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寅梅竹特報1號

政大大學報 一同關注梅竹

梅竹賽開鑼的第一天,場邊除了等待的選手們外,也包括了忙碌地來回穿梭,寫稿、或是攝影的記者們。除了清大校媒,與交大喀報、goto&Play網路電台等兩校學生媒體之外,記者群中更意外發現政大大學報記者的身影。

政大大學報 一同關注梅竹

記者 陳維平 報導  2010/03/06

梅竹賽開鑼的第一天,場邊除了等待的選手們外,也包括了忙碌地來回穿梭,寫稿、或是攝影的記者們。除了清大校媒,與交大喀報、goto&Play網路電台等兩校學生媒體之外,記者群中更意外發現政大大學報記者的身影。

政大大學報採訪編輯陳孟倢,負責庚寅梅竹第一天賽況。(攝影/陳維平)

政大新聞系二年級的陳孟倢,是負責梅竹賽第一天賽程的記者。她表示自己將負責本期大學報體育版的新聞,為了一年一度的清交梅竹賽,獨自搭車來到新竹作採訪,一個人必須身兼影像及文字報導。

陳孟倢並且表示,政大沒有像梅竹賽這樣的跨校比賽傳統。因此除了身為一個記者必須完成的任務,其實她同時也身兼一名前來親睹盛事的觀眾。在一台台攝影機之間仔細地觀看每一局賽事並記錄著,她說往後兩天,大學報也將在梅竹賽派駐記者,隨時更新最新戰況,也可見庚寅梅竹受外界關注的程度。

 

記者 陳維平
陳維平 pinger.c@gmail.com  總是以「維護世界和平」做為初登台的開場白。 小時候,爸爸希望我成為一個太空人,而我曾經夢想自己是拿著彩筆創作的畫家,在無憂的世上依賴靈感的供養;甚至也曾立志成為法醫,挑戰那種亟需冷靜應對能力的工作(似乎是另一極端啊)。 寫作對我而言最大的意義,是能夠讓更多人透過我的筆,來看待某個人、或某個事件,而這或許是我認真看待每一次提筆寫報導的原因。不同文化與想法相互尊重與了解,是我發掘蘊藏在反覆思辨後最迷人的地方。 固執地做自己喜愛的,各個記憶的零碎片段,都被我一一封箱保存了。喜歡在生活中靜靜的觀察平凡事物的千變萬化,以文字和影像記錄這些瞬間。離家時,帶著溫熱的祝福和感謝,並把自己想像成悠然的旅人;每一個擦肩而過,都是旅行的意義。 
記者 陳維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