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靠意志力練禮帽 楊世豪開創自己的藝術特技

靠意志力練禮帽 楊世豪開創自己的藝術特技

記者 王心璇 報導  2017/12/31

文/王心璇

台上的表演者擁有一頭褐髮、俊美雙眼,像極了法國名著《小王子》主人翁。表演結束時,他手中的禮帽沿著手臂純熟地翻上頭頂,再來個華麗的轉身完美結束,頓時掌聲如雷貫耳……。

表演者是楊世豪,24歲,想用他的藝術走向世界。

對臺灣大部分年長者來說,幾乎都是因李棠華而認識雜技、特技,無論是空中特技、噴火、吞劍,都是美好的童年回憶。民國40年到70年代初,李棠華就等於是台灣「雜耍團」的代名詞,對那個世代的孩子,李棠華特技團所創造的感動與悸動,恐怕不亞於今天的太陽劇團。李棠華所成立的「中華民俗技藝訓練班」,也是台灣雜技表演藝術化的濫觴。

然而,對90後的年輕一代,這位特技大師的名字已經變得陌生。

不同時代,會有不同的特技表演,加上東西方文化交流頻繁,也大大改變了台灣特技創作風貌與表演形式。近年來,西方馬戲逐漸擺脫動物表演,改以人為表演核心。有更多跨界的嘗試,讓馬戲遊走於戲劇、舞蹈間,表演者與創作者的多元領域和不同藝術背景,也促使當代馬戲的藝術形式有更多嘗試性的表現與交融。

楊世豪就是當代馬戲表演者的典型之一。他跳脫了台灣傳統雜技的演出與創作,選擇以禮帽與大環作為專長,試圖在台灣馬戲藝術中,找尋自己的定位。

製圖/王心璇

禮帽達人 獨樹一幟

楊世豪小時候害怕面對人群,連上台領獎致辭都會支支吾吾,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全職表演者。楊世豪高中原本念美工科,因熱愛B-boy街舞,大學反而就讀國立台灣戲曲學院,沒有繼續在美工領域鑽研。

剛入學時,楊世豪看見科班出身的同學各個身懷絕技,自己卻只會跳街舞。「一開始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好像做什麼都不對。」楊世豪說,當時總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一度不想上學。

直到有一天,他看見一個學長在玩禮帽。「好像很帥!」他不好意思地說,其實當初只覺得有趣,就想練練看。

2011年之前,全台灣禮帽表演者只有3人,也沒有網路教學影片、學校更沒有老師指導,全靠自己摸索手感跟肢體律動。當時楊世豪被一名老師瞪著眼說:「不要再耍花樣了,去旁邊練你的舞!」楊世豪自尊心重挫,卻也因此激發出鬥志,決心一定要好好練成,參加校內一年一度最有名的金獎大賽。

整整一年,楊世豪把自己關在排練室裡,每日「帽不離身」,苦練8小時。他試著結合現代舞的肢體律動,開創匠心獨具的禮帽表演,終於編出有別於小丑搞笑的表演類型。這套自成一家的表演風格,不僅讓他在隔年戲曲學院的金獎大賽勇奪冠軍,也意外受到雜技圈各路好手的關注,邀請他當表演嘉賓。近5年間,已經不少雜技表演者開始學習、模仿這套風格。

「練禮帽靠的是一種意志力,」楊世豪表示,練習的過程中就是不斷地撿帽子、拋帽子,一直重複。每一次演出,他都會提早到場地暖身3小時,接著測光、走位、著裝、上妝,然後跪在舞台前,戴著耳機聽著表演音樂3遍,起身後才完全進入表演狀態。這是楊世豪對於舞台表演的要求,直到表演結束走到幕後的那一刻,才能完全卸下表演者的身份。

▲楊世豪打入瑞士巴塞爾國際雜技大賽(Young Stage – International Circus Festival Basel)13強,將台灣表演藝術帶向國際舞台。(照片/楊世豪提供)

破環而出 挑戰另一種可能

「做這行很殘酷,由於新人輩出,若自己沒有實力的話,一定很快被淘汰。」楊世豪拿自身比喻,當時在國立台灣戲曲學院全班22人,畢業後從事表演藝術行業的只有3人,其他同學都轉行。這樣殘酷的表演環境,讓他萌生想要多學會不同雜技項目的念頭。

