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颱風天台電外勤 職災追蹤

颱風天台電外勤 職災追蹤

記者 潘寧 邱方廷 報導  2017/12/31

潘寧、邱方廷、洪詩宸 報導

一時方便成了一輩子的痛:台電颱風天職災追蹤

今(2016)年九月,因莫蘭蒂颱風造成災情慘重,屏東電力尚未全境恢復。行政院長林全因此向台電高層撂下重話:「什麼時候全部恢復,什麼時候(人)才回來。」

看似「一按就來」的電力,讓台灣民眾得以隨時享受明亮。然而,這份便利性的背後,卻需要台電員工在颱風夜裡不眠不休、冒上生命危險的搶修。

颱風天搶修壓力大

「每次颱風天來,我們一天工作十六、七個小時、沒時間吃飯。」台電工會常務理事蕭鉉鐘提及,這是台電員工在颱風天時工作的常態。颱風天從凌晨四、五點到晚上十一、二點都還在盡全力搶修,都是很正常的事,目的是為了快點能夠恢覆電力。

已經在一線服務二十幾年的蕭鉉鐘,直言颱風天搶修電力,不應只仰賴台電員工對工作的熱情。在民眾不斷打電話抱怨、政府首長施壓、民意代表到現場堵人的情況下,台灣民眾應退一步思考,這樣「高效率」的要求是否合理?

即使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明文規定,「僱主對於高度在二公尺以上之作業場所,有遇強風、大雨等惡劣氣候致勞工有墜落危險時,應使勞工停止作業。」但因電業法要求,身為國營企業的台電必須承擔起供電的責任。加上政治人物擔心民怨,多半會施加台電儘速覆電的壓力,在大眾方便為優先考慮的順序之下,台電員工往往必須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搶修。

「冒著生命危險」的用語其實並不誇張,翻開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的重大職災實例摘要,可見各種險峻的情景——搶修受損的高壓線工程,而遭電弧灼傷;為了鋸斷壓在電線上的檳榔樹,卻遭斷掉的樹幹砸中;土石鬆動,導致車輛翻覆掉落⋯⋯這些颱風天出勤的意外時有所聞,旁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惡劣天氣,在大家急需用電的壓力下,維修人員必須拿安全去換取。

以今年九月梅姬颱風肆虐為例,風災造成苗栗縣多戶停電,台電員工在緊急搶修的過程就發生意外。一輛工程車在頭屋鄉山區出勤時,因路面散落被吹落的樹枝,造成輪胎瞬間打滑失控,3 名員工連人帶車摔落約 10 公尺深谷,最後受傷送醫。「政府呼籲送外賣的員工颱風停止出勤,難道我們的命就不值錢嗎?」台電工會勞資處長吳有彬提出質疑。

除了安全考量以外,對於颱風天搶修要求的即時性,也常常使得維修員工必須付出過勞的代價。台電家屬就曾寫下一篇心疼的貼文:「颱風我恨你!只要颱風來,爸爸就得出門搶修。今年中秋假期到屏東搶修,一去好幾天。」

台電搶修人員的工作,相當缺乏保障。台電工會勞資處副常務理事洪清福說明,在台電相關規定中,基本出勤人數應為五人,出勤的工作分類包括:領班、副領班、吊臂車、桿下作業人員、桿上作業人員。但因人力以及車輛的不足,在搶修的實務中,往往只有兩人組成出勤團體,而要身兼多職來負擔全部的工作,並在高工時當中全力追求覆電,而如果颱風帶來的受損狀況嚴重,好幾天無法回家也是有可能發生的情況。

搶修現場規定應有五人,然實際出勤往往僅配有桿下作業人員及桿上作業人員各一名,缺少領班、副領班以及吊臂車人員。

設備不符實際需求

颱風搶修這樣危險的工作環境,往往需要專業的設備來保障安全。一名不願具名的台電員工感慨:「台電被視為大家眼中的肥貓,所以政治人物會拿台電來開刀。」但看在員工的眼中,根本就是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

以 2010 年立法院預算書為例,台電打算以每件七千元的單價購買專業「GORE-TEX」雨衣,並總計用約一千八百多萬元的預算,來購置兩千五百九十五套,後來卻遭質疑單價過高,只好放棄採購。而在隔年的預算書中,台電選擇便宜二千五百元的單品,供電廠、輸配電人員及行銷外勤人員使用,卻仍遭當時隸屬經濟委員會的立委黃偉哲批評:「不該浪費公帑買高檔雨衣。」

台電工會常務理事黃建瑜表示,由於部分單位的同仁因搶修或工程需要,通常會長時間於戶外作業,或在長期滴水的隧道中施工。遇到颱風等情況,也無法停止搶修。考量到外勤同仁工作安全的需要,並有效降低濕悶不適的問題,公司會依工會建議,提供透氣材質的專業雨衣給有需求的員工。

台電工會勞資處副常務理事洪清福也在受訪時稱,立委看到高單價的雨衣就批評,卻沒注意到台電的工作性質確有其必要性。「雨衣和員工的安全百分之百相關。普通的雨衣不透氣,在勞力工作中流汗,會使得感電風險上升,而專業雨衣是能夠透氣排汗的。」洪清福說明。

