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梅竹賽前特刊

是謀略亦是歸屬 清大橋藝社

睽違三年的梅竹橋藝正式賽即將開賽,本篇文章專訪國立清華大學橋藝社社長陳敬霖,橋牌對他而言,是謀略也是歸屬所在。

是謀略亦是歸屬 清大橋藝社

記者 陳嶸 報導  2021/02/28

辛丑梅竹橋藝正式賽,即將在3月6日、7日於國立陽明交通大學活動中心開打,距離兩校在橋藝上最後一次的正式交鋒已有三年的時間,經歷了前年己亥梅竹 (2019)表演賽,以及庚子梅竹(2020)的全面停辦後,兩校陣容皆大幅更動,彼此素不相識,為比賽帶來大量不確定性。
 

「橋牌不是一個人的遊戲」

今年就讀清華大學生醫工程與環境醫學系大三的陳敬霖,是清大橋藝社的社長,也是此次梅竹正式賽的選手。初次成為梅竹出賽選手,他坦言自己十分緊張,在積極求好的過程中也難免會遇到低潮,但努力修正錯誤,把牌打對、打好,確保自己以最好的狀態參與這次盛事,為他首要目標。

談到橋牌令他著迷之處,陳敬霖認為,橋牌是個很特別的活動,既是一種運動,又是一款高度靈活變換的超複雜桌遊,尤其是橋牌中隊友的機制,讓他深陷其中。在絕大多數的撲克牌遊戲裡,選手大多孤軍奮戰,唯有橋牌能在同張牌桌上擁有隊友,展現搭檔之間的默契,這正是他愛上橋牌的根本原因。

橋牌中另一項特別之處,便是公開透明。在牌桌上的一切,每位選手皆看得到,牌桌上甚至不容許敵我雙方存在欺騙,如何有效利用牌桌上的情報,將打出去的牌作為信號跟隊友交流,抑或是隱藏自己的牌力,都是橋牌燒腦之處。陳敬霖也提到,隊友之間的默契與信號是橋牌取勝關鍵之處:一位優秀的橋手,要能夠掌握大局,正確運用信號,還要衡量自己和隊友的牌力,來評估贏下獲勝所需的墩數。

社員們正在檢討牌局。(圖片來源/陳敬霖提供)

重視經驗傳承 社團凝聚羈絆

陳敬霖覺得清大橋藝社對社員來說就像是情感的歸屬,每天幾乎都會在社辦練牌,有時讀書累了或是心情煩悶,來到社團上都能找到牌友,漸漸地社員彼此也培養出超越朋友超越夥伴的羈絆。這點更體現在他們寒假備賽時,不僅幾乎天天練牌,每次練牌時間可能長達12小時,也透過參與各校舉辦的橋藝學生賽,新竹地區的公開組比賽,以戰養戰來培養默契。

而橋藝社已畢業學長姐,更是展現對橋牌的莫大熱忱,寒假期間抽空回到校園為學弟妹開課、訓練,一起練牌並檢討,將自己過往參與梅竹的經驗手把手傳遞給學弟妹,「如果沒有他們,我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陳敬霖笑答道。

學長姐們為社員教課的情景。(圖片來源/陳敬霖提供)

陽明交大、清大兩校橋藝社目前在梅竹以外的場合,並沒有更深度的交流,陳敬霖表達了與陽明交大橋藝社一同練牌或是社課的意願,期許兩校能以牌會友,建立深厚友誼。
 

疫情下更顯珍貴 兩校君子之爭

談起本屆辛丑梅竹,或許是在疫情陰影下,少了往年針鋒相對的火藥味,卻也讓參與選手們更加珍惜這次的交流機會,陳敬霖信心十足的宣戰:「我們知道陽明交大的橋手們都是翹首,但是我們也有不會輸給你們的超優質橋手,就讓我們在牌桌上來場君子之爭吧!」

縮圖來源:陳敬霖提供

記者 陳嶸
當你真的餓的時候,你就會做出好東西。
編輯 陳瑋
我是女子人,努力往好的方向前進。
記者 陳嶸
編輯 陳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