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寅梅竹賽前特刊

梅竹先鋒 梅後會長宋宜玲

庚寅梅竹在二月二十四日揭開序幕,交大一系列的梅竹宣傳活動也正式開跑,而籌劃這些活動的幕後功臣便是梅竹後援會,而今年擔任會長的是傳播與科技系大三宋宜玲,她自許梅竹後援會可以成為庚寅梅竹的活動先鋒,增加大家對梅竹的重視。

梅竹先鋒 梅後會長宋宜玲

記者 徐鈺婷 報導  2010/02/28

 

梅竹後援會會長宋宜玲穿著2010交大梅竹紀念衫,手拿梅竹紀念隨行杯,展現十足親和力。(攝影/黃湞尹)

 

庚寅梅竹在二月二十四日揭開序幕,交大一系列的梅竹宣傳活動也正式開跑,而籌劃這些活動的幕後功臣便是梅竹後援會,而今年擔任會長的是傳播與科技系大三宋宜玲。傳科背景的她,大一時便加入梅竹後援會,從最基層的執行組組員做起,大二接下執行組組長一職,現在為庚寅梅竹後援會會長。宋宜玲自我期許梅竹後援會可以成為庚寅梅竹的活動先鋒,增加大家對梅竹的重視。



梅竹賽前暖身 梅竹後援會
宋宜玲指出,許多人將梅竹後援會與籌委會混為一談。梅竹籌委會的工作項目在於比賽項目與規則的協商談判,而梅竹後援會則是為梅竹比賽做宣傳造勢活動,熟為人知的火力班就是類屬梅竹後援會的工作。「不管是後援會或者籌委會都是為了增加梅竹的可看性!」宋宜玲說。另外,相較於兩校的籌委會相互競爭協商比賽外,梅竹後援會與清大梅竹工作會間也存有濃濃的競爭氣息。「我們會互相競爭誰的宣傳活動吸引最多人,」宋宜玲表示,以媒體曝光來說,梅竹賽已經被處理成地區性新聞,能見度已不像以往這麼受注目,因此宣傳活動變得更為重要。

此外,不同於活動經費由學校提供的清大,交大的梅竹後援會反而需要面對拉贊助的壓力。「自籌贊助是梅後花最多心力的地方。」宋宜玲一語道出梅竹後援會最大的挑戰。辛苦拉贊助的原因就是希望能舉辦更多宣傳活動,事先炒熱庚寅梅竹的氣氛,讓庚寅梅竹的能見度大增。「我希望梅後做為庚寅梅竹的先鋒!」宋宜玲說。

 

 

 

 

2010年2月26日梅竹後援會在浩然圖書館廣場前舉辦「交大人站出來-燭光排字活動」,參與者手拿蠟燭排出「2010 」、「MEICHU」、「NCTU」、「 WIN」正訴說著每個交大人對梅竹賽的心願。(梅竹後援會提供)

 

每年都參與梅竹後援會幕後工作的宋宜玲表示:「每個工作岡崗位都有很多學習的樂趣。」舉例來說,她最享受大一時還是小組員的時光,由於組員的工作責任相對較輕,因此有多餘的時間認識來自不同系的朋友,互相切磋合作。然而到大二,不同於組員聽令行事的角色,宋宜玲必須站在更高的角度管理宣傳、公關等層面,還須「剛柔並濟」地管理團隊,也就是除了緊盯組員工作進度外,還得時時激勵讓組員對梅竹後援會更有熱情。

宋宜玲表示:「其實當初是學校希望我接下會長。」由此可見校方看重她在梅竹後援會的經驗,並給予高度肯定。而宋宜玲在得到親人和朋友的支持後,便決定投入會長一職。其中最令她感動的是,在招募工作人員的過程中,她發現許多交大人自願接下職務,籌畫過程也都自動自發,並且在活動中展現前所未見的活力。「在這種氣氛下會讓你覺得這個組織的未來是有希望的,很值得再做下去!」宋宜玲笑笑地說。

 

 

 

記者 徐鈺婷
我是Crystal,中文名字徐鈺婷。 我喜歡觀察周遭的新鮮事,因此「新聞」首推是我的最愛。對我而言,記者是溝通資訊的橋樑。除了消極面傳送訊息外,更能關心、貼近小人物大生活,和林林總總大範圍的訊息。如此跨領域的接收訊息,不需一點學費便能從新聞中學習。 或許新聞的公信力早已跌落谷底?也或許記者跟狗仔無形中被劃為等號? 但在眾多稱呼中,我更喜歡用「記者」稱呼我自己。 我希望從這裡出發,讓你看見不同的記者品質,感受不同的記者對新聞的心意。
記者 徐鈺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