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寅梅竹特報1號

曾于平 交大桌球新星

交大材料系一年級的曾于平,是桌球校隊的一份子。她回想起國小每次回去阿公、阿嬤家,都會在那裏的球桌耗上一陣子,和表哥、表姐們一起練習,度過球桌上的快樂時光。家中並沒有任何人從事運動相關專業,對她而言,大學加入桌球隊的最大原因,便是童年的回憶和逐漸累積的興趣。

曾于平 交大桌球新星

記者 陳維平 報導  2010/03/06

交大材料系一年級的曾于平,是桌球校隊的一份子。她回想起國小每次回去阿公、阿嬤家,都會在那裏的球桌耗上一陣子,和表哥、表姐們一起練習,度過球桌上的快樂時光。家中並沒有任何人從事運動相關專業,對她而言,大學加入桌球隊的最大原因,便是童年的回憶和逐漸累積的興趣。

交大桌球校隊選手,材料系一年級曾于平。(攝影/陳維平)

 


被認為是極有潛力的桌球新星,她曾三度與清大桌球選手辛壁宇交手,並在三次的比賽中取得兩次勝利;兩名女球員的動向一直備受關注,但曾于平仍然謙虛的認為辛璧宇是一個很厲害、值得尊敬的對手。球隊一個禮拜練習三天,大一的女生就只有她一個人,而且每一屆都可以算是「單傳」。她說:「因為交大的女生人真的很少,真正想打桌球的人也不多。」

曾于平認為是因為小時候的一些基礎,讓她比較容易掌握反手和切球等桌球基本動作。平常校隊的例行性練習,曾于平幾乎都跟男生練習對打,透過每個比賽和練習的機會,她不斷累積自己的實力和經驗。她說道,自從加入了桌球校隊,大一的生活幾乎都被打桌球「淹沒」,如果提及其它運動,那麼她只有短暫打過系排而已。她表示練球跟課業目前都還沒有什麼太大的衝突,之後還是會繼續打校隊。

 
女桌表演賽中場休息時,曾于平與教練游鳳芸的短暫休息。(攝影/陳維平)



談到平常帶領球隊練習的教練游鳳芸,她也笑笑地坦承教練在球場上蠻兇的,會對球員有比較多的要求,但其實私底下和隊員們就像朋友一樣。她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為教練本身很厲害(2000年雪梨奧運中華台北代表隊),會覺得有些技巧是隊員們一定要做到,而曾于平因為小時候待過球隊,也比較能夠適應球隊訓練時嚴格的氣氛。

賽前曾于平表示對女桌表演賽比較有信心,而她也不負眾望地拿下該點勝利。「梅竹加油,交大必勝」是最近桌球隊練習時大夥兒會一齊呼喊的口號,曾于平也以此鼓勵自己。第一次參加梅竹的她說:「聽說很多人都在盯著同一個球桌」,表情和話語中難掩內心的緊張,卻也可以察覺她的期待和自信。在接下來來桌球正式賽中,是許多眼睛、一個球桌的壓力考驗,也將會是一場精采的賽局。

場邊替曾于平等女桌球員打氣的加油海報和同學。(攝影/陳維平)

 

記者 陳維平
陳維平 pinger.c@gmail.com  總是以「維護世界和平」做為初登台的開場白。 小時候,爸爸希望我成為一個太空人,而我曾經夢想自己是拿著彩筆創作的畫家,在無憂的世上依賴靈感的供養;甚至也曾立志成為法醫,挑戰那種亟需冷靜應對能力的工作(似乎是另一極端啊)。 寫作對我而言最大的意義,是能夠讓更多人透過我的筆,來看待某個人、或某個事件,而這或許是我認真看待每一次提筆寫報導的原因。不同文化與想法相互尊重與了解,是我發掘蘊藏在反覆思辨後最迷人的地方。 固執地做自己喜愛的,各個記憶的零碎片段,都被我一一封箱保存了。喜歡在生活中靜靜的觀察平凡事物的千變萬化,以文字和影像記錄這些瞬間。離家時,帶著溫熱的祝福和感謝,並把自己想像成悠然的旅人;每一個擦肩而過,都是旅行的意義。 
記者 陳維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