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五年修 266 學分 英文老師 Rita 上進的人生態度

不僅僅是在課堂教學上付出心力,對於人生各種大小事,Rita 一樣全力以赴。

五年修 266 學分 英文老師 Rita 上進的人生態度

高郁婷 報導  2019/01/01

“Me, me, me!”教室裡充斥著此起彼落的搶答聲,臺南女中(以下簡稱南女)英文老師Rita生動活潑的教學方式讓整間教室的氣氛瞬間高漲,大家都搶著舉手答題。

Rita(圖右)上課時學生們踴躍搶答。(照片來源/高郁婷攝)

Rita總是花很多時間認真備課,查尋與課程相關的有趣資料,並設計課堂活動讓學生參與。不僅僅是在課堂教學上付出心力,對於人生各種大小事,Rita一樣全力以赴。

師大第一位音樂輔系學生 五年修 266 學分

Rita國二時因緣際會聽到了國立臺灣師範大學(以下簡稱師大)管樂隊精彩的表演,從此立志未來一定要念師大。高中選填志願時, Rita 將師大科系都填了一輪,最後上了師大衛生教育系(以下簡稱衛教系)。

然而唸了師大衛教系後,Rita開始感到迷惘。當初只是為了進師大而讀了衛教系,卻不知道唸衛教對自己有什麼助益,於是想找尋其他專長,也因為自己的英文能力不錯,所以去申請了英語輔系。

在師大,Rita遇到了一位貴人──名小號演奏家、師大音樂系教授葉樹涵。葉樹涵得知 Rita 是為了進管樂隊才唸師大,覺得很難得,竟免去可觀的小號個別課鐘點費,有機會就教Rita吹小號。當時師大還未開放音樂輔系與雙主修,葉樹涵便鼓勵Rita寫信向音樂系主任陳情開設輔系,很幸運地,通過了系務會議和校務會議審核,隔年簡章出來後,Rita立刻報考,成了師大第一屆音樂輔系的學生。不過,師大規定一個學生不能同時輔兩個科系,所以Rita第三度嘗試報考英語雙主修,終於在大三那年成功取得英語雙主修與音樂輔系資格。

雖然同時唸三個科系,但Rita只延畢了一年。大五畢業時,她已拿穩266個學分,足足是衛教系畢業學分(128學分)的兩倍以上。

闖蕩英國的臺大音樂學榜首

一旦立定目標就非達成不可的Rita,大學畢業後決定考臺大音樂學研究所,她下載了所有的歷屆考題,土法煉鋼,狂讀學長推薦的書目,凡遇無法短期領會的題目她就狂背答案,皇天不負苦心人,她最終成了臺大音樂所的榜首。

當時臺大和英國南安普敦大學是姊妹校,有一個音樂系的交換名額,Rita因為英語能力好,且其他同學專長多在本土、日韓音樂,成了交換名額首選。Rita當時已有一份嚮往的管樂團指揮工作,收入亦足以支持她在臺北的生活,原本不想去交換,但相信命運的她,轉念一想:「為何只有我能去,別人不能去?」上天既然給了她這個機會,便決定去試試。

去了英國,Rita依然不懈怠的吸收新知、開拓視野,受到的文化衝擊,也讓她嘗試了不同的事。在英國,Rita學會了穿搭,摸索適合自己的風格,原本乖乖牌的她,甚至突破性地穿了耳洞。

在講臺上發光,成就千萬人的夢想

一方面是因為去了英國,另一方面是實習時遇到了英文實習輔導老師蔡鴻明(Milton), Rita覺得,英文老師是世上最棒的職業。

在遇見Milton之前,Rita對老師這個職業的想像,僅僅停留在「你講我聽」,然而,Milton卻顛覆了她對這個職業的想像。從小唸舞蹈、管樂班的Rita,一心嚮往表演藝術,但Milton卻讓她理解,英語教學也是種藝術,同樣可以靠著不斷的練習和修正,在臺上發光發熱。

Rita說,Milton讓她瞭解到,在舞臺上發光發熱,成就的是一個人的夢想;但在教室的講臺上發光發熱,成就的卻是千千萬萬人的夢想。

樂團就像家一樣 治癒了心靈

Rita還有個身份,那就是KoSwing爵士樂團的小號手。

剛考進南女當正式老師的第一年, Rita發現之前她在第二志願很受歡迎的教學方式,卻不適合第一志願的明星學校,課堂活動被學生認為沒有用、被批評,當時還接了行政的工作,壓力很大,覺得很痛苦,自己好像無論在教學、行政、感情上,沒有一樣做得好,甚至因此罹患了憂鬱症,找不到人生的目的。

