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竹二期

諸多項目停賽 各方說法看一看

2019年的己亥梅竹於2月23日開跑,第51年的梅竹賽有著與往年截然不同的面貌:全面友誼賽!網路上出現不少揣測,同學對於這次變動感到諸多不滿。梅籌總召來告訴你為什麼!

諸多項目停賽 各方說法看一看

黃齡萱 報導  2019/02/28

2019年的己亥梅竹已開跑,超過半世紀的梅竹賽具有與往年截然不同的面貌:全面友誼賽!

一月,梅竹籌備委員會(簡稱梅籌會)公布今年改為友誼賽後,不少賽事決定停賽,兩校輿論譁然。網路上出現諸多揣測,許多同學對於這個消息感到不滿。

同學在臉書發起集體換頭貼的活動,以表示對梅竹賽的熱情與渴望,希望梅竹成功舉辦,仍免不了許多項目決定不出賽。(圖片來源/截圖自Facebook

為何停賽 梅籌會總召來解答

梅籌會總召王冠奇表示此次停賽緣由是去年清華大學(以下簡稱清大)招募一名具象棋國手資格的新生,交通大學(以下簡稱交大)方則認為其不能代表出賽,雙方對選手資格認定不同,訂出的選手規章也不同。於是召開梅竹諮議委員會(簡稱諮議會)以求裁決,卻遲遲沒有共識,若只有單項(象棋)停賽,可能會造成惡性循環,之後遇到類似問題只能停賽,並不是樂見的情形。最後只好協商成全不計點,變為友誼賽。

原本賽事從3月1日至3月3日,會有連續三天的密集比賽,但今年第一場賽事(男籃)提前至2月23日舉行。再者,有三場改至2月28日,其餘留在原本的日程。項目減少加上賽程分散,導致關注梅竹的人數流失,不復見往年兩校集中精力投入三天賽事的盛況。

友誼賽並不在梅竹競賽規章中,所以變動之後,梅籌會必須尋求兩校各項目校隊出賽的意願,「蠻多項目是因為不計點,覺得出賽無意義,或是單方面支持自己學校立場,決定不出賽。」王冠奇也說:「有校隊考量三月的大專盃聯賽,這場梅竹賽也不是正式賽,所以希望把賽程提前,以不影響大專盃,才會分成兩個禮拜。」

己亥梅竹爭議懶人包。(圖片來源/黃齡萱製)

王冠奇表示他們無能為力,開了多次諮議會卻無法下定論,衷心希望能把剩下的比賽辦好。友誼賽消息公告後,緊接著就是春節連假,梅籌會只能在很短的時間做出最好的安排,最後多達10場賽事放棄,不免令人錯愕與惋惜。

原有18場賽事(8場表演賽、10場正式賽),只剩8個項目,且沒有開幕、閉幕式。(圖片來源/黃齡萱製)

清大象棋國手:停賽當然很可惜

己亥梅竹爭議的引爆點即是具國手資格的象棋社社長葛振衣。葛振衣表示:「我其實只占棋藝賽的六分之一,不足影響到整場勝負。」梅竹賽是雙方切磋棋藝的平台,很希望象棋社能嶄露頭角。作為社長亦是具有爭議的選手,葛振衣處境兩難,希望能讓社員參與梅竹賽,也理解交大對國手資格的顧慮。參與多次諮議會卻沒有結論,他認為沒辦法出賽實在可惜,但也考慮明年直接不出賽以免除紛爭。

平時葛振衣(左上)會跟象棋社員一起練習。(圖片來源/黃齡萱攝)

交大女排教練:梅竹給選手表演的舞台

「改成全面友誼賽後,仍希望有一個選手表演的舞台,他們練得很辛苦。」擔任多年交大女排教練的李建毅說明自己有出賽的意願。但在宣布比賽不計點後,清大方率先決定不參與這次梅竹排球賽,讓他心情上感到蠻失落,寒假訓練的士氣也不如以往。不過,他也樂觀地表示三月的大專排球聯賽第一場就遇到清大女排,也是另類的梅竹賽,讓他們練習又燃起了動力。梅竹賽一直是雙方選手努力的目標之一,教練認為它也是冬天訓練的一針強心劑,希望明年可以順利舉辦。

沒有梅竹賽後,選手與教練的練習目標即是三月中的大專盃聯賽。(圖片來源/黃齡萱攝)

解決之道 雙方無共識

網路上的謾罵聲從激烈轉變到對比賽冷漠,並不是梅竹賽的初衷,梅竹賽無疑是想讓兩校學生能在體育競技上切磋交流。選手資格的認定至今仍沒有雙方滿意的結論,在此次友誼賽後能否協商出一套新的方案,避免今年的遺憾重蹈覆轍,值得我們大家持續關注。

縮圖來源:黃齡萱攝

記者 黃齡萱
我喜歡龍貓、喜歡喝奶茶、喜歡認真的人
編輯 呂奕廷
喜歡吃牛肉麵,但是吃不起只能吃沒肉的湯麵。
記者 黃齡萱
編輯 呂奕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