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寅梅竹特報1號

交大田徑首勝關鍵 蘇柏誠

交大田徑隊跑出漂亮的一戰,打敗清大獲得首場勝利。比賽過程中戲劇性的變化,讓交大支持者大洗三溫暖。交大第七棒蘇柏誠讓一度落後的交大擺脫落後的低迷士氣,首度拉近雙方近四分之一圈的距離,使雙方再度呈現拉鋸狀態,連教練也得不舉起大拇哥,贏得交大滿場歡呼!

交大田徑首勝關鍵 蘇柏誠

記者 徐鈺婷 報導  2010/03/06

 

交大第七棒蘇柏誠在交大落後的情況下,首度拉近雙方近四分之一圈的距離,使雙方再度呈現拉鋸狀態,如此精采表現,讓人為之一亮。(攝影/賴合新)

 

交大田徑隊跑出漂亮的一戰,打敗清大獲得首場勝利。比賽過程中戲劇性的變化,讓交大支持者大洗三溫暖。比賽開始交大從一路領先,到第二棒後因接棒失誤造誠清大一路領先,正當場上交大場邊呈現氣氛低迷,交大第七棒蘇柏誠卻讓交大重燃希望,他以羚羊般飛快的腳力首度拉近雙方近四分之一圈的距離,使雙方再度呈現拉鋸狀態,連教練也得不舉起大拇哥,贏得交大滿場歡呼!

蘇柏誠是交大贏得田徑勝利的關鍵追回點,他能成功幫助隊友在最佳時機逆轉勝的原因其來有自。國中時,蘇柏誠就展現對田徑極高的天份,當時他分別在宜蘭縣縣運的二百公尺和四百公尺的田徑賽獲得雙料冠軍。之後他更代表宜蘭參加中等學校運動會,獲得個人單項四百公尺第七名。後來因為高中課業繁重而一度中斷練習,大學後依舊寶刀未老,為交大在二○○九年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一千六百公尺接力賽,以三分三十秒獲得銀牌的殊榮。

田徑,讓蘇柏誠在競速的世界裡自我挑戰。(攝影/徐鈺婷)

蘇柏誠有先天的優勢,也有後天的努力,「除了上課,我的時間幾乎奉獻給田徑。」他說。在田徑場上,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蘇柏誠練習的身影,由於田徑不像排球或足球等需要團體訓練,因此在相較沒有團體練習的壓力下,個人需要對極大的約束力,要求自己按表操課大量練跑。「間歇訓練」是蘇柏成最常使用的訓練方式,也就是透過分段式練跑進行運動訓練,來提昇訓練效率和強度。以專攻四百公尺的蘇柏成來說,他以四百公尺為單位來回跑六趟,一趟在六十到六十五秒內完成,而每趟中間休息五分鐘。問及對田徑的熱誠,「我很喜歡超越別人的感覺!」蘇柏誠笑笑地說。

 

針對本次梅竹田徑賽中的缺失,完全出乎蘇柏誠的賽前預測。原先蘇柏誠較擔心女生棒次,原因在於一來交大田徑隊的女生多專攻於投擲與跳躍的田賽,較少在跑步或跨欄的徑賽有所發揮;二來交大專跑八百公尺的第四棒郭芳妤,在不拿手的二百公尺對上清大實力非常堅強的周沛瑜,兩人相較之下交大郭芳妤可能會略遜一籌。「但事實證明,女生表現得很不賴。」蘇柏誠說,但卻放大交大在接棒默契的不足,雖然不至於掉棒的嚴重失誤,但跑者在接不到棒子時延遲的秒數,卻是對手趁機取勝關鍵的一刻。因此本次比賽結果雖然開心為贏得勝利,卻是實力之下的表現,成績應該可以更好。

本年度田徑賽雖然在梅竹賽被排定為表演賽,但是對於田徑隊為交大贏得首勝,蘇柏誠仍然非常開心。對田徑懷有無限熱情的蘇柏誠來說,梅竹賽是幫學校贏面子,但他的企圖心不只於此,而是放遠在今年五月中旬的全國大專校院運動。蘇柏誠為自己訂下全國乙組前三名的目標,不僅幫交大贏得面子還要贏回一面獎牌!

 

記者 徐鈺婷
我是Crystal,中文名字徐鈺婷。 我喜歡觀察周遭的新鮮事,因此「新聞」首推是我的最愛。對我而言,記者是溝通資訊的橋樑。除了消極面傳送訊息外,更能關心、貼近小人物大生活,和林林總總大範圍的訊息。如此跨領域的接收訊息,不需一點學費便能從新聞中學習。 或許新聞的公信力早已跌落谷底?也或許記者跟狗仔無形中被劃為等號? 但在眾多稱呼中,我更喜歡用「記者」稱呼我自己。 我希望從這裡出發,讓你看見不同的記者品質,感受不同的記者對新聞的心意。
記者 徐鈺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