3年前,為了讓自己有多領域的表現,楊世豪首次接觸大環,卻一直處於瓶頸。強大的離心力總讓他在旋轉時摔出去,表演時的暈眩也無法克服,只要練習30分鐘就頭暈想吐。無法練出成果,楊世豪曾一度放棄,仍把禮帽當作唯一的表演專長。

直到去年,事情才有轉機。10月「衛武營藝術季—馬戲平台」開幕前的3個月,策展人陳星合(前太陽馬戲團表演者)邀請他當大環表演嘉賓,當下楊世豪十分不解,心底嘀咕,明明自己專長是禮帽,為何要他表演不擅長的大環。

陳星合只反問他一句話:「如果可以成為另一個樣子,為什麼要繼續當原本的你?」陳星合還說,他在楊世豪身上看到另一種可能,並相信他有能力練就大環。這句話給楊世豪很大的激勵,他開始認真面對該如何挑戰另一個自己。

楊世豪以大字型立在鐵環內,背對地轉圈時,因為看不到地面,只能憑感覺,利用離心力在大環裡不斷翻滾、轉動。這招讓他吃盡了苦頭,有一次練習時不小心摔出大環,13公斤的大環和自己的身體瞬間全部壓過左手的四隻指關節上,只聽到「ㄅㄧㄚ、ㄅㄧㄚ 、ㄅㄧㄚ、ㄅㄧㄚ」,連續四聲, 四根指頭馬上變成紫色,整整半小時,他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當初練30分鐘就會開始暈眩,現在的楊世豪已經能夠輕而易舉排練8小時,而且,在衛武營藝術季的表演大獲好評,證明自己擁有另一種可能。

▲楊世豪排練衛武營馬戲平台表演劇照。(照片/楊世豪提供)

馬戲如人生

「馬戲表演就是人生。」楊世豪說得鏗鏘有力,人生需要不斷思考,才能精進自我。而一個好的馬戲表演是擁有靈魂,能夠讓人產生思考。因此,他必須不斷思考,創作出有靈魂、有深度的表演。對楊世豪來說,馬戲並非只是展現力與美或人體的極限,而是能促使人思考的藝術。如果創作者沒有思考創作,那便是技術;如果觀眾沒有思考,那便只是觀看肢體表演,而非藝術本身。

近年來,楊世豪積極向國外發展,經常代表台灣馬戲到德國、法國、瑞士、古巴等藝術節表演。他逐漸體認到,台灣馬戲的文化與國外相比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馬戲在歐洲觀眾心中深根已久,而在台灣卻仍非普羅大眾的休閒娛樂,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台灣人藝術消費習慣,楊世豪認為,台灣大部份對於當代馬戲還不夠瞭解,頂多在街頭上看看表演,較少人願意花錢買票看台灣本土的馬戲表演。

為了促進馬戲表演的發展,一群台灣馬戲表演者與文化部成立了馬戲平台,除了成為馬戲表演者的交流平台外,也希望透過以「人」為主的新馬戲表演,讓民眾更親近這項平民藝術,這群馬戲表演者也開始凝聚共識,自費機票遠赴歐洲的藝術節進行學習、考察,希望馬戲文化能夠注入台灣民眾的生活。

不管是在街頭表演、板橋車站練習,或是在禮堂中彩排,楊世豪一次次走位、一次次利用離心力轉動,在那劃圈的巨大鐵環,楊世豪輕巧跳躍、翻滾、落地,彷彿與之融為一體,結合了力與美。走上馬戲這條路,楊世豪賭上青春,不停自我要求,才能讓自己成為圈內一顆閃亮的星星,成為觀眾眼中的奇蹟。

曾有很多人質疑過身為全職表演者會餵不飽肚子,久了會失去熱情,楊世豪在築夢這跳路上,不曾質疑過自己對於表演藝術的熱情,他發自內心認為,如果表演者夠喜歡表演這件事情,就絕對不會有失去熱情的一天,而只要熱情還在,就絕對不需要害怕無法生存。

「我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然後,做到最好。」

這個馬戲的獨行者,一肩扛起大環,像是一肩扛起他的人生。

▲楊世豪大環街頭表演。(照片/楊世豪提供)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