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陳淑賢的戲曲說唱、活化歷史──以熱情與生命注入在地文化

陳淑賢的戲曲說唱、活化歷史──以熱情與生命注入在地文化

記者 林梓琦 報導  2018/06/26

在獅潭鄉投入文化傳承與教育工作超過三十年的陳淑賢,除在獅潭國小任教客語課程外,亦在提供高齡人口終身學習機會的「樂齡學習中心」開班授課。憶起多年徘迴在老年人與國小學童之間,教學戲曲說唱藝術的種種,彷彿歷歷在目。

「有一次樂齡班的老人家,為了上台表演都相當緊張,我一邊在舞台旁支持他們,一邊看著台下他們的兒女、媳婦,都前來拍照為他們加油打氣,當下我就很感動,知道我做了件對的事情。」

陳淑賢溫暖人心的口吻,吐露一個接著一個的生命片段。對於家庭、社區及客家族群的認同與關懷,驅使著他為此貢獻,並且始終樂在其中。


獅潭鄉投入文化傳承與教育工作超過三十年的陳淑賢。(林梓琦/攝)

父親與子弟班,穿針引線於傳統文化中的童年

古早農業時代休閒娛樂不如現代社會來的豐富多樣,而農村中組成北管、八音樂隊,便是當時人們尋求生活樂趣的一種方式,因此全台各地成立「鑼鼓班」、「子弟班」的情形相當普遍。陳淑賢的父親當年便是村子中八音子弟班的一名樂師,從小跟隨父親的腳步去樂團練習的現場,耳濡目染之下,陳淑賢發現自己熱愛客家傳統音樂,因它是與父親之間深刻的連結、是家鄉村民的共同記憶,更是屬於客家人,珍貴的文化資產。

除了客家八音的薰陶,陳淑賢爸爸亦激發了他編撰故事的想像力,以及說起故事來有聲有色的絕活。陳淑賢從小聽爸爸講各式各樣的中國古代歷史人物故事,這些故事刻劃在他腦海裡,豐富了他的童年。家中排行老大的陳淑賢,從小練就了編故事、說故事的功夫,從廟前乘涼的石板路,到睡前手足擠在一塊的大通鋪,一有空閒大姐便開始講故事,弟弟妹妹聽得陶醉,陳淑賢總是能把鄉下的毛孩子治得服服貼貼。

舒適圈外的「客家」

到了升學階段,陳淑賢離鄉至台北就學。離開從小在此長大的客家庄,反而增強了陳淑賢的客家認同。

一次偶然機會,陳淑賢發現班上有同學同樣來自客家庄,沉浸在遇見客家同胞的喜悅裡,卻發現對方並不樂於這樣的「相認」,反而擔心自己客家人的身分曝光,要遭受外界的異樣眼光。陳淑賢這時才發現,許多人對客家人並不了解,認為客家人就是吝嗇、不合群。這些帶有偏見與歧視意味的譏諷,讓許多獨自在外求身存的客家子弟,寧願隱藏自己的客家背景,給自己披上保護色,隱身在人群之中。

「但是我的個性就無法接受,我要讓他們知道,客家文化是很好的,客家人不是他們想的那樣!」

在外遭遇族群偏見的經驗,不但沒有挫敗陳淑賢身為客家人的自尊,反而更激勵了他發揚客家文化的鬥志。陳淑賢相信,只要客家人對自身文化有信心,就不需畏懼外界的誤解。

返鄉耕耘,徘徊在孩童與老者之間

回到自己熱愛的故鄉後,當年那些聚集在村落子弟班的男性長輩,隨著時光的流逝,有的已不在人世,有的則衰老失智了。而陳淑賢也從當年那個說故事的大姐,成為了孩子的母親,更是獅潭國小裡客語傳承及樂齡學習中心的教師。

依循著對客家傳統文化傳承的使命感,以及對家鄉這片土地、鄉親的情感,陳淑賢為社區課程提供發想,也積極參與社區活動。現今的獅潭鄉面對老化、青年人口流失現象,獅潭國小成立樂齡學習中心,提供當地長輩「健康老化、活躍老化、在地老化」的學習機會,新店村也成立社區發展中心,開授各式課程與活動。

而陳淑賢透過各式課程進修,漸漸地能夠融合編寫故事的創意與客家傳統音樂,成為更能被現代年輕人接受的說唱戲曲。陳淑賢不僅在國小指導學童客語歌謠班、參加說故事比賽,也在樂齡中心開班授課,廣受好評,鄰近各校爭相邀約開課。

陳淑賢在國小課堂中和學生們解釋歌謠的故事背景時,經常逗得小朋友哈哈大笑。例如〈逃學狗〉這首客語童謠,便講述早年施行國民教育時,孩子無法適應學校生活,而逃學到山野裡、爬上樹,最後跌落而倒大楣的故事。陳淑賢認為,現在的晚輩難以理解從前人們在農村、山野裡,親近土地與自然的生活經驗,藉由故事與歌謠的方式,讓小朋友生動地在趣味中學習,更能夠對本土的歷史現場產生想像。

而作為樂齡學習中心戲曲說唱班的指導教師,面對一群老人家,卻帶給陳淑賢意想不到的挑戰。實際接觸年長者之後陳淑賢才知道,有時不經意的玩笑,也可能觸動到老人家細膩的情感,傷及他們的自尊心。後來陳淑賢在師資培訓課程修習「老人心理學」,才得以更進一步理解長者的思維模式,以及與年長者交流的技巧。

這些地方性的進修課程,一大特色便是老人家與兒童共學。由於獅潭鄉目前正面臨青年人口流失以及人口老化,家中老者出門至樂齡中心進修課程上課,家中的小孩便無人看顧,因此,在這些課堂上往往出現「祖孫共學」的特殊上課模式。

小朋友的學習快、記憶力強,老人家涉世較深,溝通與理解能力強,兩者合作的學習方式形成互補,也增進祖孫之間情感與默契,讓老者與孩童之間相處融洽。

活化地方歷史

現今陳淑賢已卸下教職工作,然而,對客家文化推廣與傳承工作的熱情,仍然趨使著他在獅潭鄉新店社區戲曲班、八音班效力。陳淑賢說,「我現在在八音班,打的就是樂團中央位置的通鼓,常常在練習的時候,我打著打著就感動地掉下眼淚,因為我現在坐的,就是當年我爸爸在子弟班坐的位子。」 


獅潭鄉新店社區八音班團練情況,圖為具指揮角色的通鼓。(林梓琦/攝)

陳淑賢多年來以地方歷史與人物編寫而成的歌謠、故事,生動地記錄下老百姓的日常,成為獅潭鄉具草根性的時代印記。陳淑賢說:「有一次在台上介紹我寫的歌謠,那是關於我們新店村一位劉蘭嬌阿姨的故事,結果說著說著,發現他本人就在現場,當下觀眾就覺得非常有意思啦。」

現在這些故事也受到了歷史、藝術領域學者的關注,希望在未來有機會能夠以數位建檔、多媒體呈現的方式,將它們保存並推廣出去。陳淑賢非常驕傲地說:「這就是我開設課程的主旨『說唱戲曲─活化歷史』。」

陳淑賢以堅定的執念與正向積極的個性,在一個現今人口流失、榮景不再的山間小鎮,憑著對家、對地方、對族群的情感,一直為歷史與文化的保存與推廣做努力,為地方貢獻。

延伸閱讀:

社區的驕傲──獅潭新店八音班「真樂軒」

記者 林梓琦
記者 林梓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