓,接獲我的第一份工作內容就是鏟薯條。眼見訓練員只花三秒俐落地鏟好一份薯條,我感到不知所措,薯鏟獨特的直向構造直接顛覆我對盛器普遍是橫向的認知和習慣,握緊握柄卻不知道從哪裡下手,只能呆呆地望著訓練員,並請他多示範幾次。他告訴我:「看一遍就會的人很少,你只要多用幾次就會了。」但欲哭無淚的是,這個幾次耗費了我三個月。從小學讀到大學必備的教科書在職場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要求「做中學」的能力:自動自發地觀察、模仿、發問、繼而學習熟練。頭上貼著死讀書標籤的我,被逼著打破以往的學習方式,去適應職場工作。

除了鏟薯外,另一大考驗則是點餐收錢,櫃檯人員必須正確地為顧客點餐,隨後粗略地檢查貨幣並擺放到正確位置。工作初時,我尚不熟悉點餐面板介面,一邊詢問顧客需求,一邊放慢點餐速度以求正確,因而總是超過標準流程中每位客人只能服務十秒的準則,時常被經理關愛,儘管我試圖求快,卻反倒點錯顧客想點的餐點。於是我忍受著經理和顧客的責罵,頂著一張不畏風雨的厚臉皮,撐到我能熟悉點餐服務員的工作為止。
 

逝去的同事 難以平復的打擊

轉眼間就工作了一年,週二週五和晚班一起為營業額打拼的日子,讓我在晚班獲得一席之地。跟過去的宅女生活「Say Goodbye」後,跟同事一起吃宵夜、唱卡啦OK逐漸成為常態。從陌生到熟悉的同事們,開始頻繁出現在我大學生活裡。

獲准放假回家的大三暑假,愜意的小日子被一場車禍狠狠地撕裂。一則非文字、非圖片的FB訊息伴隨「叮咚!」聲猝不及防地躍進視野,見著是素日交好的同事發來語音訊息,我雀躍地調高電腦音量、點開訊息,可短短的十秒後,卻讓我無比後悔剛剛還存在的好心情。

那名同事哭著說:「燕婷,阿育他被車撞死了。」

為什麼?怎麼會那麼突然?儘管腦袋裡瘋狂叫囂著為什麼。我無解,於是我冷靜地去查證,一面詢問傳訊給我的同事,一面翻找同事阿育的臉書動態。不願相信這是事實的我,瞬間就被他臉書上的發文給搧了幾道巴掌,因為阿育的母親證實了他已經過世的消息。

事情肇因於當天晚班相約去吃宵夜,阿育騎的摩托車在轉角遇上汽車違規轉彎,他在驚覺車子即將撞上摩托車的當下,他毅然決然選擇用肉身保護搭乘他機車的同事,最後犧性了自已。聽完後,我的眼淚也不禁掉下來,原來身邊的人消逝可以這麼簡單,簡單到來不及做任何反應。
 

兩個夏天 永存的回憶

離開麥當勞的最後一個夏天,我跟著店裡的同事們到南寮一日遊,剛進團隊時格格不入的我,也作為店裡的一員和所有人嘻笑打鬧。生火烤肉時,我們用打火機燃起火種、搧風,直到成功升起火前,圍著烤爐一圈的人爭搶紙箱搧風的畫面現在回想起來,依然十分有趣。活動中的倒冰桶,成功讓每個挑戰者的表情都被凍到扭曲,平常上班時同事臉上難以見到的表情,此刻都顯露無遺,而關卡設計者一時不小心噴笑出來的事情,也為他本人贏得不少冰塊伺候。一整天下來,笑聲與談天聲不絕於耳,每個人都把自己當作是麥當勞的一份子,把身邊夥伴所在的地方當成是自己的歸屬。


玩到全身溼淋淋的員工們,為今日的南寮一日遊拍一張完美的Ending照。
(照片來源/
張炯文提供

辭職後,每當以顧客的身分看著工作時的夥伴們,我都會想起站在櫃檯時的我,也曾經賣命地點餐、送餐、招呼客人,時不時忙裡偷閒與身旁的人交談幾句,舒緩工作了幾小時後疲乏的集中力。這兩年的時間,我對同事們的態度不知不覺從陌生人轉變為共患難的朋友,對我來說,麥當勞不僅是曾經兼職過的工作場域,亦承載大學生活中深刻的回憶,也許這份工作不能幫助我在大學獲得更好的成績,卻能讓我得到人與人之間最難能可貴的患難交情。

記者 林燕婷
美好的生命應該充滿期待、驚喜和感激。   我是林燕婷,出生在勤儉純樸的楊梅客家庄,一直傻傻的認為婚禮上一定有沾滿花生粉的客家麻糬,直到離家踏上新竹的土地才發現,客家人、閩南人、香港人口中的麻糬統統不一樣。                                                                  與形形色色的人們 ──在新竹 
記者 林燕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