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黑夜中交大的守護者 交大教官趙天保

在高中,我們每天都會遇到教官,但到了大學,教官卻顯得神出鬼沒,他們都在做些什麼呢?

黑夜中交大的守護者 交大教官趙天保

記者 劉智誠 報導  2019/01/01

在交大的你對於24小時守護校園的教官印象還停留在新生訓練嗎?

不同於高中教官每天站在校門前盯哨,大學教官顯得神出鬼沒,「都是大學生了,也不用特別約束」交通大學教官趙天保解釋道,「畢竟教官的角色,要符合學校的需求」。

業務和值勤來接觸學生,業務主要是兵役與急難救助方面。值勤方面由於校園過大,教官不太可能主動發現學生的困難,所以主要是透過學生打電話求助才會介入幫忙,但只要一通電話,即便是在外地出了交通意外,教官也會立即衝到第一線去協助學生,幫忙學生處理後續的事情。

認真講課的趙天保教官(照片來源/劉智誠攝)

熱情且親切的教官 趙天保

前年才來到交大的趙天保,已經有十二年的教官資歷,當初為什麼會想報考軍校呢?趙天保說,「可以貼補家用吧,也剛好考到喜歡的系,很單純的想法。」提起了軍中的趣事,趙天保說,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分派軍種時的抽籤過程,只能靠運氣來決定自己的命運,緊閉著雙眼,右手伸進後方的籤筒,尋找自己的未來,當看到自己手中握著的是嚮往的空軍的籤,趙天保也不禁鬆了一口氣。

在部隊服役滿十一年時,趙天保便順利考取了教官資格,從而擔任教官。而說道趙天保認為,在部隊與當教官的差異,「其實主要就是服務對象跟地點的不同。」兩者服務宗旨是不變的,就是諮詢和給予幫助,只是在看待事情時的角度,與處理方法會有所不同罷了。

空軍服役十一年,再加上擔任教官十二年,趙天保已經有二十三年的軍人資歷,早就超過服役滿二十年可以退伍的規定,但趙天保卻說,「退休之後如果自己沒有規劃好,其實會很茫然。」所以趙天保決定「做好做滿」,以可以服務的最大年限作為退休的時間點。

熱情回答學生問題(照片來源/劉智誠攝)

趙天保在課堂上主要講授的是全球國際情勢和國防科技,對於這兩個主題,趙天保說,「其實我在教的過程中,我也在不停學習。」因為國際情勢與國防科技每年都會有許多新的變化,所以不可能每年都講一樣的東西,需要隨時更新這些資料,才能配合天保教官多年在部隊服役的經驗,以軍人的觀點解釋、分析給學生們聽,讓學生更了解國際情勢的變化。

在教學理念上,趙天保認為,「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每個學期,趙天保都會安排學生參觀軍營。這學期,趙天保便帶學生參觀新竹空軍基地,除了有空軍軍官為學生講解幻象2000的各裝備功能與特性外,還邀請飛行員透過自己的飛行經驗,為學生解答許多關於戰機的操作特性,而學生能近距離欣賞甚至觸摸戰鬥機,真正體會國防武器的魅力。

擔任教官多年的甘苦談

開心的事,像是看到以前帶過的學生,現在都已經結婚甚至生孩子了,而在校園中天天與同學相處也讓自己感覺沒有變老,越活越年輕。但也難免遇到讓人難過傷心的事,重新調整了坐姿,趙天保正色道,「當時有個學生被強鹼潑到眼睛,我們到現場時瞳孔已經變灰色了,好可惜!」儘管處理過許多緊急事件,趙天保還是對此事印象深刻,「唉!其實只要戴個護目鏡就可以了」趙天保惋惜道,也希望學生能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因為一時的方便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而一直處理著第一線的學生安全事件,趙天保覺得,其實在校園中還是有教官存在的必要性,「畢竟我們在面對這些事情上經驗很豐富」不同於保全人員,教官經過考試與訓練,能更有效率的幫助遇到緊急事件的學生,也能讓家長們安心些。「畢竟我們是軍人嘛」趙天保道,而站在學校的立場,把這種事件交給教官來處理也方便許多。

帶領學生參訪基地(照片來源/劉智誠攝)

最後,趙天保也給大學生們一些建議與叮嚀,「我覺得時間管理很重要。」上大學了,沒人能約束自己,面對海闊天空的大學生活,趙天保看到許多同學選擇了放飛自我,但卻連最基本自己分內的學業都沒顧好,所以希望同學在多采多姿的大學四年裡,盡力揮灑青春熱血之餘也別忘了照顧好自己的學業。

教官退出校園?

進校門時與熱情的校官打招呼,或是哀傷的被記服儀不整,這些可能未來的高中生將無法體會了。行政院於一月26日公布之草案,明定教官自2023年教官退出校園時程。

教官的定義

所謂的教官是指設於高中職及大專院校的現役軍人,其職責包含維護校園安全秩序、調解校外糾紛、學生輔導及其行為導正、遇災害時協助師生避難與救助以及教授國防軍訓課程等。

教官的歷史

根據維基,1951年,中華民國政府於臺灣地區恢復學生軍訓教育,1960年,學生軍訓教官正式納入教育體系,早期任務注重於中華民國高級中學與大專學院內的軍事訓練、學生品行管理與思想政治教育、並推展黨務(加入中國國民黨),而解嚴後,教官的功能定位則改為負責學生生活輔導及校園安全維護等工作。

趙天保對教官退出校園草案的看法與感受

根據「各級學校全民國防教育課程內容及實施辦法」第8條草案,教育部對於高中職教官目前是採取「退多補少」的策略,希望逐步降低軍訓教官在校園的比例,並預計於2023年前讓教官全面退出校園。

還是看學校的需求吧。」如果說學生和社會大部分的人都認為,教官已經沒有在校園中的價值與需求時,學校也找到了替代教官的人選與方法,「其實我們自己也不該賴在這裡,畢竟我們真的沒教授那麼會教書」趙天保坦然道。

記者 劉智誠
記者 劉智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