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竹一

桌球正式賽 清大怎麼說

三月二日晚間五點半,壬辰梅竹桌球正式賽在清大新體育館開打。交大桌球隊就如同稍早發出的聲明稿,拒絕出賽;清大方面則表示諮議會並無宣布停賽或棄賽,認為比賽照常舉行。對此,裁判和教練都發表了看法。

桌球正式賽 清大怎麼說

記者 林儀 報導  2012/03/02

三月二日晚間五點半,壬辰梅竹桌球正式賽在清大新體育館開打。交大桌球隊就如同稍早發出的聲明稿,因不同意清大簽訂過時效之協定而拒絕出賽;清大方面則表示諮議會未宣布停賽或棄賽,認為比賽照常舉行。

 

桌球正式賽 交大未到場

清大新體育館在賽前一小時就擠滿穿著紫衣的清大火力班、桌球隊員、以及到場觀看的同學,對照交大校方則不見人影,呈現半邊熱鬧、半邊空蕩蕩的奇妙景象。大會司儀介紹完選手後,宣布開始進行壬辰梅竹桌球正式賽,第一點清大派出材料碩班古又中,而交大未到場。此時,第一場比賽的主審裁判徐昭宣布,根據中華民國桌球協會之規定(※見註解),於五點四十分開始計時十分鐘,若交大選手未出席,則喪失團體賽資格。稍後,徐昭於五點五十一分朗讀完整大會規定,並「正式宣布交通大學超過十分鐘,比賽棄權,由清華大學獲勝」;司儀也隨後宣布:「裁判判定比賽適合舉行,而任何一方拒不出賽、或有不服從裁判之判決,裁判得判定該隊棄權。」並重述清大獲勝,場邊也隨之響起加油團的歡呼聲。

 


裁判徐昭宣布清大獲勝。(照片來源/林儀攝)

 

隨後,清大將球員分成「清」、「華」兩隊,進行校內表演賽,採七戰四勝制。由於此場比賽氣氛輕鬆,教練在介紹隊員時除了輝煌的戰績外,也不忘開球員們和「阿清隊、阿華隊」的玩笑。首上場的是物理13游家睿與材料博班辛壁宇,在觀眾熱情的歡呼下,辛壁宇拿下第一勝,後華隊再連勝第二、三場比賽,以及賽末兩局,教練判定此表演賽華隊勝利。其中,第四局時,還有來自美國和宏都拉斯的選手,打得相當精采,都讓清大火力班非常興奮。

比賽進行時,清大火力班也分成兩邊,一邊向原為交大火力班坐位的看台移動,高喊著「清華加油」、「清華必勝」等口號,開始似乎不分清、華都支持,直到賽程進入狀況才有清華兩隊的分開加油。

此次表演賽是在三月一日,也就是梅竹開賽前一晚,清大桌球隊緊急召開會議討論,並決定了兩種備案:交大桌球隊有到場,則照常比賽;反之,則依照大會決定,並且將球員分成「清」、「華」兩隊舉行校內表演賽。「因為裁判請了、球員和觀眾都來了,所以準備第二套方案。加上兩邊的對抗性要夠、有互相競爭的實力,才能打出一場讓觀眾欣賞的好球。」清大教練吳德成補充。

 


清大隨即進行表演賽,左為游家睿、又為辛壁宇。(照片來源/林儀攝)

 

 

桌球爭議 清大說分明

由於壬辰梅竹的桌球爭議隨著比賽的逼近越演越烈,從兩校發言人延燒到BBS站、從性別分點到是否比賽,都沒有共識。賽後最令大家關心的,就是此次裁判宣布的清大勝利是否生效,對此,已擔任多年梅竹桌球裁判的徐昭表示,此次三位裁判是國家級裁判,判決都依照大會章程宣布結果,「至於交大為什麼不來,這是屬於你們兩校的問題,我們不便在此發表評論。」另外一位評審鄭兆光則說,「比賽還是要有其公平性,我們尊重各個地方性的比賽,若地方性的比賽無法決策,就要按照中華民國桌球協會所頒布的規定走。」鄭照光和徐昭皆認為這是比賽的制度和原則,此次的梅竹賽由清大主辦,籌委會提出邀請,他們便認定有這場比賽而前來幫忙。

對此,清大教練吳德成表示,種種紛爭他都已在聲明稿及公開的會議紀錄中表達自己意見和看法,他相當堅定的表示:「這次爭議經過三次諮議會、並上呈校長,校長指示回歸學生活動,也就是尊重諮議會。而諮議會若沒通過停賽或棄點的決議,我們即認為這個意思就是要比賽,也一直在準備。」吳德成認為自己曾在清交兩邊擔任過七、八年的教練,比較清楚整個桌球演變的歷程,也提出他的個人看法,「今年的問題出在交大不該隨意否認以前的協定,而自己提出一份新的;又在雙方無法達成共識,進到諮議會後,做出這種棄賽的應對方式。」

究竟梅竹賽況演變至此,交大方面會如何回應還不得而知,但吳德成覺得解決問題最佳的辦法,就是回歸大專盃擬定的規則,對兩校都較為公平。然而,梅竹賽制延燒這麼多年,要想讓雙方退一步、一次解決多年爭議,恐怕不是這麼容易。

 

 

※註解:依據中華民國桌球協會之最新規定,第一章、國內桌球規則及競賽規程之第一條第十四項:「比賽時間經大會宣告後,團體賽逾十分鐘或個人賽逾五分鐘未出場者,取消其該場比賽資格。」

 
記者 林儀
我是林儀,一個道道地地來自風城的孩子。 喜歡尋找有故事的東西,然後試著用文字記錄下來 其他關於我的一切,希望能用這一年的喀報生涯真實地呈現:D
記者 林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