戌子梅竹特報2號

與梅竹擦身而過─交大男排張育誠

每年的三月份,不單是研究所考試的緊張時刻,更是交清兩校一年一度的梅竹盛事。張育誠,國立交通大學資訊與工程學系,今年大四的他,本來想好好打完梅竹賽,再去煩惱升學壓力,不料今年戊子梅竹清大男排棄點,雖然交大未開戰就先馳得點,但對張育誠來說,卻在大學四年裡留下了遺憾。

與梅竹擦身而過─交大男排張育誠

記者 吳念慈 報導  2008/03/01

每年的三月份,不單是研究所考試的緊張時刻,更是交清兩校一年一度的梅竹盛事。張育誠,國立交通大學資訊與工程學系,今年大四的他,本來想好好打完梅竹賽,再去煩惱升學壓力,不料今年戊子梅竹清大男排棄點,雖然交大未開戰就先馳得點,但對張育誠來說,卻在大學四年裡留下了遺憾。

 

▲張育誠與交大吉祥物竹狐大玩偶(照片/張育誠提供)

每年都參與梅竹賽的張育誠,今年是第一次以選手的身分參賽。張育誠說:「我大一、大二都是梅竹後援會的,我還扮過交大的吉祥物,竹狐大玩偶,就是我扮的。」由於身高不高,使得一直都熱愛排球的他,遲遲不敢加入校隊。他說:「我覺得我打得很爛,什麼都不會,身材條件又不是很好,怕進了校隊跟大家程度差太多,所以只打打系排。」除了系排練球時間外,張育誠也很喜歡到交大的室外球場報隊play,他覺得跟認識的朋友一起打球,是最好的休閒活動,不用花費一毛錢,就能得到最大的滿足與歡樂,還可以結識新朋友。大二那年,在排球課李建毅老師(現任交大校女排教練)的邀請下,張育誠成為了校女排的陪練員之一,負責協助女排隊練習,除了扣球、發球給女排隊員練習以外,每一次教練在指導動作時,他都在一旁認真的聽,就連加練體能,也跟著女排隊員一起做。張育誠說:「練系排讓我有基礎,愛play讓我進步,當陪練員讓我的基本功更紮實。」

 

回想當初決心加入校男排時,張育誠表示他因此放棄了許多東西。課業比較不顧,系上的活動比較不參與,同學之間也變的比較不熟稔;就憑著一顆想打球的心,跟隊友一起拼的那份熱誠,作出這樣的犧牲,張育誠認為很值得。

 

▲96年台中大甲永信盃交大自由球員張育誠。(照片/張育誠提供)

大三上時,校男排小教練陳幸隆這麼問張育誠:「你有沒有意願加入校男排?」就這樣,張育誠捨棄了其他的社團和活動,甚至自己的學業,即便已經大三了,他仍全心投入。去年丁亥梅竹停賽,今年清大男排又以維護體保生權益為由,棄點不打,張育誠說:「一開始很不爽,覺得留有遺憾,大學四年都沒機會打梅竹賽;但是後來就看開了,換個角度想,也因此讓我可以好好把心思都放在課業上,全力衝刺。」打從清大男排宣布不打梅竹賽開始,張育誠就很少參與球隊練習了,主要原因是在為三月九號的研究所考試做準備。張育誠說:「既然不打梅竹已成定局,目前只求能夠順利考上交大研究所,要是考上了,我就還有兩年可以打。」張育誠的第一志願是交大資工所,由於很晚才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當初也決心先拼梅竹賽再顧課業,所以張育誠沒有補習,也沒有報考其他學校,他說:「當初在報名的時候,想說我應該會想打梅竹,就會去寒訓(校隊寒假訓練),那就不太有時間念書,所以報太多間學校也只是浪費錢。」

 

梅竹賽後一星期,就是交通大學研究所考試的日子,張育誠說:「如果今年沒上,明年會多報幾所學校,但第一志願仍然是交大。」他還表示,不知道是不是梅竹情節的關係,因此不怎麼喜歡清華大學;如果不幸今年沒考上,明年會去報考清大,不論上清大、交大,張育誠都希望還能有打梅竹賽的機會。

記者 吳念慈
    BLOG:http://www.wretch.cc/blog/nian08 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 吳念慈,這是當我還未出生時,爺爺奶奶就為我準備好的禮物。雖然不像電視劇女主角那般高雅脫俗,又極易與某知名藥品聯想在一起,但我還是很喜歡它,喜歡這我來到世上的第一份禮物。 我喜歡運動,特別是排球。參與校隊的我,花很多時間、精力,來增進體能、提升技術,只是為了喜歡打球這個念頭。不認為自己稱的上是個運動員,對於體育新聞我也不慎關心,幾乎不曾瀏覽,反倒是一些生活化的議題,實用性高的新聞,或社會中小人物的故事,更令我感興趣。想跟大家分享不同人的生活經驗及樂趣,希望我的報導能帶給大家實用性的資訊,更希望讀者看完文章後能產生共鳴。
記者 吳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