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榮耀的泰雅之子 野狼奔騰遍山林

榮耀的泰雅之子 野狼奔騰遍山林

陳怡儒  2008/05/14

  「每一道皺紋,刻畫著數百年來的美麗與哀愁;每一株小草,道盡這塊土地千萬年來的蛻變。」長年走訪山間,踏遍新竹縣尖石、五峰鄉每一處原住民部落的文化工作者廖賢德,無悔付出生命歲月,用心用愛記錄台灣的環境變遷史,作為後代子孫尋根的依據。

  隆隆的引擎運轉聲響遍山林、響遍街頭巷尾,廖賢德騎著陪伴他十七年之久的爺爺級野狼機車,帶著饅頭、相機等基本配備,就往山上跑。心中秉持著來台踏察的日本人類學家森丑之助、鳥居龍藏、伊能嘉矩冒險犯難的田調精神,廖賢德從事部落文史調查、耆老訪談,以攝影圖像及調查報告記錄他所看到的環境變遷史。然而,狂熱於原住民文化的他,卻是出生於新竹縣竹東鎮鄉下,一個道道地地的客家人。


十七年車齡的野狼機車是廖賢德上山時最忠實的夥伴,他感到滿足,露出陽光般的笑容。(陳怡儒/攝影)

一次生死邂逅結緣終生

  大學時期的廖賢德很喜歡爬山,常常獨自徜徉於山林裡,享受鳥鳴、享受芬多精,而命運也在此時安排他與原住民結緣。三十幾年前,廖賢德獨自登奇萊山,不料,黑色奇萊下午就伸手不見五指,他在濃霧中迷路,荒山野地,進退不得。當時救難不發達,就在他萬念俱灰同時,忽然聽見狗吠聲,三個布農族原住民恰巧經過而幫助他脫離絕境。那晚,他與原住民同歡,彼此分享食物,布農族優美的八部合音如天籟一般,深深打動他的內心。廖賢德看到了原住民恣意隨性的生活方式,十分嚮往也很感慨:「我們何必活得這麼複雜?」他語重心長地說。此次機緣讓他有了強烈的感觸,也加深他探索原住民文化的決心。從喜愛與山林對話,到藉由收集原住民古文物而了解其文化,廖賢德至今仍不遺餘力地從事泰雅族的文史研究。

  「當生命跨出第一步時,就沒有停下來的理由。」無顯赫家業背景的廖賢德,平時靠打零工賺取微薄的收入,如清理水溝、割草等。然而,雖然生活艱苦,熱情卻一絲不減。廖賢德不接受任何補助,他想有自己揮灑的空間,不希望被綁手綁腳,更不願拿錢來包裝文化。

  「每件文物都有生命,背後有說不盡的故事。」廖賢德花錢蒐集原住民及客家文物,並拍照攝影做成紀錄,沒有任何圖利的念頭,他堅守文化工作者的品德。「我只進不出呀!祖先怎麼可以讓你賣來賣去……」廖賢德總是義憤填膺地說著。


捧著有百年歷史的火繩槍,廖賢德秀出令他驕傲的收藏。(陳怡儒/攝影)

賦予文物生命而非價值

  憑著過人的毅力,廖賢德一步一腳印,默默實踐其理想。他從事文化教育資源的保存,單純的目地只是想讓後代子孫看到祖先的生活方式;想為少數願意了解自己文化的人做準備。五十年後世界變成地球村,「族群」只是個歷史名詞,唯有保存歷史文物,後代子孫才有尋根的依據。

  民國二、三十年代,漢族祖先在開墾台灣這塊土地時,科技還不發達,一切都以人工及獸力為主,無論刮風下雨,一樣穿著蓑衣到稻田裡耕作,廖賢德相信一般平凡的家族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任何一件文物都沾有祖先的汗水,摸著鋤頭的柄,彷彿我們正與祖先握手:「我賦予它們生命。」這是廖賢德對於文物的詮釋,並非價值多少,古文物之所以珍貴的原因是收藏了錢也買不到的歲月痕跡;是整個歷史脈絡的象徵。

