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受害者為什麼道歉?大學校園的一場爭論‭ ‬

受害者為什麼道歉?大學校園的一場爭論‭ ‬

記者 林佳穎 報導  2017/12/31

9月21日,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的受害巫姓同學發出道歉文,向因該事件受到指責的相關人士道歉。這則「受害者的道歉」立即引發網路群情激憤,很快網友在臉書發起活動,並於22日到輔大進行抗議。另有多名系友、學生,同樣到場表達立場,與現場抗議群眾展開激烈爭論。

▲面對輔大心理系學生的陳詞,有同學默默在旁以標語牌表達不滿。攝影/林佳穎

9月22日清晨,一個名為「對不起,我就是站在受害者的位置」的活動,在臉書上剛一發起不久,就受到廣泛關注。幾個小時以前,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受害人巫同學在臉書上,向院長夏林清、輔大心理系、事件工作小組等相關人士發表公開道歉。網友一片嘩然,不斷有評論質疑巫同學此舉是「被迫道歉」。

隨後,有網友發起「對不起,我就是站在受害者的位置」行動,呼籲大家22日早上八時起,到輔大校園指定地點抗議。共同發起「控訴輔大校方的處理以及夏教授的態度」行動,收到網友的積極響應。

22凌晨,臉書上已經有2900多人關注該活動,八百多人表示願意參加。也有不少不能到場的網友在活動首頁上留言支持。

然而,活動開始前不久,主辦人發文表示,當前行動規模已經超出原來的預期,巫同學也輾轉告知,希望事件勿再擴大。主辦人表示,因為事件發展已違背其初衷,為避免對巫同學造成傷害,決定不到場參加抗議。

由於主辦人的缺席,現場無人組織,八點過半小時,僅有兩名同學在活動地點附近徘徊。最早到場的輔大學生羅同學表示,自己在看到道歉文後,本打算發文表達自己觀點,後來看到活動訊息,當下決定到場支持。羅同學認為,加害者應當受到懲罰。不論事件真相如何,讓原本的受害女同學,反過來單獨發表道歉聲明,一定是出現了什麼問題。

隨後陸續不斷有學生和民眾來到活動現場。輔大心理系的幾名學生、系工和系友,也出現在活動現場與學生交流。直至下午四點,現場的人潮仍不見減少。不斷有上班、上課的民眾、同學,抽空到現場表達對巫同學的支持。

早晨九點左右,參與活動的學生與市民自發圍坐在草坪上進行意見交換。其中組織起談話的,正是遭指控「串供」「打人」的輔大心理系學生蔡桓庚。蔡桓庚表示,他自己自從628事件發生後,就飽受各方壓力。雖然日前發文反駁不實指控,無奈「沒有人會想去質疑性侵受害者」。有同學到現場直接一句話痛罵蔡桓庚,便立刻匆匆跑開。

▲與事件緊密相關的輔心學生蔡桓庚,到現場后,主動回答到場同學提出的問題。他坦言很想喊出「我沒有」,卻沒有人聽到他的聲音。 攝影/林佳穎

▲民眾廖女士在現場表示,她只是為此事感到生氣,想盡一份力量。攝影/林佳穎

蔡桓庚說,他今日來到現場,就是要直接面對批評,希望通過面對面的方式,陳述自己的觀點,也希望有人能聽到他的聲音。蔡桓庚說,一直以來,他的版本不被看見,他的受傷也不被看見。

剛畢業的吳同學一大早就搭捷運趕到輔大,是最早加入討論的同學之一。吳同學表示,參加活動就是想聽聽各方的主張,進一步了解事件的真相。「希望自己遇到不公平時,也有人站出來。所以有人遇到不公平,我必須先站出來。」吳同學說。

中午時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員聚集,質疑和反對聲不斷擴大。輔大心理系多名學生在現場,呼籲大家能理清事情脈絡,否認心理系對性侵事件存在延緩處理。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