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寅梅竹特報2號

網球體資體保嚮往梅竹舞台

庚寅網球正式賽落幕,四比一確定由交大獲勝。場上球員揮汗打球的同時,場邊火力班也賣力地加油喊聲,觀眾心情隨著比數的消長而起伏。但在清交兩校的球員席上,也有多位體資、體保生專注地關心比賽,但他們的心情卻是複雜,因為出賽資格談不攏,導致近四、五年來體資、體保生都沒有機會站上梅竹球場。

網球體資體保嚮往梅竹舞台

記者 徐瑩峰 報導  2010/03/06

 

網球正式賽進行中,第二點比賽結束後,雙方球員握手言歡離開球場,第三點比賽接續進行。目前的梅竹網球賽,皆為一般生上場,體資體保生沒有登上梅竹賽的機會。(攝影/賴合新)

 

庚寅網球正式賽落幕,四比一確定由交大獲勝。場上球員揮汗打球的同時,場邊火力班也賣力地加油喊聲,觀眾心情隨著比數的消長而起伏。在清交兩校的球員席上,也有多位體資、體保生專注地關心比賽,但他們的心情卻是複雜,因為出賽資格談不攏,導致近四、五年來體資、體保生都沒有機會站上梅竹球場。

 桌球、羽球這些和網球類似的球賽,都另外獨立出體資體保友誼賽,雖然不算正式賽點數,卻給了體資、體保生展現自己的機會。畢竟花時間練球,也總要有舞台和觀眾的支持。但網球賽中,體資、體保生不僅不能上場,球員也沒有友誼賽可打,這些實力雄厚的球員也難免有些落寞。交大網球隊隊長,同時也是體資生的黃士哲說到:「不能上場當然有點難過,梅竹賽是很棒的機會。」清大體保生陳冠傑也說:「如果我上場打,一定打得贏這些選手,有時候看了也會心癢。」

 在探究原因前,先得了解清大體保生和交大體資生的差異,雖然都是特殊的入學管道,但是卻有些微不同。根據清大體保生林峻儀的分享,須先取得全運會或是全中運的前八名,或是國際青少年網球賽四級以上的成績,才具有體保生的學科甄試資格。學科甄試前先填大學志願表,考完後再依據學科成績進行分發。而體資生相較就沒那麼嚴格,只要參加過高中校隊,或是打過網球比賽取得成績,就具有體資生資格。另外,黃士哲也為交大體資生的入學管道做說明:「我們必須考完術科,再考學測作為入學門檻,最後依據術科成績分發科系。」

 體資體保上場資格為何一直談不攏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先天入學方式不同,導致雙方在實力上有落差,若是成為正式賽的選手,認為比賽不公平的聲音接著便浮上檯面,成為爭議話題。無法上場的體資、體保球員,在球隊中僅能扮演陪練角色,藉著優良球技與豐富的比賽經驗,協助提升其他隊友的戰力。另外,對於替代方案的體資體保友誼賽,清大網球隊教練鄭為仁表示,也曾經和交大教練討論過友誼賽,但是目前體資、體保球員人數,雙方差距較大(清大三位、交大八位),若今年比賽也不甚公平,加上時間匆促,沒能促成友誼賽的舉辦。但清交雙方未來仍樂見友誼賽的舉辦,只等時機成熟。

 雖然不能上場,但體資體保球員,也在球隊裡受到尊重。今日比賽結束後,交大網球隊開心地圍成一圈,互相感謝,口號的前兩句正是「謝謝教練、謝謝體資生!」不難看出體資、體保球員與一般選手培養的深厚情誼,也期待未來這些球員也能有自己的舞台,別再當梅竹賽舞台背後,默默的一群。

 

            

 

 

 

記者 徐瑩峰
大家好,我是徐瑩峰,很開心與你在喀報上相見! 歷經一學期的寫作,和庚寅梅竹賽的報導經驗。對我而言,每個採訪與寫稿的過程,雖然有些痛苦掙扎,但感受到自己的進步相當開心。感謝每一位受訪者、每一位給予支持與鼓勵的人們。期待可以累積更多質量俱佳的作品,培養自己的觀點,朝向優質媒體工作者前進。  
記者 徐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