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期

自童年的陪伴 台日動漫情

日本動漫七龍珠、火影忍者陪伴台灣1980年代、1990年代出生的孩子們成長,到今天日本動漫產業不斷有新的作品產出,影響台灣甚至全世界。

自童年的陪伴 台日動漫情

記者 朱倫君 文  2016/10/02

2016年9月17日,日本人氣漫畫「烏龍派出所」(こちら葛飾区亀有公園前派出所)推出完結篇,第200集單行本,結束40年連載,一早在日本當地​書店便出現排隊人潮,一位戴草帽的爺爺在接受採訪時說「與自己的人生重疊。」漫畫家秋本治召開記者會,吸引大批媒體報導。同一時間在台灣,可以看到新聞台轉播日本放送協會(NHK)的新聞採訪畫面,結束連載的消息登上電子報即時新聞,社群媒體上不少台灣網友留言表示相當不捨。


知名動畫 「烏龍派出所」用全版向讀者告別。(照片來源/自由時報

另外最近在台灣發燒的日本動畫電影「你的名字」(君の名は),儘管台灣尚未上映,話題性已經被新聞媒體炒熱。在搜尋引擎打上關鍵字,結果從動畫情報到娛樂新聞,甚至影音新聞,討論度可見一斑。
 

動漫生產帝國 席捲全世界

「動漫」是動畫與漫畫的縮寫,口語上動漫是指日本產製的動漫畫,這除了和台灣人普遍接觸都是日本漫畫的關係以外,日本也確實是名副其實的動漫帝國。根據文章「日本動漫年營業額達230萬億日元 日本動漫產業現狀分析」,日本目前身為世界最大的動漫製造與輸出國,在全球播放的動漫作品中佔六成以上,在歐洲比例更高達到八成。對內方面,動漫已是日本第三大產業,年營業額達230萬億日元。背後成熟的產業鏈支撐日本龐大動漫生態,持續向外影響全球。
 

日本動漫 自兒時的陪伴

鹹蛋超人奧特曼(ウルトラシリーズ)、火影忍者(ナルト)、七龍珠(ドラゴンボール),這些即使30歲的上班族也耳熟能詳的經典動畫,陪伴1980年代後期及1990年代出生的孩子們一同成長,甚至到了中學,為了趕上最新的連載進度,每周到便利超商買「週刊寶島少年」,應該是不少漫畫迷的共同回憶。

不只是內容情節,玩具模型、服裝樣式圖案,甚至到幼兒時期穿的鞋子,都能見到這些動畫人物的身影。這些來自日本的動畫,以多元的形式滲透到台灣的民間日常,可看出他們超現實奔放的魅力,已形塑孩子們心中無可取代的英雄。

相較於兒童,從青少年到成人,這段年齡層才是主要的收視觀眾。兒童時代可能僅限於視覺刺激,驚心動魄打鬥畫面配合音效就能感到興奮滿足。等到心智年齡較健全後,才會開始探討更深入的層面,像是探討動漫文本背後的意義、情節編排、結合人生境遇的省思,諸如此類的討論,加上已熟稔運用能力架構網站,讓這些討論以平台、論壇的形式在網路上綻放。


動漫論壇 「巴哈姆特哈拉版」。(圖片來源/網站截圖)
 

風靡台灣 狂熱的背後

日本動漫之所以能風靡台灣,當然有諸多複雜的因素,比如殖民歷史、哈日文化、地理位處東亞而文化相近,比起歐美漫畫更能有共鳴等等。但容易被忽略的是,台灣被養成接受日本漫畫風格的推手之一,是台灣自家的漫畫出版業。台灣目前最大的漫畫出版社東立,以翻譯出版各類日本漫畫為主,其他出版社也以代理日本漫畫居多。東立在2016年9月28日出版的144本漫畫中,只有兩部非日本漫畫,可以看得出選擇性有限。

不過有趣的是,日本動漫文化帶來的經濟效益,在世界各地收割的今天,是日本始料未及的。起初日本在產製動漫時,並無預設進軍海外市場。創作的內容根據日本國內自身的現況、文化,或是漫畫家自己的成長故事、靈感發想而成。這也造就作品十分具有日本當地特色,從多元的本土題材上就能看出端倪,其中高校(こうこう),或者說校園題材很能說明問題。

高校意即日本的高中,漫畫家選擇此題材是為了引起日本當地青少年的共鳴,卻也讓海外讀者認識日本高校生活,了解從開學到畢業之間的各種學生活動。香港、台灣一度颳起了日本高校風,從高校制服,到園遊會性質的文化祭(ぶんかさい)班級活動,皆引起熱烈討論。

相較之下,迪士尼動畫的行銷策略是全球布局,考慮到國外市場的接受度,過於本土化的題材,在國際市場的不確定性因素較大,導致迎合美國本土口味的內容,很少有機會出現在大螢幕上。細數歷年迪士尼作品,只有「風中奇緣」(Pocahontas)故事背景在17世紀的北美洲,美國原住民印地安少女和英國探險家之間的故事,和美國本土文化較有關聯。


迪士尼動畫電影「風中奇緣」。(照片來源/Mtime
 

暗處生存 漢化字幕組

走出動漫圈,舉凡國外電影、連續劇、遊戲到台灣,皆需要漢化翻譯,字幕組並非動漫產業特有的文化。官方公司播放的電影或遊戲製作,在實體通路銷售此類大成本的漢化,通常是電影公司、遊戲公司內部,由專業的翻譯部門操刀;而在網路上播放的盜版電影、連續劇、動漫則依賴字幕組。字幕組大多是義務性質,由一群愛好者自發組成,秉持分享、交流、學習的精神。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無私奉獻的群體,是盜版盛行的幫兇。如今盜版猖狂的年代裡,字幕組無疑是動畫製作公司的通緝要犯,損及製作公司的原版利益,甚至必須另闢財路以得生存;不過另一方面快速又大量的盜版翻譯,卻也幫助日本動漫產業向外推進,若字幕組不存在,可能日本動漫在台灣就不會如此盛行,而且要花大把鈔票在廣告行銷。字幕組矛盾的定位或許一時無法解開,不過現在應考慮的是,如何將利益正確的回流到製作公司手裡,繼續產製好的作品。
 

宅男污名在台灣

談到動漫在台灣的負面形象,「宅男」一詞經常被拿來討論。它的原生詞語「御宅族」(おたく)泛指熱衷並專精於次文化的人,不過仍以指稱動漫、遊戲的專精狂熱者為主。雖然在日本原先是貶抑詞,但隨動漫產業蓬勃發展、收視年齡層往中老年開展,現今已經偏向中性詞語。儘管以遊戲、動漫畫為主要涉獵範圍,仍有其他如熱愛鐵路相關的鐵道宅(鉄道おたく)、熟悉軍事領域的軍事宅(軍事おたく)。台灣由於不正確使用該詞彙,宅男一詞已經和日文原意相去甚遠,比如將宅男形容成不修邊幅、不愛運動、衛生習慣差等等。


此篇新聞提到宅男易患脾腎不足、油頭爛面的負面形象。(資料來源/立場新聞

穿鑿附會之下,愛看動漫、打遊戲被指控成許多社會案件的元兇,整體社會對動漫抱持觀感不佳。倘若重新審視,動漫作為說一種說故事的形式,和電影、小說相同只是一種媒介,而如此一來或許就能以包容的心胸,接受這項外來次文化。

 

記者 朱倫君
One night in 北京 我留下許多情 ლ(╹ε╹ლ)   ლ(╹ε╹ლ)   ლ(╹ε╹ლ)  
記者 朱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