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捲土重來客家味 阿娥姐的道地手藝

土生土長客家人——阿娥姐的人生故事。

捲土重來客家味 阿娥姐的道地手藝

陳映瑜 文  2019/01/31

位於苗栗縣公館鄉的長虹小吃,在上一位店主的時期已經營了十五年,是當地人所為熟知的一間小吃店。而在十五年後的今天,阿娥姐延續「長虹小吃」的名字,以自己培養已久的手藝,在從小生長的土地之上,傳達道地的客家家常口味給有緣的過路旅客,以及當地的親朋好友。

新東大橋 連結過去與現在

由於後龍溪的阻隔,從苗栗市區前往公館鄉,必定要經過「新東大橋」,在橋的兩端,景色也截然不同。距離苗栗火車站15分鐘的車程,長虹小吃依傍在寬廣的沿山道,所見之處是自然的田野以及無際的天空。然而,跨越新東大橋就好比阿娥姐的人生寫照,年輕時的阿娥姐從公館鄉到位於新東橋另一邊的苗栗市打拼,而在年紀稍長的今天,卻又回到最初的起點,開始事業的第二春。

苗栗縣廣闊的沿山道,沒有大廈林立遮蔽視線,能看見遼闊的天空。(攝影/陳映瑜)

長虹小吃所在之處就在純樸的沿山道旁。(攝影/陳映瑜)

「你先過去坐一下齁!今天剛好還有客人!」阿娥姐滿臉笑容的說著,完全沒有第一次見面的生澀。下午兩點應已是店裡的休息時間,阿娥姐靈巧的身影卻還是在廚房忙進忙出,招呼著在休息時間前一刻才進門的客人們。「客人會來就是因為肚子餓想要吃東西嘛,就算已經收攤了,我們還是很願意去煮一個什麼麵給他吃,就是服務人我就很高興。」不同於年輕餐飲服務人員經常抱怨顧客總在關店前出現的心態,阿娥姐對於顧客的到來總是笑容滿面,對他來說,餐飲不單只是工作,也是能認識很多朋友的管道。

 

阿娥姐一邊製作餐點,一邊講解料理的精髓。(攝影/陳映瑜)

化經濟危機為轉機 結合興趣與工作

阿娥姐從事餐飲工作已邁入第十六個年頭,然而在民國85年,正值壯年時期的阿娥姐其實經歷了一場為期五年的經濟危機。苗栗公館作為早期重要瓦窯生產地之一,甚至有「裝飾陶瓷王國」的美稱,在當地也設有陶瓷博物館,由此可知陶瓷是苗栗一項重要的產業。對於阿娥姐來說,陶瓷也是他在青年時期的經濟來源,從高中一直到三十三歲期間都做著陶瓷相關工作,也與丈夫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1990年代開始,因為台幣升值、工資上漲等原因,造成許多產業外移至東南亞,台灣當地的經濟成長幅度也開始衰退。當然,苗栗公館的陶瓷產業也避免不了這個危機。「八十五年的時候,整個訂單都沒有了,工作的那個經濟收入就斷層了,收入就等於是零。」在失去經濟來源並有貸款壓力的情況下,帶著正要讀小學一年級的女兒,阿娥姐夫妻倆只能靠著零星的工作維持家計。「後來我們就痛定思痛吧,就是從零開始,我才跨出去說開始直接先做小吃。」在家人朋友的支持之下,阿娥姐接手了一間小市集的麵攤,靠著對食物的熱情以及喜歡服務的天性,這條路一走就是十幾個年頭。

「我很喜歡看美食節目!就是貪吃啦!興趣跟工作可以結合的話,就算身體很累可是心情還是愉快的。」阿娥姐坦言,如果單純為了賺錢,餐飲業算是較為勞累的工作,因此若沒有熱情支撐,很容易被疲勞擊垮。在經營麵攤五年之後,阿娥姐決定轉型,將自己最拿手的客家味道端上桌。就憑藉著這股熱情,一直到現在阿娥姐的客家味飄過新東大橋,持續的帶來道地的好味道。

反轉刻板印象 好「客」本性

大眾對於客家人的印象無非就是勤儉、硬頸精神,然而,也有人對於客家人有「吝嗇」的刻板印象。對此,阿娥姐表示「客家人是對自己節儉,可是他對客人是非常大方。」在訪問當天,阿娥姐除了端出道地的客家麻糬,也親手做了蘿蔔糕、鹹粄作為招待,甚至在離開時又塞了一盒手工麻糬以及水果,這也應證了阿娥姐所說的「反正冰箱裡有的、可以煮的東西我們就盡量做給客人吃」。

阿娥姐招待數道料理,有蘿蔔糕、鹹粄、麻糬以及特製桔醬,從阿娥姐的手藝中能夠嚐到濃濃的客家味道。(攝影/陳映瑜)

此外,阿娥姐的客家小店除了服務過路的旅客,因為位於阿娥姐的家鄉,也有許多親朋好友會到店裡小聚,成了大家聊天敘舊的好去處。「再怎麼樣也是我們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所以客源方面我們就比較不擔心,也不是說要去做什麼大事業,有個地方可以讓人家吃飯,我們就很開心了。」在用餐時間也經常會有阿娥姐的老同學光臨,大家彼此寒暄的場景格外溫馨,純樸的風貌更是充滿人情味。

延續「長虹」 平穩經營

在阿娥姐接手店家之前,長虹小吃已經營了十五年之久,但與前老闆的經營方式不同的是,阿娥姐選擇親上火線,而非僱用人手,因此每一道家常菜都出自於阿娥姐之手,也更能把關品質。對於為何選擇不改名,阿娥姐笑說「長虹也不難聽嘛!一路長紅啊!再長紅個十五年我就要退休了!」話雖如此,但阿娥姐和此店還在磨合的階段,待店況更加穩定之後,阿娥姐也希望能夠朝預約制、客製化的方向進行。「反正就是體力負荷的了就會一直做下去啦!」阿娥姐開朗的說道。

雖然阿娥姐的新事業正處於起步階段,但仍保有熱情的她,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家鄉繼續服務,也希望如此道地的客家味能夠繼續飄香,就如阿娥姐的期望一搬,再譜出下一個十五年。

記者 陳映瑜
每次說要減肥但都吃超級飽。  
記者 陳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