  身為原客文化工作者,廖賢德紀錄語言、生活、土地、山川的變遷,寫的是部落史也是近代史。原住民的部落生活原是很封閉的,在交通不發達的情況下,生活及語言不太變動,但近年來交通資訊不斷滲透部落,百里邊關一日返,文化正急速消失。廖賢德採取了民族誌的研究方法,長期與泰雅族人接觸,做實地考察且學習原住民的語言,了解其生活本質,記錄原住民在山林間所運用的智慧。另外,廖賢德不僅收集原住民使用過的文物,也收集客家古代農耕用具,教導自己的兒女說客語的他,還獲選為教育部所舉辦的客語母語老師。

受到部落長老血祭肯定

  對廖賢德來說,意義重大的事莫過於受到部落長老的肯定,二〇〇四年四月三十日在五峰鄉清泉石加鹿部落,由部落何發梅、巴亞斯兩位頭目,以泰雅族殺山豬、血祭祖靈的傳統GaGa儀式授給他榮耀的泰雅名字「比令˙巴亞斯」,就在整個原住民部落參與見證下廖賢德成為泰雅之子,他也承諾會繼續為泰雅文化努力。

  在廖賢德家中,兩萬多張幻燈片整整齊齊收納在防潮箱裡,客家與山地文物超過千餘件,廖賢德一件件登入、分類,做成完整的目錄。這些幻燈片見證了客家人刻苦勤儉的生活及泰雅族人在叢山峻嶺中求生活的一面。他的工作室掛滿了照片及畫作,原住民風味的擺設讓整個空間別有風味,一幅未完成的泰雅老婦圖在畫架上,廖賢德緩緩執筆,將生命情感都畫進去了。選擇堅守自身的使命,廖賢德忍受身為客家人而從事原住民工作所碰到的心酸及不諒解,他甚至必須放棄家庭。他在那淺淺的笑容裡有些許遺憾,但他隨即以爽朗的語調說了:「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光環、沒有掌聲,我還是要一直做下去。」


廖賢德用相片紀錄泰雅部落的環境變遷史,希望後代子孫看得見歷史。(陳怡儒/攝影)

謹守古訓熱心公益事業

  拋棄私心,廖賢德的眼中只有需要幫助的人,他熱衷於公益事業,擔任生命線志工十二年,在德蘭育幼院中心當課輔志工七年及任林務局國森林解說員。謹守客家古訓「忠誠孝子」,廖賢德忠於為原住民代言人這個身份,記錄他們沒有加以掩飾的生活寫實面。他不是以遊客心態踏入部落或客家庄,而是願意與之生活在一起,感受真正的文化點滴,他以真誠的心對待所有住民,完全尊重他們的習俗與信仰。

  「在客家主流中,我非主流;在泰雅主體中,我是配角。是自己『願意』爲五十年後,後代子孫作準備,沒有悲傷的權利。」廖賢德嚴肅地說著。

  黝黑的外表、健朗的身軀,隨時都精力滿注,廖賢德以燦爛的笑容朝理想邁進,沒有一絲猶豫。他最大的宏願是成立「原客文教基金會」,發揚他的事業,展示攝影、文字及文物,讓這份文化傳承的工作不斷延續下去,讓後代子孫能從中追憶歷史。一位平凡的客家人物,背負了如此偉大的使命,廖賢德跨上機車,發動引擎,朝著理想勇往直前。

記者 陳怡儒
Hey,你好 我是喀報記者陳怡儒,可以叫我小u :) 照真說:「要有自己的想法,別在意無謂的事,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最重要。」毎個人的腦袋都有一顆可以無限擴充的氣球,期許自己在所剩不多的大學生活中能夠裝得更滿更豐富,踏實地帶走。 最後,能全力以赴是幸福的。喀報團隊加油!  
記者 陳怡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