除了雨衣之外,活線作業的自動化機具、高山中能夠運作的四輪傳動車、禦寒衣物、專業防護鏡、工作鞋等,都是洪清福認為未來需要增添的專業設備。但在現有的工安設備預算中,一名員工平均能被編列的預算僅有 2500 元,無法負擔許多必要的高價設備,顯示此問題並未被嚴謹看待。

停電最少,台灣排名全球第六

台灣對於供電一直採取高標準的要求。根據世界銀行公佈的《2015經商環境報告》排名資料顯示,臺灣在「電力取得」項目排名第 2 名。另根據《2016經商環境報告》,相較於其他高收入的 OECD 國家,每戶每年平均停電次數為 1.5 次,平均停電時間為 180 分鐘,臺灣每年每戶平均停電次數為 0.2 次,平均停電時間為 16 分鐘,以2015年資料來看,台灣排名全球第6。

這樣的優異表現,多歸功於員工的熱忱所致。為了民眾的需求,即使天氣環境惡劣,台電員工總是在第一時間趕至現場搶修,但也造成臺灣民眾因習慣方便的生活,對於停電的忍受度極低,動輒抱怨搶修速度不夠快而施壓、甚至民意代表親臨現場「押人」搶修。洪清福稱:「民眾因為電力來的那一刻而歡呼,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015年世界各地區(高收入OECD國家)平均停電時間與台灣比較,台灣排名第六。

2015年世界各地區(高收入OECD國家)平均停電次數與台灣比較,台灣一樣位居第六。

2011-2015 臺灣每戶停電時間及次數,都呈下降趨勢。

搶修職災保險低

蕭鉉鐘認為,在颱風天搶修,遇到職業災害的機率也更為提高。如果真的發生不幸,後果的承擔卻讓員工心驚。「我們曾有同仁被電弧所傷,光手術就做了一百多次。」蕭鉉鐘,如果造成身亡,更是想都不敢想。

台電搶修人員在職業保險等級中,屬第六類人員或拒保類,與消防員、礦業工程師、鐵路水電工、板模工⋯⋯等同級。但因為往往因保險公司拒絕個人保險,只能仰賴工會所辦的團保,發生職災最多可領兩百萬元。

至於台電公司支付的撫卹金數額,基本上遵循勞基法五十九條,因公傷亡最高可支領的數額為三百萬。然而台電工會勞資處長吳有彬認為,和警友會、義消會的警消相比,台電沒有此類義捐的組織。也因職權屬商業範疇,為利益迴避,往往沒有廠商捐贈,職災家庭可能會因此面臨巨大的經濟壓力。

台電搶修員工、警察、消防之基本意外撫卹金金額不一,其中警察與消防人員的撫卹金、慰問金部分,還會受到服務年分、職等影響,因此該圖並未包含《公務人員撫卹法》的給付。

如警消等「公務員」如發生公撫卹的情形,其中共分 6 種不同類型,包括「冒險犯難或戰地殉職」、「執行職務發生意外或危險,以致死亡」、「公差遇險或罹病以致死亡」、「於執行職務、公差或辦公場所促發疾病,以致死亡」、「戮力職務,積勞過度以致死亡」以及「因辦公往返,促發疾病、發生意外或危險以致死亡」;視事件的不同,銓敘部得酌予從優撫卹,加發 10% 到 25% 的 1 次撫卹金,年撫卹金的給恤年限則給予 12 到 20 年。

以 2015 年一月桃園市新屋區保齡球館的火警為例,當時造成 6 名消防隊員因公罹難。桃園市府人事處表示,各消防員家庭可獲因公殉職撫卹金、桃園市消防人員安全基金、警消安全濟助金、公務人員保險、慰問金、20 年給卹期間的年撫卹金等,估計每人可獲得 1900 萬元撫卹金。台電則缺少類似安全基金和保險的設置,因有抵充問題,撫卹金加上團保至多 300 萬元,以及為數不等的互助金,如何讓員工在職災發生後的生活更有保障,成了工會現在的運行重點之一。

在搶修現場工作的台電員工,即要求專業,又要與時間競賽。(圖/總統府flickr創用cc)

「我們工會每當有一名同仁遭受到職災,其他人當月就會捐出五十元。如果我這個月捐出兩百元,就代表有四個同仁發生了遺憾的事。」細數著工會的互助金機制,台電工會常務理事蕭鉉鍾表示。數字的背後是一段段的故事。他也舉自己進入台電第五年遭遇到的事件為例,民國 85 年在基隆七堵,曾發生員工在搶修時被電死的意外,亡者的兒女只能在棺木前,哭喊著要爸爸回來。

當時那一幕,蕭鉉鐘至今仍印象深刻。「不要讓自己一時的方便,成為員工家庭一輩子的痛。」蕭鉉鐘呼籲,這也是每個在台電前線的員工每每跟風雨拚搏時,心中微弱的想望。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