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YouTube紅人 如何將點擊率換成收入

YouTube紅人 如何將點擊率換成收入

記者 鄭媛元 報導  2017/12/31

報導╱鄭媛元

不論在公車、捷運上,亦或馬路、家中,幾乎都可以注意到一群「低頭」的人們,有時甚至可以看到他們邊低頭邊「掩嘴」而笑,他們不外乎正在收看YouTube影片。而當他們在手機上收看YouTube頻道的同時,Youtuber們也正從增加的點閱率中,獲取收益。

從以搞笑影片出發的《這群人》、以有趣觀點介紹電影的《古阿莫》,到2016年全球最強網紅,以《PPAP》榮登 YouTube 2016 十大影片第二名的Piko太郎。

這些網路紅人都以YouTube為平台,並擁有十幾萬到百萬的追蹤人數。當今網路普及的年代,任何人都可以在網路平台上分享各類影片,不論是教人化妝、翻唱歌曲,或者是自製動畫等,素人也能夠透過YouTube等線上平台,為自己帶來收入與知名度。

在YouTube上擁有130,000名訂閱人數的經營者I.C Charlie說道,「一開始沒有特定的主題,於是便找一些影片翻譯。」而隨著越來越多人觀看,決定開始自己錄影片、想主題,有關於電影、開箱,而因為主題太過多元,導致觀看次數非常低。「後來,再聽了Alan Walker歌曲《Faded》,決定做一支介紹影片,分享給大家,也開始了這段不可思議的旅程。」,現在I.C Charlie頻道按定位在「聊音樂」。

而目前擁有近20,000追蹤者,以在有限時間內吃下大量食物為特色的,YouTube頻道經營者雞獅頭則表示,因發現相較以往以圖文敘述的模式,已愈來愈難吸引到觀眾,反倒是沒有距離感的影音媒體,例如很多創作者的開箱、試用、微電影等,加上留言互動的功能,直接拉近與網友們的距離。

擁有近20,000追蹤者的 Youtuber雞獅頭表示,使用影音頻道更能吸引觀眾。攝影╱鄭媛元

根據創市際市場研究顧問公司,在 2016 年 3 月 1 日發表之「臺灣 2015 年的網路使用概況回顧」中,每月電腦網路的使用者超過台灣一半人口,每天超過7百萬人,使用時間近 30 小時。

再者,「2016全台固網寬頻網路使用行為大調查」統計顯示,最多人使用的網路服務依序為,「瀏覽網頁」、「上網路社群」、「線上觀賞影片」。由此可得出,使用網路觀賞影片,已躍居國內使用者的主流娛樂之一,並且受訪者最常使用的串流影音服務,便是由YouTube位居第一,擁有近九成的比率。

隨著網路影音平台的崛起,以及成為Toutuber行列的成本,相對電視等傳統媒體低上許多,除了藝人們開始在影音平台,與粉絲們分享及時動態。愈來愈多的素人,也選擇在YouTube平台上,將自身專長、創意化成一部部有趣的影片,吸引大眾去訂閱、追蹤。

「我們因為某次聊天,覺得成員阿咩的驚人食量也是一種話題,所以想到可以將此以影片,來表現她的特殊長才。」雞獅頭提到。

這些在YouTube上的創作者便稱為Youtuber,他們以個人魅力或者專業知識,讓閱聽眾願意「買單」收看他們出的影片,把收看流量轉換成現金收入。那YouTube如何運作這種營利行為,以及當個以影片賺錢的Youtuber,有想像中容易嗎?

如何從YouTube獲得收益

首先來看YouTube的盈利方式,相信大家在YouTube觀看影片時,常常會看到影片前端置入的廣告,這些廣告收益除了由YouTube接收,而影片上傳者也可以從中獲得一部份收益。

但要獲得收益是有先決條件的,你得是Google的廣告夥伴,若不是夥伴的話,也可以因上傳影片達到一定觀看量,讓Google主動「納」你進入他們的「營利團隊」。加入團隊後,平台才會將廣告置入到你的影片中,而影片擁有者的你便也能從中獲利。

根據Google政策規定,廣告收益不能公開,但透過台灣Toutuber數據資訊,還是可以了解到,影片平均每千次的瀏覽,就可以獲得 0.83 美金。並且,每千次瀏覽的收益,會根據不同國家有所變動。 而在今(2017)年4月,YouTube公佈要針對現有的 YouTube 合作夥伴計劃(YPP)的營利制度做出調整政策:要是至少 10,000 次的「頻道觀看次數」才符合投放廣告的基本資格。

或者可以在線上提交申請,經由YouTube審查後,確認內容為創作者原創作品,並且無違法侵權等疑慮,就能成為合作夥伴。

除此之外,Youtuber經營影片的「特性」,也間接決定廣告收益多寡,愈適合廣告商投放的影片內容,代表著更多廣告商將競爭投放版位,進而為影片帶來更多收益。

專職Youtuber好當嗎

今年2月,網路上的一篇討論引起大眾關注,內容大致在諷刺Youtuber只靠上傳影片,便能輕鬆賺取收入。然而,想要成為「能獲利」的Youtuber,可能沒有想像中的容易。 想要完成一部影片,從想腳本、拍攝到後製,可能需要一天甚至兩天的時間,若影片上傳YouTube後只有1000人的觀看數,那等於這部影片的收益就是30元。

「當然想過當專職Youtuber,但是現階段可能還無法做到。」雞獅姐表示,Youtube收益與訂閱人數有很大關係,進而影響了業配案子的洽談。雞獅姐也提到在經營過程中,曾遇過許多困難,如談好的合作案突然取消、網友的質疑、惡意攻擊等等,但雞獅姐把它們當作經驗,並期許團隊針對問題做檢討、改善。

「有想過,雖然無從知道未來的路會如何,現階段就先做下去吧!」I.C Charlie答道,隨著YouTube上的收入漸漸增加,也開始思考當個專職YouTuber是否可行。他更分享,大部分年輕人常對未來迷惘,希望自己的分享能鼓勵他們,「當開始思考自己的夢想,到底會不會成功時,別想了,做做看吧!」。

I.C Charlie也提到,除了會遇到酸民、負面評論時也會難過,正學習與之共處外。「再來就是頻道的經營面,相信很多Youtuber都一樣,每天叫醒我們的不是鬧鐘,更不是夢想,而是『今天的影片要拍甚麼?』」身為一名Youtuber,若不想著創新就會被淘汰,I.C Charlie舉例,在YouTube上也有許多訂閱數20幾萬的頻道,現在發一部片的點閱率卻不到2萬。

擁有130,000名訂閱人數的經營者I.C Charlie說道,身為Youtuber就必須不斷創新,以免被觀眾淘汰。攝影╱鄭媛元

當身為一個Youtuber新人而言,在缺少追蹤者的情況下,是很難締造出高流量觀看數的,常常上傳了幾年的影片,觀看人數可能還不到一千人。況且,所謂「Youtuber」也沒有勞基法的保障,工作充滿了不確定性。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