幸運地,她進入了剛成立的KoSwing,在樂團裡,她看到各式各樣的人:跟當時自己一樣沒什麼朋友的人、無業遊民、恐慌症患者、憂鬱症患者,突然覺得自己處境好像沒那麼糟,而團長曾己銓(現任臺南一中管樂團指揮)總能以幽默自嘲的方式面對問題,也讓Rita認識了不一樣的問題處理方式,治癒了她的心,而團員們必須共同處理很多諸如場地的問題,相處時間又長,讓Rita覺得樂團就如同家一般。

Rita(圖中)與KoSwing樂團團員們。(照片來源/Rita提供)

重新站上教室講臺

先前的憂鬱症讓Rita請了長假。嘗試與憂鬱症和平共處後,她再度回到校園,不變的,她抱持著認真上進的態度,開始去觀摩學校裡各個風評好的老師是如何教學的,一步步克服在第一志願教書的心理障礙,逐步修正自己的上課方式。

舉例來說,Rita設計了「One Minute Speech」活動,每位學生都必須上臺演講一分鐘,主題自訂;演講之前,她會先幫學生修稿子,有些人甚至來回修改到五稿才完成。雖然這項工作花了她很多時間和心力,但藉著每個學生分享的內容,Rita得以更了解他們,知道學生的興趣,在出考題時也能融入這些話題,讓學生寫考卷時不會感到枯燥乏味。Rita說,在英語教學上最大的樂趣,莫過於備課時設計的活動,得到學生的迴響。

以內心深處的彩虹 點亮社會

「我是趙彥婷,我想結婚。」公投前十天左右,臺南女中英文老師Rita(趙彥婷)先是用英文在YouTube上對自己的學生們坦白,接著在社群媒體Facebook上用中文發布了一篇給長輩們的出櫃文。

鼓起勇氣分享心靈創傷

新版本的英文課本其中一課的主題是「心靈創傷 Mental Scar」,Rita設計了活動讓學生分享難忘的心靈創傷,並和學生約定若她們分享,自己也會和大家分享。而Rita的心靈創傷就是在高一那年,母親發現她的戀愛對象,在一頓藤條抽打後,用罄力氣顫抖地對她嘶吼:「妳若是同性戀,我就去死!」那打斷的藤條和母親眼中悲憤的淚光,深深烙印在她心中,至今回想起來,仍感心如刀割。

Rita上課前如設計新的活動,總會在家先演練一遍,但當她練習著要如何向學生訴說自己的性向與過往的心靈創傷,淚水卻止不住地流下,她甚至無法把故事說完,於是便一拖再拖,遲遲沒把故事告訴學生們,直到某天學生問起她是否已有勇氣進行活動,她才下定決心隔天要和學生分享,並在當晚上傳音檔至YouTube,先對自己班上的學生出櫃。

同志沒有錯,是社會缺乏這環教育

公投前陣子,英文科辦公室進行了搬遷投票,Rita支持的那方以一票之差輸了,她覺得很懊惱、自責,如果當初自己有花時間遊說同事,結果很可能就會不一樣。所以當公投來臨,Rita很怕原本也許有能力扭轉結果的自己,因為什麼都沒做,而使得出的結果不是她所樂見的,所以她決定為這件事付出努力。

Rita一直相信,改變社會應從教育開始,要改變事情需要從改變觀念開始。身為老師,她深知自己有社會責任,若先站出來表明立場,拋磚引玉,也許能夠鼓勵其他相同處境的人們也站出來,集結大家的力量。因此,Rita發布了音檔和文章,對身邊的人們出櫃。

雖然最後公投結果並沒有如願通過,但Rita並沒有遺憾,因為她努力嘗試了,且依然有三百多萬人支持這個理念。透過公投,人們得以看到臺灣的社會對同志議題是相對開放的,對於婚姻平權,Rita抱持樂觀的態度,她相信,帶著這顆種子繼續走下去,再給臺灣十年,一定會邁向一個更好的社會。

受訪的Rita。(照片來源/高郁婷攝)

附錄 1:

文中提及 Rita 年少時的心靈創傷,在幾年前已與母親和解, 並在公投前撰文以自身經歷呼籲大眾支持同志教育。

「我是同志,我需要同志教育」

https://goo.gl/XEy1zE

附錄 2:

Rita 在 Facebook 上對長輩的出櫃文。

「我是趙彥婷,我想結婚。」

https://goo.gl/uuU1sk

附錄 3:

從給 Milton 的生日賀詞中,可感受到 Rita 在實習階段受到的深刻啟發。

「Milton Tsai, Happy 40th Birthday」

https://goo.gl/RSVq7s

記者 高郁婷
認同請分享。
記者 高郁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