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竹二期

交照喜迎梅竹賽 倒數知多少?

每年的梅後倒數照無疑是場外的一大「嬌」點,然而大部分人除了欣賞校園中最美麗的風景外,可能沒有想過這些美美的照片又是如何產生與其背後的意義,本篇將帶大家粗淺的了解組成己亥梅竹倒數照的各個元素。

交照喜迎梅竹賽 倒數知多少?

王毓楷 報導  2019/02/28

一年一度的梅竹賽除了賽場上的競逐,賽場下兩校間也無不使出渾身解術相互較量,努力為自己的學校加油。除了兩校火力班與在比賽間會出現的啦啦隊表演和吉祥物對決,相信大家對於「交通大學梅竹後援會粉絲團」上的倒數照並不陌生,總是吸引交通大學(以下簡稱為交大)學生凝聚向心力齊力抗清,帶著大家倒數著比賽的到來。

「交大梅竹後援會」是兩校間率先發起以照片形式倒數梅竹賽的一方,過去清華大學(以下簡稱為清大)的「梅竹龐達熊-梅竹工作會」也曾一度有過類似活動與交大在網路上較量,但僅交大方每年接續實行,構成交大梅竹文化的重要元素。

己亥梅竹倒數照由交大竹狐打頭陣,迎接比賽的到來。(圖片來源/國立交通大學梅竹後援會

如數家珍 誰來出征?

行之有年的倒數照中的被攝者與攝影師雖然全數由交大的學生出任,但仍不乏其代表性的爭議。其中以照片中所出現的男女比例最為人詬病。根據交通大學註冊組統計,107學年度下學期全校男性學生人數為8958人,而女生人數則為3780人,然而就己亥梅竹倒數照中所出現的男女比例為2:43,與實際比例有不小差距。

不過撇開性別不談,在這45位交大學生當中有將近一半(21位)為大學部甫入學的一年級新生,除了提供他們參與全校盛事的機會,更象徵交大注入的新血與青春無敵的熱情,加上其他各年級的代表,全校由低年級至高年級齊心協力的梅竹精神更可見一斑。

另外從被攝者的所屬系所來看,以傳播與科技學系出現9人次最為大宗,其次分別為管理科學系的7人次與外國語文學系的5人次分居二、三位。較值得注意的是,以往梅竹倒數照多半以大學部學生出任,但今年有3位碩士班同學共襄盛舉,唯可惜的是迄今仍未有博士班同學。

對於代表性疑義,己亥梅竹倒數照攝影師之一,並同時也是去年戊戌梅竹後援會攝影部部員的蔡宗佑表示,出任同學名單雖然主要由公開的線上表單,全校師生填寫推薦產生,但人數若有不足則需由攝影師推舉薦選,雖然會適度平衡各科系代表的人數,但卻往往無法找到合適人選。

事實上,倒數照屬於完全自願性質,因此即便有合適人選,也有可能面臨對方婉拒的窘況。同為此次倒數照攝影師之一的莊文昌同學表示,各科系佔比和代表性似乎不是多數人會顧慮的點,畢竟有心為校加油才是倒數照的重點所在。

可由統計圖探討倒數照人選的代表性,大學部除電物與應數系外,均有人出任倒數照模特。(圖片來源/王毓楷製)資料來源:國立交通大學梅竹後援會交通大學註冊組

清源正本 交口稱譽

數年下來,除了代表性的討論外,梅竹後援會的倒數照也不乏大小爭議,除了曾出現有人轉發「靠北交大」批評比較被攝者或攝影師的事件外,也曾經出現被攝者遭騷擾的事件,對此己亥梅竹後援會攝影部部長姜芷暄表示今年選擇不標註被攝同學即是因為有這些考量。

每年的倒數照資訊除了最重要的倒數天數外而有所增減,姜芷暄表示今年的倒數照中特別標記攝影師個人帳號,除了基於尊重創作者外,也盼能達到為攝影師個人宣傳的效果。而蔡宗佑也表示,攝影師人選主要由校內徵才或其他攝影師推舉產生。

至於倒數照所搭配的文案則是由梅竹後援會的宣傳部產製,由於宣傳前期每三天發一張照片,因此多半先有照片,再由宣傳部部員發想對應文字,但到後期,每天都有倒數照,由於時間緊迫,則無特別要求照片與文案內容相關。姜芷暄表示,考量攝影師可能會想對照片內容有所詮釋,特別提供雲端文件供攝影師加註給宣傳部參考撰寫內容。

事實上不僅攝影師能對照片有所詮釋,倒數照的模特也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想法,連續兩年出任梅竹倒數照模特的謝佳芸表示,自己得到最大的收穫就是學習與攝影師溝通,並且共同討論對於拍攝取景、角度的想法。​由此可見交大梅竹後援會也持續嘗試改善多年來建立的傳統,不僅模特的系級比以往更多元完整,也給予參與的同學更多的尊重與彈性。

記者 王毓楷
長年為拖延症候群所苦 在此奉勸您莫浪費生命在一定會後悔的事物上。 例如讀完這句話即屬此類
編輯 黃淳妤
喜歡涼涼的天氣,所以最喜歡秋天  
記者 王毓楷
編輯 黃淳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