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寅梅竹特報2號

清大女羽體保 何孟秋訴心聲

第二屆的女羽體資體保友誼賽將在明日中午開打,於清大羽球館內舉行,何孟秋正是今年清大女羽的體保生選手,重視梅竹賽的她,很高興可以上場打球,也笑著表示:「就算是體保生,也很少遇過場面這麼大、這麼多人安靜在看的比賽。」

清大女羽體保 何孟秋訴心聲

記者 陳怡儒 報導  2010/03/06

 

 清大女羽體保生何孟秋期望能為校贏得勝利。(攝影/陳怡儒)

 

 

 第二屆的女羽體資體保友誼賽將在明日中午開打,於清大羽球館內舉行。何孟秋是今年清大女羽的體保生選手,重視梅竹賽的她,很高興可以上場打球,也笑著表示:「就算是體保生,也很少遇過場面這麼大、這麼多人安靜在看的比賽。」

體資體保 參賽爭議多
體資體保生是否上場比賽的問題,一度使梅竹諮議委員會因意見相斥而宣告停賽,由於一般生與體資體保生有實力上的差距,使清交兩校的體資體保生受到許多限制,無法在梅竹賽中代表學校出賽。但近年來兩校協商之後,決議將某些比賽項目獨立出體資體保友誼賽。友誼賽的形式確實有增設的需要,此不失為解決之道,但對於體保生何孟秋而言,獨立出來的比賽又是不一樣的滋味。

「我們同樣都是清大的學生,為什麼不能上場呢?」何孟秋認為不能跟一般生一起比賽很可惜,也談到有聽說女羽、男羽皆期望能將女羽表演賽由原本五點制改成打七點制,直接將體資體保生的兩點比賽加入女羽表演賽,而不是被獨立出來。因為大家都把重心放在正式賽,而表演賽來觀看的人數都明顯與正式賽有落差,更何況是體資體保友誼賽,時間又放置在冷門時段,何孟秋表示:「其實有時候會覺得蠻可憐的,像火力班一定都去看正式賽,但大家明明都一起累一起辛苦的啊!」

區隔體保 處境無奈
「一日體保,終身體保」何孟秋與其他項目的體保生都如此自嘲著體保生的處境。何孟秋談到清交兩校除了梅竹賽之外,各系間也時常舉辦小梅竹等運動賽事,但連在小梅竹的比賽,體保生也不能上場,或者必須被區隔獨立,她無奈地說:「有時候只是單純想跟大家一起打球啊!但只要知道我是體保生的身分,大家都理所當然覺得你不能打,什麼都禁止,感覺很不好。」

體資體保生是否有權參賽仍是爭議,但何孟秋的想法反應了一種心聲,也提醒梅竹賽事的安排應當考量參賽選手的心情,經由溝通擬定更完善的賽程。而今年的女羽體資體保賽有單打、雙打各一場,坦言有點緊張的何孟秋,即將於明日出戰交大女羽體資生,「雖然壓力很大,但大家都想為自己的球隊贏球,難得的機會我不想輸!」何孟秋自信地說道,也期望有更多交清兩校的學生們來觀看女羽的體資體保友誼賽。

 

記者 陳怡儒
Hey,你好 我是喀報記者陳怡儒,可以叫我小u :) 照真說:「要有自己的想法,別在意無謂的事,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最重要。」毎個人的腦袋都有一顆可以無限擴充的氣球,期許自己在所剩不多的大學生活中能夠裝得更滿更豐富,踏實地帶走。 最後,能全力以赴是幸福的。喀報團隊加油!  
記者 陳怡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