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登革熱疫情未退 北部應防範

登革熱疫情未退 北部應防範

記者 陳巧婷 林承勳 報導  2017/12/31

記者 陳巧婷、林承勳/採訪報導

今(2015)年入夏後,南台灣台南、高屏地區接連引爆登革熱感染潮。時序來到十月,累計病例數高達19,745例,已超越去年總數,台北也有85個案例。登革熱爆發同時揭露國人與相關單位,都缺乏對傳染病的認知與警覺;在全球暖化以及行動便利的今日,登革熱傳染源恐怕將不只停留在南部。

今年登革熱疫情以台南最為嚴重,16,656例占全國本土病例數84%,95%行政區都出現病例;高雄2,570例次之;北部則是由南部移入的零星案件。時至今日,登革熱疫情已受到控制,主要疫區台南疫情也已趨緩。大規模的疫情之所以集中在台南跟高雄,實因受到斑蚊生活習性所影響。

登革熱是因埃及斑蚊、白線斑蚊等蚊子叮咬,引起的急性傳染病。登革熱患者發病前一天、或發病後五天遭斑蚊叮咬,便會將病毒傳播給斑蚊,病毒在蚊子腸道內經過八到十二天的增殖,便會讓此斑蚊終生帶原,並有傳播能力。

登革病毒血清(抗原性)可以分成Ⅰ、Ⅱ、Ⅲ、Ⅳ四型,每一型都會感染、致病,引發的症狀輕重不一,通常以Ⅱ、Ⅲ兩型的病毒感染症狀較為嚴重。然而,只要感染過某一型登革病毒,便會對該型病毒終生免疫,但對其他型的病毒只是短期免疫(約莫二到九個月),之後還是有可能染病。

更讓人擔心的是,免疫期過後, 隔段時間又感染不同血清型登革病毒,即「交叉感染」,反而會增強病毒反應,引起出血及休克等症狀,不可不注意。

台灣南北感染原因不同

同為傳染原的埃及斑蚊(Aedes aegypti)、白線斑蚊(Aedes albopictus),習性卻大不相同。從棲息地來看,埃及斑蚊基本上分佈於台灣北緯二十三度半以南,且多棲息在室內,並在人工容器中繁殖,非常容易與人類接觸;而白線斑蚊分布於全島1500公尺以下及低海拔的室外區域,吸血目標除了人類,也包括其他哺乳動物。

臺大環境衛生研究所教授蔡坤憲指出,埃及斑蚊較為神經質,吸血時容易受晃動、光影變化等驚嚇離去。所以埃及斑蚊的進食策略不會一次吸飽,約需叮咬五、六次,才足夠一次產卵所需的血量。加上棲息於室內,埃及斑蚊很容易讓同一屋簷下的家庭,暴露於染病的風險。反觀白線斑蚊則是捨命一次吸到飽,喜歡在室外活動,集體感染的機率自然下降。

由於斑蚊習性與分佈特性影響,埃及斑蚊與白線斑蚊都棲息的南部,先天就比北部來得容易爆發疫情。但在全球暖化趨勢下,北部地區可能已不能置身事外。蔡坤憲指出,氣溫是影響埃及斑蚊的分佈主因。以往因台灣北部冬天有寒流,埃及斑蚊的成蟲不易過冬;但聖嬰現象、全球暖化使得台灣北部溫度上升,埃及斑蚊有可能從目前流行的南部地區蔓延到北部。同時,因為全球交流頻繁後,台灣又增加境外移入病例,更導致登革熱無法絕跡。

年長者為高危險群

登革病毒的潛伏期約三到八天,常見的症狀有發燒,頭痛、肌肉痛、關節痛、後眼窩痛等,容易誤診為感冒。因此有類似症狀出現時,就要特別注意。然而民眾看待登革熱時,亦不須過度恐慌。健康狀況良好、抵抗力佳的病患,可能只有出現輕微症狀;但抵抗力差的幼兒及老人,就必須多加防範。

不過,交叉感染則會出現較強烈的反應,且有更高機率導致較嚴重的症狀,如劇烈疼痛、嗜睡、抽搐、昏迷、躁動、及血壓改變等。如果沒有及時就醫,死亡率高達20%以上。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在9月16日,曾公佈疑似登革熱死亡病例審查結果。11例死亡個案中,有7例的死亡原因確定與感染登革熱有關。患者大多患有高血壓、糖尿病、慢性腎病、冠狀動脈疾病等慢性病史,已受到相關單位關注。

臺大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方啟泰曾與疾病管制署合作進行研究。研究結果發現,年齡大於60歲長者感染登革病毒,併發登革出血熱的風險是年輕人的4.5倍;一旦感染第二型登革病毒,併發登革出血熱的風險,為年輕人感染第一型登革病毒的24倍。同時研究也發現,患有糖尿病的60歲以上民眾,若感染登革出血熱,將增加10倍的死亡風險。換言之,60歲以上長者與第二型登革病毒,是發生登革出血熱的獨立危險因子。

氣候因素是關鍵

具備昆蟲知識背景的蔡坤憲則提到,台灣位於亞熱帶地區,有點熱、又有點濕,正是蚊子最喜歡的生長環境。尤其是溫暖潮濕的夏季更是蚊蟲活躍的季節,也是蚊蟲傳染病散播的高峰期。

他強調,今年南部、尤其是台南的登革熱疫情之所以擴大,除了分佈在南部的埃及斑蚊,是傳播能力較強的病媒蚊外,氣候更是個非常重要的不利因素。蔡坤憲說,今年適逢超級聖嬰年,專家預測應該會持續到明年。聖嬰現象引發的劇烈氣候變化,導致病媒蚊大量繁殖,更增加登革熱發生率。

臺大流預所教授金傳春也持相同看法。她表示,台灣登革病毒的流行都是由境外移入病例點燃流行初火,到了流行難以控制之後,才出現本土的登革熱病例。今年台南出現的是過去很少流行的第二型登革病毒,台南多數居民均缺乏此型的抗體。

根據金傳春研究指出,登革熱疫情原本是同心圓傳播,傳播途徑是由中心慢慢往外圍擴散。之後若仍防疫失控,民眾多有抗體時,將轉變成「跳躍式傳播」,反而易往外地擴散。

預防真的重於治療

台灣今年爆發大規模登革熱疫情,民眾心裡難免惶惶。加上登革熱目前尚無治療的特效藥物,也無可施打的疫苗。一般採行支持性療法,患病須多休息、補充足夠水分,並遵照醫師指示服藥,大部份病患經支持性治療,都會痊癒。

由於登革熱已是全台須共同關心的課題,方啟泰建議,台灣須結合生物防治、氣象預報、地理資訊系統、醫學疫苗注射等學科領域的資源與技術,進行資訊整合,才能防堵疫情。方啟泰也提及,法國賽諾菲藥廠針對四型登革病毒製造疫苗,已完成第三期臨床試驗,預計年底可獲准上市。他建議屆時應積極購入疫苗,雖然無法徹底阻絕登革熱,至少有可利用的新方法來控制疫情。

蔡坤憲則建議可以因地制宜選擇適合的生物,來進行防治。如水溝或靜止的水池裡,可以放養蓋斑鬥魚或大肚魚來捕食孑孓;至於農用儲水桶等不易移除或不適合養魚的環境中,可以放入名為「劍水蚤」的生物。劍水蚤一天可以吃掉20到40隻孑孓,不但食量驚人,環境適應力也很強,在不能養魚又容易積水的地下室、建築物凹槽裡都能放養,對於登革熱的防治有很大的效果。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